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情蛊的形成 > 第41章:阴兵报道

第41章:阴兵报道


  瞿缘马上追出去,一个人摸黑往前走着也没看见他的身影,不时听见山林中的鬼哭狼嚎,一股阴森的气息笼罩着这里。
  “哎哟!我的娘啊,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阴森呀?”害怕得直打啰嗦,早知道就不出来了,明知道自己害怕还追出来,真该死,后悔后悔。
  她右手紧握住向国文送她的那把短剑剑的剑柄,左手仍握着跳舞草,呜呜呜。
  跳舞草缩成了一团,浑身发抖,这种灵草也知道害怕,叶子用手使劲的拉,拉也拉不直。
  这种灵草是有灵性的,能感受到外界的情况,它也会感觉到害怕。
  “哎呀!真是靠山山倒,靠水水倒这次完蛋了”小声的自言自语,刚拿出来的时候都有些发霉长毛了。
  跳舞草是感冒了,也罢工了,真的真的这次凶多吉少完蛋了,无量天尊无量天尊保佑本门弟子,那些恶鬼千万别来找我。
  剑上的铃铛每走一步响一下,在这样的深夜里本应显得空灵又恐怖,但是不知为何,她觉得不那么害怕了,似乎向国文就在她身边一样。
  远处飘浮的几团鬼火感觉到她的气息,慢慢向她飘了过来。
  接着越来越多的鬼火聚集在她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火海。
  前方像有几十万军队一样,她猛打一个寒战,眉毛不由自主的往上面跳。
  死了死了,这是什么情况,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鬼火,就算是黑白无常在地府当差也没见过。
  这种壮观景象,擦了擦眼睛,仔细看清楚,我的天呀…这都是阳寿未尽的孤魂野鬼。
  再这样下去,会被他们当替身的。瞿缘默念口诀,低头往回走,头也不敢回。
  不过,口念咒语,好像不起什么用,瞿缘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军队一样整齐有素的鬼火在她身后奔涌追赶着,瞿缘欲哭无泪,一只带头鬼魂腾起身子,在半空中时而飞上时而飞下。
  那无数的鬼火便也跟着时而上时而下,银河一般拉扯出长长的曲线,煞是壮观好看。
  不过,此时瞿缘可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看到前面居然有一条河,从半空中一头就往水里栽了下去。
  瞿缘沉在水底,屏住呼吸,开始了她的潜水功游水,睁开眼睛看着河底。
  水底也有点点鬼火,不过比岸上的少了许多,因为水温比较低,鬼没有察觉到瞿缘的存在。
  在水中四散游荡着,从河底看上水面,像亮晶晶的星星,而整个水底则像无边浩瀚的夜空。
  瞿缘总算松了一口气,实在是憋不住了,露出水面吐口气,费力地朝岸边游去。
  突然眼前闪过了一丝白光,再一回过头往身后看又不见了。
  什么东西?瞿缘左右望了一下,被吓的胆寒,连忙潜水游水。
  用狗刨式加快在水面游了起来。隐隐觉得碰到了什么东西,仔细看清楚,差点把她吓死,女尸。
  她伸手竟然扯出一缕很长很长的黑头发,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黑头发?不是她的吧?
  吓着她毛骨悚然,马上扔掉,嗯嗯,大姐请你原谅,我不是故意的,我们无冤无仇,就此别过,就此别过。
  瞿缘定睛一看,嘴脸都已经烂了,全是浮肿苍白的烂肉,咧着白森森的牙齿。
  不停上下敲打,咯咯咯对她笑着。两个眼球跟金鱼眼一样,鼓得快要爆出来般半掉在外面。
  被水泡得明显比眼眶大了两倍,根本就塞不进去。两个鼻孔里爬满了蛆虫,肉肉的扭动挣扎,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瞿缘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只是死命的挣扎上浮,突然又有什么东西抱住了她的腿,低头一看,竟是这女鬼无头的身子,扯住她不断往下拉。
  瞿缘闭不住气了,大口大口地呛水。这下完蛋了,不被鬼吃掉也得先淹死在这里了。
  哎哟,我的娘呀!也好,淹死之后我也是鬼,到时候再找你报仇!
