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游戏角色系统君临现实世界 > 第三章 植入系统的一波三折

第三章 植入系统的一波三折


  ”嘟嘟、嘟嘟。“
  伴随着振动的声音,空白的上方弹出一个又一个界面,分别有”人物界面、背包界面、兽宠界面、仙缘界面“等等,但是有一些界面被锁链给锁住了,看不出是什么界面。林君凌乱的眼神攸然惊醒过来,小小的心田里简直有千匹慢羊羊奔腾。不会吧!是我在做梦?还是真的?林君忽然想起了他看的那些大神写的小说里的梗了——系统流网文。
  林君使劲镇定住激动的身子,双手触摸着“人物界面”,感觉滑溜溜的,就像摸着一层坚韧的保护膜一样。”人物界面“里有一些栏目——技能、时装、装备、境界、化形。而这五大栏目里面也有一些其它相关的栏目。林君戳了一下技能栏目,然后就弹出了角色转职过的三大火系、冰系、电系技能。不过林君还是喜欢电系的,于是就点进电系的栏目,看了第一个技能”紫电穿云“。林君意识里一念道,”滋滋“声把他吓了一跳,原来他的右手上出现了紫色的电流,很快地凝聚成团。林君吓得连忙往旁边一甩,随之手上的电流像脱缰野马一样狂暴地直冲,还会爆炸。林君呆住了,这简直是加强版的”千鸟流“啊!
  林君的面肌不由地抽搐着”呵呵、呵呵!“同时还脑补了一句歌词——”光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随后,其它的界面一一飘过林君身边,看着这些神奇的东西,再想起以前看过的系统流小说,”呵呵、哦哦、哈哈……!“林君心花怒放,不禁昂首大笑,”神了,神了,成神了。星耀仙帝要君临天下了。哦哈哈!“林君的宅男中二属性瞬间爆发,这次还真是祸兮福所倚啊!”哦哈哈!哦,哈,哈~“林君笑着笑着,声音就截然而止了,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这鬼地方怎么出去??“
  ……
  外面,漆黑的夜。”嘟嘟、嘟嘟……“警笛声接连不断,嘈嘈杂杂。之前有一个仓库因为爆炸而引发了大火已经被扑灭了,幸好只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应该没有什么人员财产损失,只剩下一堆被烧焦的木板和被烧成灰的纸箱。不过,在这里却还站着两个人。
  ”小唯,我们走吧!“冷易呼出一口浊气,望向夜空中飞来的一架直升机,淡淡地说道。
  如果唐小唯不那么悲伤的话,她就会看见向来表情冷漠的师兄现在竟然也会流露出一丝丝的悲伤。”冷易师兄,你说他还活着吗?我想向他道歉。“
  ”他……是个勇敢的人。“冷易答非所问,明明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陌生人竟然可以拨动他的心弦。
  ……
  另一个空间里,一个苦命的二逼青年还在求助着。“喂喂!系统大大!上帝!神父!如来佛!在不在啊,应一声喂!”林君反复大喊大叫,但是始终没有任何回应,就连回声也没有。
  不会吧!难道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林君想着,后背直冒冷汗。林君一个头两个大,着急地查看所有的系统界面,什么相关信息也找不到。除了那些被锁住的界面看不了外,另些能看的,竟然有一部分信息被限制浏览。卧槽!这啥的坑货系统,人家的这么容易,而我的竟如此的坑,墙都不扶就服你。
  林君反复看了三遍还是一无所获,急躁的心情当然会有,但他使劲地冷静下来。林君拍着胸腔自我安慰道:“天将降大任于是我也,并非开玩笑的。冷静冷静,别怕别怕!”林君深呼了一口气,急躁的心情平静下来。然后,林君把目光转向中央的那颗巨大的透明水晶,刚开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它了,或许那里有答案吧!
