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醉红尘之赤子剑心 > 楔子

  夜,终于吞没了那乌云密布天空的天空投下的本就少的可怜的光。隐隐作响的雷声,像极了痛苦到极致却竭力抑制的人隐忍的吼声。无风,树木笼罩在黑暗中一动不动,仿佛一个个等待猎物的恶魔。弥漫洪荒之气的山岭,时不时传出几声咆哮,彰显着其中的重重危机。夏季的闷热在此时达到顶峰,人们的心头好像压上了一座大山。
  皇城,人们早早入睡,唯余几处零星灯光。这样的鬼天气,连平时习惯了夜夜笙歌的权贵们都没了兴致,白天的繁华与此时的冷清形成了极大反差。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飞了几只不安的乌鸦。
  “关门了,明天在再来吧。”屋中传出一个少女的声音。
  “快开门!圣上有旨,召皇城所有灵医进宫。”门外年轻的七星卫喊道。
  吱呀——一个眼神带着胆怯的少女将头伸了出来:“可是师傅不在,我才刚开始学,什么也不会呀。”
  “破窍了吗?”“嗯,上年。”
  “能用灵力?”“嗯”“那就行,圣上说只要有灵力即可。”
  ……
  漆黑的夜空下,几只飞梭从不同方位驶向皇宫,上面载着皇城几乎所有皇城的灵医。
  一道淡紫色的闪电突兀地出现在苍穹,在一瞬间将世间照的亮如白昼,一声不复沉闷的巨响紧随其后,震耳欲聋。雨,终于落下,冲击蒸腾,迅速化为大量水汽,从远处看这时的皇城,黑色的楼宇,白色的雨线,朦胧的雾气,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皇宫,宫女们急急匆匆,带着刚送来的灵医前往浮绫宫。居于其中的锦妃难产,已经一整天了,皇嗣的问题出在最棘手的灵魂。宫中灵医无计可施,任圣上北辰天权修为高深,却只能在外面着急。现在锦妃母子只能依靠一批又一批灵医的灵力吊命,等待那最后的希望——长公主北辰摇光,北辰天权的亲妹妹。
  一圈圈蓝色的涟漪在天际荡开,一袭蓝裙的女子从中缓缓走出,北辰天权眼睛一亮,极星古国又多了一位通幽大能!一道闪电正巧劈向北辰摇光,北辰摇光抬手一指,闪电在北辰天权眼中竟断成了几节,而且节节错开远离了北辰摇光!
  北辰天权激动地飞到北辰摇光身边:“摇光,你突破了!而且触到了空间!”
  “嗯,不久前突破的,以后再细说,我先去看锦妃。”北辰摇光边向下飞边回答。北辰天权一顿,郑重地说:“摇光,拜托了!”北辰摇光没有回答,一下消失在原处。
  北辰摇光的冷淡态度让北辰天权有些尴尬,无奈地一叹,站在宫前仰望着漆黑的天空,又不由地想起了过去,那时,两人的关系还不是这样,一切都因为那个人……
  忽然,北辰天权眼神一凛:黑幕之下,分明有一道蓝光,正向下坠落。同时,北辰天权从中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看了看锦妃处,北辰天权还是消失在原地。
  到达蓝光坠落之地,北辰天权眯着眼睛看了看府门上的王府二字,不动声色进入其中……
  另一边,北辰摇光正在探查锦妃与孩子的情况,不由得渐渐皱起了眉头,他似乎感受到了某个人的手笔。
  雨,越下越大,似要冲刷干净这个晚上发生的一切,无论是罪恶、希望、生命,亦或死亡。
  第二天,两个消息传遍皇城,一是长公主北辰摇光力挽狂澜,保锦妃母子平安并亲为四殿下取名北辰寒枫。二是为国戍守边疆,声名赫赫的镇远王一夜之间满府被灭,连本应与皇嗣几乎同时出生的儿子都未曾幸免,圣上震怒,厚葬众人,下令严查。
  ……
  高楼之上,北辰天权与北辰摇光站在一起。
  “摇光,雨后的天空格外蓝呀。”
  “嗯,皇兄——”
  “是他吧?”