  慌乱挣扎中,瞿缘突然摸到短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拿起短剑猛的刺过去,割断了女鬼的长发,又砍断了她的双手。
  求生的本能,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威力,人在求生那一瞬间会爆发无穷无尽的力量。
  瞿缘右手握住短剑,左手控水对着那女鬼发了个攻击波,借着水的反推力,短剑凭空而飞,停在岸边,没想到它还有这种功能,不愧是茅山的法器。
  瞿缘大口大口的咳出水来,要是再在水底多待半刻,多亏了那一把短剑,要不它就要地府报到了。
  仰头望,鬼火又开始慢慢聚集,她无力的叹口气暗想:刘洋啊!你在哪里呀,是不是老天不让我来见你,故意阻挡我们,我害怕,你不是说你会永远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吗?可是我现在好想你。她伤心的黯然泪下。
  折腾了一晚上,可把她累死了,子时早已过,鬼节已至,鬼门已开,鬼怪会越来越多,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瞿缘寻了半天,总算回到破庙可以落脚了,但也只敢睡在房梁上。
  想起向国文教她的茅山道法,便拿香灰拌了水,在房梁上画满符咒。
  顾不上损耗真气,这样至少可以隐去她的气息,一般鬼怪就看不见她了。
  要是让人知道以捉鬼除妖闻名于世的茅山派的弟子,居然被一些小鬼弄得如此狼狈,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可是她一看见鬼怪,就是没办法冷静,吓得腿都抖了,哪里还想得起如何驱鬼啊。
  而且自己也不会,偶尔在向国文师弟那里学了一点点。
  她迷迷糊糊中,又不敢睡得太死,突然被一阵打斗声吵醒。
  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人呢?她偷偷眯着眼睛看,竟从外面飘进庙里一堆肢体来,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他奶奶的,人家说人要脸树要皮,你做鬼很了不起么,牛什么牛啊!就不能以正常一点、帅一点的形象出现么?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吓唬谁呢?”
  瞿缘浑身颤抖,哎哟…我的娘耶,咬着袖子不敢出声。只见两个鬼飘飞到庙里坐下休息,不过休息的只有他们的身子和脑袋。他们的四只胳膊、四条腿看不见,他们在那里聊得不亦乐乎。
  而这两个鬼一个是长相清秀,一个是长着獠牙的骷髅头。没手没脚的漂浮在那里,十分恐怖。
  只见那个长相清秀的鬼头打了个哈欠,摇摇头道:“秦国太霸道年年征战到处猎地扩张,这次鬼仔林广征阴兵,在战争中我死的很惨。”说着,那手脚自动飞回来装回了身上。
  “那你说怎么办吧?”骷髅头也收回手脚。
  “都来到了鬼仔林,你是想给我争阴兵先锋吧?”
  “一路而来,应该比一下高下了。”
  长得俊俏的那只鬼轻蔑的看他一眼:“那我们今天就来比比凄惨的哭叫声吧?你敢不敢?”
  “好啊,正合我意。”
  长得俊俏那只鬼,突然一转过头,浑身都是血,穿着很破很破的军装,有一团冤气笼罩着他的全身,张开大口鬼叫了一声。
  瞿缘听见此音大惊浑身发抖,眉毛不由自主的往上面跳,声音极为惊人,发声极是诡异,犹如女人惊恐的尖叫,狠狠地撕扯着瞿缘的耳膜,周围的鬼魂全被吓跑了。
  瞿缘连忙用手堵住自己的耳朵,以免心智被迷惑。声音有所减缓,而缓缓清晰下来,仿佛走进了地府听见那些幽灵凄惨的哀哭声。
  瞿缘的心嘣嘣的跳,跳得特别厉害,变成如泣如诉的哀怨之声,听得瞿缘心悲,她强制控制自己的心和耳,拼命转移视线。
  只见那骷髅头冷笑一声,突然张开嘴巴,发出幽静的声音:“寒风积雪冷,月圆家儿饼,惨败寸无行,故思家乡酒,凄悄难休眠……。”
  那声音无比动听,无比无助幽怨思念,情景实在太过诡异恐怖了,瞿缘不由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二鬼哭泣凄凉声越来亮越来高,哭得越来幽怨声音越来越悲惨。瞿缘心脉起伏不定,不敢再听下去,连忙封闭了自己的耳识。
  长得清秀那只鬼终于还是占着怨恨优势胜了一筹,最后一个尖声刺破,犹如万把利剑直刺向骷髅头,刹那间。
