文书楼 > 日常系大侠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谁不想当懒狗呢

第三百二十八章 谁不想当懒狗呢

即将开始天赋【三心二意】的获取,请确保外部环境处于适宜状态,在转化期间不受外力干扰打断。”
  
  系统的提示声很快响起。
  
  关琅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锁在床上躺好后,凝神在弹出的提示框面板上选择了“是”。
  
  “正在转化......”
  
  关琅躺平在床上,大脑冰冰凉凉。
  
  眼睛闭上后房间天花板残留的影像越来越淡,他的身体仿佛在缓缓下坠。
  
  一股奇妙的力量在抓取着他,但坠落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而是那种羽毛轻轻飘落的下坠感。
  
  不可名状的浅蓝色液体包裹着他,轻柔地触摸着他。
  
  像是在最炎热的时候,纵身跃入湛蓝海水感受到的愉悦,与水母小鱼共舞。
  
  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拼命吸收着海盐的气息,摇摇摆摆中回到了最初的温床。
  
  他知道当下感受到的画面都是大脑虚构出来的。
  
  现实中他的身体当然还是干愣愣地躺在柔软的床铺上。
  
  但这浮现的画面的沉浸感太强了,就像是一个细节被无限填充的梦境。
  
  他看见了头顶上每一丝光束,缓缓消融在他的身体里,周围的液体也在争先恐后朝着他身体的方向吞没而来。
  
  他看见了海马,珊瑚......
  
  甚至是另一个从另一侧游来的“自己”。
  
  同一个思想维度上的自己,彼此分离却是共生共存的意识。
  
  我的镜像吗?
  
  “关琅”游了过去。
  
  轻轻触摸到了另一个自己。
  
  手毫无阻力地穿透而过。
  
  感觉还是有一点不同。
  
  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心中的那种模糊的感觉。
  
  ......
  
  有点像是把上个瞬间的他的念头思维拷贝模拟下来成果,尽管仍旧和他密不可分,但这具“分身”却少了点最为重要的灵性。
  
  它能贯彻他的思维念头,甚至能不断地进行相应调整和转变,但在本质上却不是一个个自主人格,而是被在他思维操纵下的木偶工具。
  
  它的思维活动拷贝自所有瞬间的他的思维状态,忠诚地执行他的想法的同时,却不会给思维本体造成太大的负担。
  
  飘荡的过程中,他又碰到了其他四具分身。
  
  有三具感觉更为灵动一些,而第一具和另一具则相对僵硬。
  
  他按照着天赋的名称【三心二意】,将前三者命名为“心神”,后两者命名为“意神”。
  
  心是本能先天的本心,更善于创作性的活动,而意是后天经验灌输塑造的产物,更加擅长机械式的活动。
  
  但无论是心神、意神都是在每个瞬间镜像转化的他的思维片段,尽管各有所长,却都是他思维丝线下摆弄的木偶,它的思维和能力范围都不可能超过他本身的极限。
  
  比如,他不可能让这些心神去学习提升原画技能,但在他自己已经掌握了原画绘制技能的情况下,心神却能画出和他本身同水平的作品。
  
  配合上太极力,这些思维镜像能通过太极力在现实具化,辅助他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工作。
  
  甚至可以视作是五个他在同时工作。
  
  效率和同步率远远超出他之前的一心多用的训练效果。
  
  关琅看着头顶崩塌的世界,感觉自己应该快要醒了。
  
  雪白的光芒铺天盖地吞没了他,心神意神通过密集如网的丝线与思维本体建立了联系。
  
  关琅睁开双眼,从床上爬了起来。
  
  晃了晃脑袋。
  
  身体和精神状态都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改变。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他却能感知到有五具阴影却淡淡地落在他身后。
  
  不是物理意义上的,而是意识上的。
  
  只要他念头一动,这些阴影思维就能开始工作,成为一具具模拟他精神的镜像。
  
  他尝试性地调动了一具心神。
  
  将其附着上了从体内蔓延出的一部分太极力上。
  
  “帮我把这个外包单子给画了。”他心里这么想着。
  
  然后神奇地事情就发生了。
  
  太极力自由飘浮而去,自己打开了台式电脑和数位屏,然后捏起了一只压感笔,缓缓开始控制着笔画了起来。
  
  他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屏幕上的笔自己动着,看屏幕上线条和他自己画出来的感觉毫无区别。
  
  他隐约能感觉到那团意念,毕竟也是自己思维的镜像,但这具心神的工作却不会给他造成什么额外的负担。
  
  如果,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有点像是影分身。
  
  关琅乐不可支地看着自己的心神镜像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开心极了。
  
  虽然之前的一心多用也能做到不用动手就画画,但那样实际上和他自己工作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仍旧是他自己在耗费精力工作着,只是输出劳作的载体不同罢了。
  
  但现在这种工作模式,却对他毫无负担,只是心神这种工具在不断拷贝着他的思维镜像,并依托着思维模式在完成他的任务。
  
  关琅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像以后可以稍微偷懒了点呢。
  
  很多机械性的工作都可以交给心神和意神这两种工具了。
  
  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当个懒狗呢!
  
  在小时候寒暑假作业写不完感到绝望无助的时候,谁又没幻想过分离出几个分身出来帮忙作弊呢。
  
  关琅又取出了另外一大一小两个数位板和两台笔记本。
  
  心念一动,两具心神镜像就附着到另外两团太极力上。
  
  “画,都给我画。”关琅将之前接的外包工作都分配好。
  
  幸好画画并不是一件体力活,平均分成三份的太极力,每一份也都有三四十斤的力量,用来画画是绰绰有余。
  
  心神镜像他剥削起来并没有什么负罪感。
  
  心神在工作,就是他在工作。
  
  嗯,没毛病。说起来它们都是他的思维镜像。
  
  至于他自己准备干啥,当然是休息啊。
  
  虽然心神不占用他的思维,但怎么想,心神工作也要浪费精神力的吧,到时回归到他体内,可能就要从他本体吸收精神恢复了。
  
  而且太极力的消耗也会损耗内力。
  
  用了花呗,之后都是要还的。
  
  所以他要提前休息一会,养精蓄锐,这应该不过分吧。
  
  值得注意的是,心神的工作其实限制也挺大的。
  
  除了能量和精神力的支出外,控制范围也无法脱离身体太远。
  
  也就是说,像他平时在学校上课的话,就无法留下心神在家里当工具人画画赚钱养家。
  
  有点小遗憾.......
  
  而且心神也无法进行自主学习,换言之,如果想提升技能的熟练度,还得靠他本体学习和训练。
  
  ......
  
  下午晚饭前,关琅才让三具心神结束了工作。
  
  随着心神控制着太极力融入身体的下一个瞬间,能量和精神力都在飞速消逝着。
  
  一瞬间就变得又饿又困。
  
  关琅的精神由于大量精神力的消耗也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原来之前偷的懒真的都会以未来的疲惫加倍奉还呐!
  
  不过难受归难受,下次.......他还敢。
  
  这或许就是懒狗的倔强吧。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