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抓姘头!

第二百二十六章 抓姘头!

    “回禀西宫福晋,奴才不知,但是大汗想必是没有事情的,外面打过来的明军是皮岛的明军,不是山海关的明军,这些人应该是从东面过来的,还请西宫福晋放心。”乌木图说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布木布泰看着乌木图问道。
  
      “大福晋有令,命西宫福晋赶紧与她汇合。”乌木图回道。
  
      “那还等什么赶快走吧。”布木布泰点点头,姑姑相召一定是有什么保全的办法,她是大福晋,大汗不在整个盛京城都是她说了算。
  
      大福晋的寝宫在偏西边角,此时这里已经被保卫皇宫的镶黄旗士卒给包围了,这一千镶黄旗士卒是皇太极特意留给大福晋的,就是怕盛京城出了什么乱子。
  
      只不过这个乱子指的是内部,但是没想到现在明军打了过来而已。
  
      验明身份之后镶黄旗士卒把布木布泰一行人放了进去。
  
      “姑姑!”布木布泰一进去就看到了坐在中间正在发号施令的哲哲大福晋,然后上去乖巧的喊了一声。
  
      “布木布泰你现在就在我的身边不要乱跑知道吗!”哲哲板着脸说道。
  
      “嗯!”布木布泰听话的点点头。
  
      她现在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看到姑姑脸上透露出的前所未有的凝重,布木布泰就知道情况可能比自己想想的还要糟糕。
  
      于是她不敢表露出什么,此时她只要乖乖的听大福晋的就好,人家手里有兵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一个兵丁跑了过来,到了哲哲身边单膝下跪:“启禀大福晋明军已经包围了皇宫北门还有东门!”
  
      “报!”又一个建奴士卒跑了进来:“启禀大福晋,明兵已经包围了南门!”
  
      “哈礼的宫中禁卫营现在已经把明兵给堵在了宫外,大福晋,奴才提议我们从西门撤退吧。”一个大臣向哲哲进言道。
  
      “是啊大福晋明兵来势汹汹,我们要尽快的把这里的情况向大汗禀报!”
  
      “大福晋,奴才请大福晋移驾西门,我等将拼死护佑大福晋!”
  
      宫里建奴的几位大臣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哲哲进言着,一时间吵吵闹闹的好不热闹。
  
      只是大福晋此时有些拿不定注意了,她虽然是大福晋管着整个皇宫,但是今天这件事她也是第一次遇到啊,现在哲哲没了主心骨拿起注意来变得很是犹豫。
  
      跑吧就是放弃了皇宫,要知道皇宫里面的好东西可是不少,这些都是我大金的精华所在之地,是大汗一点一点从明人那里抢来的,若是皇宫被攻破那么我大金这几十年来的成果可就都没了。
  
      这个责任哲哲不想担,也不敢担着,这不是她一个大福晋就能担得起了的,若是被大汗回来见到什么都没了,天知道他会把自己怎么样啊。
  
      所以哲哲在犹豫,她不敢轻易的做出决定。
  
      “大福晋还请您拿个主意!”几位大臣见到大福晋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于是都急的满头冒汗。
  
      “都肃静让我好好想想!”哲哲一拍桌子,脑子里面快速的权衡起了利弊。
  
      “报!报!禀报大福晋明军正在猛攻东门,我们最多还能再顶住一炷香的时间!请大福晋速速撤离!”
  
      “报!明军正在猛攻南门!”
  
      “报!明军正在猛攻北门!”
  
      三波士卒紧急禀报让哲哲下定了决心。
  
      “我们从西门撤!乌木图!你带着镶黄旗的勇士们一定要保护好阿哥们和格格们的安全!”哲哲看着周围的皇太极儿女郑重的交代道。
  
      “嗻!”乌木图单膝打了一个千回道。
  
      只见一大队镶黄旗的建奴士卒护卫这十几辆马车就出了宫门甚至,连想要随行的太监宫女都没有带,反而把他们都丢在了宫里,若是能延迟一些明军的追击也是好的。
  
      “撞!给本官撞!”毛承祚正指挥者十几个士卒抱着一根粗大的圆柱对着宫门死命的撞,这根圆柱可是他把一个房子的顶梁柱给拆了才找到的。
  
      门那边是几十个建奴用肩膀死死的顶住了宫门,只见他们在这圆柱的猛烈撞击下,身体猛地颤抖,但是依旧咬着牙死扛着。
  
      “用火用火!”毛承祚见有人拿来了火油然后泼到城门上点上了火,明火遇到了火油顿时宫门燃起了熊熊烈火。
  
      “弟兄们加把劲,攻进去里面好东西多的不得了!还有那皇太极建奴的小崽子婆娘在等着我们!”毛承祚适时的在给走手底下的人一点刺激。
  
      “嘿哟!嘿哟!“明军士卒呼喊着号子抱起圆柱向前撞去,终于宫门在大火和撞击的双重作用下被击倒了,门后面的几十个建奴顿时被高大的宫门压在了身下,外面的还跑出来了,靠近宫门里面的人却被压在门下活活的烧死了。
  
      “冲进去!”毛承祚见到宫门已开,此时不上更待何时,于是手里举着刀带头冲了进去。
  
      守在宫门处的都是一些太监加上为数不多的一些士卒,哪里能经得起三千如虎如狼的明军士卒的摧残,顿时就被击溃了,宫门前到处都是被砍到的太监还有宫廷侍卫。
  
      “说!你们的大汗的相好在哪里!”毛承祚拉过来一个侍卫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问道。
  
      “古丽巴拉巴拉巴拉扒拉........”这个侍卫一脸的倔强对着毛承祚大吼一气。
  
      “他娘的不会说我们大明的话!”毛承祚手一动把这个侍卫的脖子给割开了。
  
      “你说你们大汗的相好的在哪!“接着毛承祚又拉来了一个小太监。
  
      “巴拉巴拉扒拉被丽!”小太监都要被吓哭了,于是语无伦次的指着什么说道。
  
      “娘的又是一个不会说我大明话的。”正当毛承祚想要结果他这个小太监的时候他又冒出来了一句非常正宗的大明话:“那边,大福晋住在西边,官爷奴才原来也是汉人啊,都是他们逼得奴才。”小太监满脸讨好堆笑的向毛承祚磕头道。
  
      “刺啦!”毛承祚手腕不小心移动了一下,这个小太监捂着脖子指着毛承祚好像在说他不守信用,然后倒在了地上。
  
      “呸!狗杂棕!认贼做父!”毛承祚吐了一口吐沫,大手一挥。
  
      “兄弟们跟我其余抓皇太极的姘头!”
  
      (辽东快要完结了,主角也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