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顾晏惜也就随了她,把人拉过来重又靠到自己怀里,“昨晚几乎一夜没睡,睡一会。”
  蹭了蹭他胸膛,花芷闷笑出声,“我猜吴永会追上去。”
  吴永真的追上去了,且比起早有准备的芍药他还穿着一身新郎吉服,就像去追逃婚的新娘子一般,那场面不知道多少人笑出了声。
  路途虽远,而分别还未至,一路便欢喜良多。
  芍药无半点新娘子的顾忌,天天纵马扬鞭,马车几乎成了摆设,吴永从追随在身后至主动和她赛马,话多了,笑多了,眼看着就找到了正确的相处方式。
  花芷也不再闷在马车内,要么和晏惜共乘一骑,要么并驾齐驱,也不知是运动得当还是心情欢畅,一路行来非但不见疲惫,气色看着倒是更加见好了,顾晏惜欣喜不已,有意无意的拉着人骑马的时候便明显多了起来。
  可再远的路程总有终点。
  在离着吉日还有四天时浩浩荡荡的队伍到达阴山关。
  彼时的阴山关因守将大喜妆点得一片喜庆,吴家世代驻守在此,民心威望皆不失,如今吴将军得娶摄政王亲妹,足可见皇室看重,身为阴山关人自是替他高兴。
  而当花柏林请出圣旨宣布外移五里重建边关要塞,阴山关内城赐名诺城时高兴便已经不止是高兴,山呼万岁之声扑天盖地,虽不曾明言,可所有人都明白诺城将是城池,城池不可能再成为流放之地,而一座城池需要用人的地方何其多,他们,终有了将来可言!
  谁不想活得抬头挺胸,谁不想有朝一日能光明正大的站到曾经的家人面前,官场上的落败从来都说不上对错,他们谁又真的罪无可赦,若有东山再起之日,若有东山再起之日……
  角落里,花芷看着众人眼中炽热的视线和那几乎要澎湃而出的野心笑道,“没想到皇上会送芍药这么大一份礼。”
  顾晏惜同样意外,可他更意外的是,“不是你的主意?”
  “我也是现在才知晓。”此等大事她又岂会提及,花芷摇摇头,“这样很好,我曾经最担心的也不过是他被人拿捏住,如今他虽年少便已经主意正,眼界宽,说不得大庆真要在他手上迎来一个盛世。”
  谁说不是呢?顾晏惜看向往这边走来的花柏林跟着笑了,“或者,他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太傅。”
  花芷因着这称呼笑容滞了一滞。
  官服着身,过早的束了冠的少年郎越发显得英姿笔挺,他长身一揖,“皇上让我问您,这样,您是否能放心了?”
  千万个可能,这是花芷唯一没想到的一个。
  她嘴巴动了动,最终也只能对着幼弟点头,“是,皇上圣明,臣很放心。”
  花柏林直起腰来,大人的模样褪去,笑出了平时的少年模样,“这事是皇上一个人的主意,他琢磨了许久才做出的决定,他说您若知晓了定然会高兴。”
  “是,我很高兴。”岂会不高兴,诺城的人将来可期,大庆何尝不是。
  PS:咦,还有一章,废话太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