  瞿缘的大脑也一阵轰鸣,实在是受不了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没抓稳房梁扑通一下,从房梁上摔了下来。
  这下子瞿缘傻眼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心里暗想糟糕,这下非被鬼掐死不可。望着周围一片寂静,安静地让人害怕。
  通过门缝看见那两个恶鬼,那个骷髅头鬼手伸得很长要掐她的样子站在那里对她笑,突然向她猛扑过去,瞿缘连忙后退,那只骷髅鬼刚碰到门,一声凄惨的叫声,后就无声了。
  瞿缘害怕的心通通的跳,不由得一阵反胃,强忍住不吐出来,心道看来这回是躲不过去了,我看今天非要去见阎王了,要是打起来,他们可是两个恶鬼呀?这鬼满心怨恨、扑上来就咬人的鬼,自己非死不可。
  “我们正在这儿斗法,你一个小丫头跑出来捣什么乱,搅了兴致,掐死她…掐死她,吃掉。”骷髅头正在为比试输了而气闷,又被门神打了一鞭,正愁没个发泄之处。
  瞿缘害怕的把自己身上贴满了符,在屋里口念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急令。
  而想不到的是,那把短剑不停的抖动竟然嗖地飞了出去,就把骷髅头的头给砍了下来。
  短剑又飞到空中在那里打转,对那两只鬼虎视眈眈。骷髅头鬼顿时傻眼了。
  头看着自己身体感到十分恐惧,下半身还走着不停的找他的头,大声叫了出来,救命呀,这个该死的丫头,根本半点提防之心都没有,却突然白光一闪,寒气乍现,还来不及防备,让她一举偷袭成功。
  骷髅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地上活蹦乱跳,另一只鬼连忙捡起他的头安上,吓得一身冷汗。
  长得俊俏鬼看见这情况,不敢乱动心想这小丫头似乎有点来历,虽然没看清她人。
  一定是得道的道士,就凭那把仙剑就已经是上古的绝顶宝物了,看了看天空的那把短剑又不敢乱动,然后恭恭敬敬道:“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刚刚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
  瞿缘腿抖得快要站不直了,心快跳到嗓子眼儿了,自己已经占了上风,一定要沉住气,自己给自己站胆硬着头皮道:“你们怨恨极深,人一死解千愁哪来的这么多怨恨,一死百了,前世的账一笔勾销,还不速速去地府报到,望你们来日投个好人家。本人茅山掌门下弟子,略懂一些超度术,可以帮你们超度话音刚落,破庙里鸦雀无声。茅山派一向捉鬼降妖最为厉害,所以也最为鬼怪所忌惮,竟然没有抓他们,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那骷髅头鬼摸了摸刚装上去的脖子,就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我们阳寿未尽地府根本不收我们,我们这里在阳间游荡。”
  瞿缘恶声恶气道:“笑什么笑!赶快离开这里,本人现在心情还好暂放你们一回。”
  俩鬼吓得立马跪下身去:“哎哟,是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可是我们千里迢迢赶来鬼仔林,只想在这里得到一个自己的石身排位。”
  “唉…冤孽呀,起来吧。”瞿缘心里十分害怕,竟然赶不走他们,还好跟他们隔着屋,他们进不来,一下子意识到,天呀…难道这里在招阴兵,难怪山上有那么多鬼火。
  竟然这样就问问清楚。瞿缘点了点头,又一本正经道:“我不是专门来捉鬼的,只是路过此地罢了。你们却在这儿鬼哭狼嚎,迷惑人的心智,比试结果怎么样,谁赢了啊?”
  长得英俊的那只鬼得意的上前道:“是小的赢了。”
  “赢了又如何?”
  “赢了,可以统领队军队,当阴兵先锋,将会对付秦国的军队。”
  “虽然他输了你一筹,鬼仔林有那么多大鬼小鬼难道不怕他们给你争夺吗?还不赶快离开这里,上山去。
  骷髅头一听她说的话,不由得兴奋拔腿就跑,直奔鬼仔林而去。
  该死,骷髅头又想跟我争,立即飞行而追赶。这是她才松了口气,我的天总算给他们骗走了可以睡个安稳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