  透明水晶悬浮在空中,似乎有四五米之高,它的周围旋转着不同种色的光线,而那些系统界面绕着它公转,感觉就像是太阳系一样。话说最不起眼的地方,必有蹊跷。林君想着要去那边,于是身子就往水晶那里飞去。在这个空间里,林君也探索出了他可以随意动作。看着这透明的水晶,林君不由地触摸它,而后水晶表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就像是拍打着水面一样,随之阵阵波动。
  “叮”的一声,林君眼前弹出一个对话栏——是否激活源晶元灵,下方还有着“是”、“否”。林君惊喜不已,耐住激动的心脏,伸出手去按下”是“。
  ”叮“的一声又响起,随后又弹出一行字幕:对不起,条件不足,激活失败。
  ”噗~“林君吐了一口老血,脱口大骂(哔哔哔~此处为净化网络环境)“……卧槽!有意思吗?有意思么?不让我死,不让我重生,也不让我穿越,非把我困在这死地方·,喂!你谁啊!你给我出来,有种单挑啊!“
  林君就这样发泄了几句后一屁股坐在虚空中,他呆呆的目光看着四周,那些系统界面周而复始地公转,随后,再看看透明水晶旁边的字幕——源晶元灵?元灵吗!林君微皱眉头,嘴里低吟着:”激活源晶元灵!等等,这么说的话,这不是退出去的系统!“林君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刚好有个界面从他的手透过。林君一转念,那个界面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接着他用右手抓向左手,也是穿透了过去。原来如此!林君恍然大悟,这具身体并不是肉体,而是一具灵魂体。那么想要出去的话,如果没猜错的话,林君凭借这些年来拜读网文的系统梗——闭眼、安静、集中心念……
  ……
  都市永远少不了繁华的主题。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潮水,霓虹刺眼,灯光恍惚,亦幻亦真。酒吧会所的纸醉金迷、恣意放纵的男女,以及被这些繁华景象所遮掩的冷落寂寥的巷子里又有着多少的肮脏。
  暗淡的巷子里面响着微弱的呜呜声,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着一个年轻靓丽的女人,从她那迷迷糊糊的眼神中看得出是被人下药了,柔水般的眼睛看着面目可憎的大汉,她双手软弱无力地拨开她肚腩上的肮脏的手。
  ”嘿嘿!大哥你太流弊了,这妞你从哪找来的,身材超正了。今晚赚大了,我一直硬着。“一个猥琐的黄毛小哥在女人前头按住她的双手Yin笑道。
  ”嘿,那是当然,知道周家周大少吗?是他手下峰哥弄来的,要我做坏这女人,拍些照片。“刀疤脸大汉露出黄色的大牙,大手往妙龄女子的衣服一扯,胸前露出白花花的文胸。”啊!周家周大少!这……会不会有什么隐情啊?“这个黄毛小哥还算有点脑子,周家可是T市三大势力之一,可谓黑白两道见到周家人都要敬三分,而这小妞能扯到周家,会不会是替背黑锅啊!
  ”峰哥说了,这妞没长眼睛,惹到了周大少,要教训教训她,再说峰哥能看得起我,那是我的本事,何况这妞也只是个乡下人,没啥背景,还是个大学生,啧啧……老子从来没有尝过女大学生的味道,黄毛你怕你去旁边待着,麻痹!”
  “大哥大哥,你别生气吗,我也是担心啊,大哥先来,哈哈。”黄毛小哥听后更加按紧了女人的玉手,咽了咽口水,圆溜溜的眼珠直勾勾地盯着那两团白花花的文胸“包子”。
  “嘿嘿~哈哈~”
  “小妹妹,不要怕,哥哥来带你上天哟。”刀疤脸大汉咧开嘴慢慢凑近犹如待宰羔羊的女大学生。
  巷子里很寂很暗,除了撕扯衣服的声音,就是一个将要被凌辱的女大学生绝望的呜呜声。因为**的原因,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她那楚楚可怜的泪眼看见漂浮过来的分离又重合又分离又重合的身影,她艰难地微启樱唇,吃力说出如蚊子般的声音:“救救我……”随后眼前一黑。
  “哒哒、哒哒。”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大哥,大哥,有人来了!”黄毛小哥惊讶地说道。刀疤脸大汉连忙扭头看向突然出现的身体有点瘦小的青年男子。
  林君眨一下眼皮,眼睛恢复了清澈。望着阴暗的四周,卧槽!这又是哪啊?不会穿越了吧!林君回过神来,巴眨巴眨地看着前面的仨人——两个大男人按着一个女人,而地上的女人似乎昏迷了,上衣也被撕破了大半,露出白皙的肩膀和锁骨下的酥胸。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这是一个犯罪现场,简直是禽兽啊。
  刀疤脸大汉和黄毛小哥恶毒的目光一直盯着走过来的林君,刀疤脸大汉悄悄地拿起旁边的刀子,以防这个男人(林君)装英雄。林君已经很靠近刀疤脸大汉了,刀疤脸大汉也有所小动作。不过,可惜了,英雄救美这回事没有发生。林君面无表情地从他们身边走过,仿佛没有看见他们一样。
  “呸!原来是个孬种啊!”黄毛小哥朝林君的背影吐了一口痰。
  “麻痹!孬种还敢来打扰老子的兴(性)趣。”刀疤脸大汉站了起来,阴险的笑脸盯着林君的后背,然后在空中划了几划刀子,“这妞看来是晕了,咱们先去收封口费,买包事后烟,哈哈!”
  当然,他俩说的话全被林君听到了,原本林君的意识刚回来,还没能掌控好身体,现在可以了。林君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正在走来的作死二人组。
  “哟哟!小狗熊怎么不跑了呀。”黄毛小哥迈着社会摇步伐蹿到林君的面前。林君没有作应,要是还在今早说不定会跑了。刀疤脸大汉把刀背扛在肩上恶狠狠地说:“喂!小子,老子也不跟你废话,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手机留下,然后,滚!”