  “……嗯。”
  第1章
  ——没有人可以重新开始,但可以从现在起,书写一个属于自己的全新故事。
  “虚空有域,名曰三界,上墟神界诞二圣,一曰天,其翼五彩,其身遮天,育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子,三代又化鲲鹏、黄鸟、獬豸、夔牛、天狐、白泽等数十余。一曰源,漆黑蔽日,孕穹奇、混沌~混沌~~哦!梼杌~唔~梼杌饕餮四子!三代有狻猊、黄鸟、獬豸、夔牛等。两脉各具神力,各占一方。嗯~~中墟灵界~~中墟灵界~~”北辰天音背着背着又卡在了中间,愤愤地将书一扔,直接向后倒在床上。“什么嘛!你生他,他又化他的,背这有个屁用!能杀妖兽吗!本公主不干了!”
  “北辰天音——尔敢对圣神不敬!今踢天罚——”一个声音空灵地传了进来,一声惊雷般的巨响紧随其后。北辰天音一下子缩成一团开启超大音量尖叫。过了好一会儿,北辰天音觉得自己叫的都喘不过气了,却还是什么也没发生。小心翼翼地看看四周,不对!本公主被耍了!
  片刻后,北辰天音悠闲地侧卧在床上,吃着新采的果子,指挥着乐极生悲的北辰寒枫:“往下蹲往下蹲,不对!过了,回去!嘿,双腿迈开点,真是,这么大的人了马步都蹲不好!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姿势,坚持住啊!”
  “那个啥,天音,你打算让我站多久啊?”北辰寒枫试探地问。
  “站到我高兴呗。”
  “我看你现在就挺高兴的~”北辰寒枫小声抱怨。
  “你说啥?!”
  北辰寒枫心中一惊,忙说:“没什么,没什么,你看这明天不是就是太学开学的日子了吗,我怎么能耽误我聪明伶俐的妹妹背书呢,明天检查不过关可要挨罚呢。所以,我先走了啊,你好好背。”同时,北辰寒风一点一点地向门外移动。
  “站住。”一个幽幽的声音,让北辰寒风脊背发寒,同时,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咋就这么嘴贱呢,明知道这个母老虎不好惹啊。
  后面的北辰天音眼珠一转:“皇兄你说的太对了,所以就请你扎着马步给我背书吧,说不定听着听着我就会了。”
  ……
  门外两名宫女正窃窃私语。
  “第几遍了?”
  “我咋知道,半个时辰少说二三十遍?”另一个宫女带着不确定的语气。
  “这四公子被欺负的我都心疼,你说五公主咋这样呢。不就是吓着她玩玩儿吗,好歹还是锦妃娘娘给养这么大的呢,咋这么即吓得一抖,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几分:“就是就是,以后可不敢乱说话了。”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呢?”背后一个声音直接把两人吓了个腿软一回头,北辰琉璃正一脸好奇地望着他们。
  “琉—琉璃公主,你听见啥了?”一个宫女颤颤地问。
  “琉璃就是什么都没听见才问姐姐的啊,你们两个说的很投入的样子,有什么好玩的吗。”
  两人听后同时松了口气,忙说:“琉璃公主来的正好,你去劝劝五公主吧,四公子可被整惨了。”
  “咦——五姐又在欺负四哥了?”不知为何,北辰琉璃听到北辰寒枫被欺负眼睛一亮,似乎终于找到了乐趣,悄悄的走进,北辰琉璃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好啦好啦,上面我都会了,从中墟灵界,中墟灵界!”北辰天音的声音直接穿透木门传入耳中,接着是已经有些沙哑的北辰寒枫的声音:“中墟灵界育万灵,融元灵之气于体,修毁天灭地之能,以期人形,以望长生,以争飞升。然人族生而灵智开,玄体具,却碍于穴窍,不得修行。万灵以人族为食以增玄力,人族衰微,祭圣神以求庇护,圣神降法相,破祖窍,人族创法而强,女娲,菩提,神农,燧人等大神飞升,与圣神同列。下墟冥界,十方阎君,掌生死,控轮回,收中界亡灵,维三界平衡……”
  “好了!四哥五姐,还以为你们在玩什么,竟然在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北辰琉璃忍不住推门而入。
  北辰寒枫如见救星,使劲朝北辰琉璃眨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