  “呵呵。”林君转过身面向刀疤脸大汉,毫无表情的眼眸如同冰窟一样,刀疤脸大汉不由地打了寒颤,“本来就不想管的,真是不作死就不死啊。”
  “哟嚯!小子你很狂啊。”黄毛小哥一怒,拳头立马冲向林君白净的脸颊。
  林君看都不看就抓住了黄毛小哥的拳头,随之,“啊啊!”黄毛小哥撕心裂肺的叫喊。刀疤脸大汉惊了一下,立马用刀子刺向林君,但是,林君还没有做出什么动作,那个大汉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飞弹撞到了墙壁,立马晕去了。“大、大哥!”黄毛小哥惊叫一声,这时林君已经放下他的拳头了,不过,黄毛小哥感觉自己的拳头的骨头全碎了,他惊恐的表情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林君。
  “大、大哥,饶命啊,饶命啊。”黄毛小哥跪在地上磕头地说。林君居高临下地看着如同蝼蚁般的人,不由地想起了在仓库时发生的一幕,毫无感情的甚至冷冰冰的话语:“要不要杀掉?”
  黄毛小哥身子一颤,连忙抱住林君的大腿,痛哭流涕地说:“啊,大哥,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哥,求求您大人放过我一条贱命吧,让我做牛做马都行……”黄毛小哥一边哭着一边摇着林君的右腿,顿时林君那浑浊的眼睛变得清澈了,然后这才看到这’感人‘的一幕。
  “喂,干嘛呢?”林君踢开黄毛小哥,黄毛小哥继续哭求道。林君觉得烦就一甩头,黄毛小哥似乎也明白了林君的意思,连忙站起来,“谢谢,谢谢大人的不杀之恩。”黄毛小哥说着就要逃跑时,林君开口道:“喂,还有那边的。”
  看着离开的俩人,林君表面上确实很平静,但是他的内心极为动荡。刚才,就是刚才,他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杀意,这是怎么回事?对于一个懦弱的宅男是不可能会有这种杀意的。若不是他突然的理智,或许那俩人真的被他杀了,林君的身子不由地一颤。
  林君做了一个呼吸,接着看向昏迷在地上的女生,她的上衣已经被撕开了,饱满的胸脯春光咋泄,给林君这个处宅的一大冲击,林君感觉鼻孔一热。同时林君联想到了小说里救了美女的场景,要么不是以身相娶,就是一见钟情之类的。但是……林君这注孤生的却嫌得麻烦想要走开。当然这只是他想想而已,若是真的走了,他真的是禽兽不如了,要是被哪个踩了狗屎运的大汉撞到了,他可不亏大了。
  林君想了想先去帮她一下,再来弄清楚自己身上的秘密。林君走近那个女生,看着她的脸蛋,确实清纯漂亮,不过,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林君没有多想,然后拿起她的包包,就摸出她的手机。林君本就是想打电话给她家人或者朋友的,开启手机,她的手机并没有设置密码,她心还真大啊,那更好了。手机屏幕一亮立马显示出了二十多个未接电话,我滴乖乖!
  林君随便拨过去一个电话,随后,电话里立马传出大音量的声音,似乎是男声:“喂,是幸子吗,你现在在哪里?手机怎么关机了,你现在有没有事?你现在在哪里?”
  林君勾了勾耳朵,然后对着手机里说道:“喂,她在……”林君还没有说第四个字,顿时手机里又传出咆哮声:“你是谁?你怎么会有幸子的手机?幸子她在哪里?”
  “哦,不是,她……”话又被打断了。
  “我告诉你,如果幸子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快说幸子在哪里?”
  “那个,我……”
  “你不要伤害幸子,你说吧,到底要什么条件?”
  “呀呀,不是,你……”林君再次说道,不过,又被打断了,对方又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
  “嘟嘟~”林君挂了电话,他怕了,这啥人啊!过了一会儿,电话响起,林君接了,是一位女人的声音:“喂,你好!刚才真是对不起啊,刚才那个人是我哥,他有点大神经。请问这个手机是你的吗?”
  哎,是一个正常的人了。林君对着电话说道:“哦,不是,是一个女孩的,她现在昏倒了,你们是她的朋友吧?”
  “嗯嗯!是是,你能告诉我们,你们在哪里吗?”
  “啊,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是路过的。”
  “哦,那好,你可以在那儿不走开吗,我们会给你好心人一笔报酬的,非常感谢你。”电话那边说完就挂掉了。
  林君看着手机屏幕,看见上面有定位系统。也知道了这女生的朋友一会儿就到了,再看看女生的这般模样,再不走等下麻烦就说不清楚了。
  十几分钟后,阴暗的巷子里突然亮了起来,也有嘟嘟的警笛声。随后跑进一群人,有警察,也有几个靓丽衣装的男女。
  就在旁边的屋顶上,林君淡漠看着他们,心中却在想着关于今天发生的事,忽然,回夜风一吹,之前林君把外套脱下了感觉有些凉意,“哎,回去睡觉吧,明天要上课了。”想着看看几点了,掏了掏两边空空的口袋,“靠!”的一声消失于夜幕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