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逆水行周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求种 续

第四百五十八章 求种 续

    上午,散朝归来的宇文温闲来无事,便翻看起自己的记事本,从头看起,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实现的愿望没有实现。
  
      看着看着,看到了一段内容,随后黯然神伤。
  
      《肘后备急方》,治疟病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东晋葛洪所著《肘后备急方》,其“治寒热诸疟方”中的“青蒿方”,已经明确说了青蒿能治疟疾,而青蒿在中原不是什么珍稀物种,所以....
  
      只要研究出有效提炼青蒿素的办法,就能降服“疟疾”这头猛兽,那么大规模开发岭南、交州甚至南洋都不是问题,所以宇文温满怀希望的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研究如何有效提取青蒿素。
  
      花了二十多年,依旧未有进展。
  
      二十多年,螺旋桨推进的蒸汽船都研究出来了,青蒿素就是提炼不出来。
  
      很明显,技术不行就是不行,所以还不如去美洲寻找金鸡纳树。
  
      想到这里,宇文温叹了口气:即便顺利“发现”美洲,金鸡纳树就能找到么?
  
      美洲那么大,鬼知道金鸡纳树长在哪里里,如果光靠探险队自己搜索,搞不好几十年都找不到,所以相对靠谱的办法,就是向土著打听。
  
      然而即便找得到土著,还和对方友好往来,但对方是否知道这种树还未可知,也许探险队问的是能治疗疟疾的奇树,人家以为你要找的是治疗不孕不育的神树。
  
      宇文温只知道“金鸡纳树”这个四个字,至于金鸡纳树的样子(树叶、树皮、花朵、果实模样)完全不懂,探险队就靠着这个名词去和土著打听,恐怕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或者,土著听明白外来者要找的是什么树,但却将这种树当做宝贝,轻易不肯说,那么探险队猴年马月才能找到这玩意?
  
      宇文温觉得悲观点估计,大概自己的有生之年,都等不来金鸡纳树。
  
      美洲的特产植物有很多,但宇文温最想找到的,就是金鸡纳树,其重要性比烟草、玉米、土豆、可可都要高,毕竟天底下能治疗疟疾的药用植物,就只有青蒿和金鸡纳。
  
      能有效治疗疟疾,就能有效开发南洋,让中原移民在南洋的存活率大增,这是烟草、玉米、土豆等美洲作物不能实现的效果。
  
      宇文温东想西想,思绪又回到青蒿上:金鸡纳树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莫非,继续折腾如何给青蒿榨汁才是正道?
  
      他就这么看着记事本发愣,仿佛入定的高僧,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说话声:“二郎?”
  
      “嗯?”
  
      宇文温循声望去,却是尉迟炽繁来了,就坐在自己身边。
  
      眼见着对方一身华服,又上了淡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脑子迷迷糊糊的宇文温脱口而出:“你...要去面试啊?”
  
      尉迟炽繁闻言觉得莫名其妙:“面试?这何从说起呀?”
  
      “啊.....那....”宇文温脑子有点乱,一下子回不过神,尉迟炽繁见他这模样,笑道:“妾方才在命妇院与外命妇们闲谈呢。”
  
      “噢...原来如此....”
  
      宇文温点点头,对于皇后来说,一个重要的交际场所就是命妇院(或类似的机构),外命妇们会定期入宫觐见皇后,一群女人就在命妇院“八卦”,扯一些家长里短。
  
      但那是以前,现在皇后可没空“八卦”,基本上每次接见外命妇,都是在谈产业,毕竟许多外命妇都是管着自家的产业,有许多相关话题要和皇后交流。
  
      自从夏初宇文温回到长安,尉迟炽繁就忙碌起来,隔三差五就要在命妇院和外命妇们开座谈会,说许多产业的事情,今天也不例外。
  
      所以干我甚事?
  
      宇文温如是想,注意力很快转回记事本上,尉迟炽繁见着这位又开始走神,赶紧说:“二郎,妾是要说一些事情。”
  
      “啊?何事....”
  
      “是这样,牧监里大量种植的苜蓿,是很好的牧草之一,如今各地也在种植,只是因为有真假苜蓿之分,马儿若吃了假苜蓿会中毒,所以...”
  
      尉迟炽繁是应几位外命妇所请,想求种,就是让宇文温拨一些真苜蓿种子做人情,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宇文温没意见。
  
      尉迟炽繁所说真假苜蓿,指的是紫花苜蓿(真苜蓿)、紫云英(假苜蓿),这两种植物乍一看很像,外行人很容易搞混。
  
      说到紫花苜蓿、紫云英,宇文温忽然想起往事,想起当年他在邺城外把紫云英当成紫花苜蓿的搞笑场面。
  
      想起当面指出错误的牧马人马五,以及捂着嘴笑的尉迟明月。
  
      姊夫和小姨子,如今早已修成正果,想到明艳动人的尉迟明月,宇文温却有些意兴阑珊:尉迟明月有孕在身,没法侍寝了。
  
      在洛阳的日子,宇文温和佳丽们极尽欢愉,于是硕果累累:陈婤、陈媗、尉迟明月相继怀孕,所以他后宫的“战斗力”瞬间损失了四成。
  
      收起思绪,宇文温和尉迟炽繁聊起苜蓿来,给对方科普真假苜蓿的分辨方法,说着说着还提笔画图,让尉迟炽繁知道真假苜蓿的叶子、花朵有何区别。
  
      宇文温关心马政,所以对于苜蓿再熟悉不过,尉迟炽繁看着草图,很快便弄清楚该如何分辨真伪,笑道:“原来苜蓿也和青蒿一般,有如此相仿的假货呀。”
  
      “可不是么,这....嗯?你说什么?”
  
      “啊?妾说的是....”尉迟炽繁被宇文温这么突兀的一问,愣了一下,“妾说....原来苜蓿也和青蒿一般,有如此相仿的假货...”
  
      宇文温抓着尉迟炽繁的手,目光呆滞,追问:“你...说青蒿的假货?”
  
      “好像是吧..妾前几日和外命妇闲聊,听她们说,蒿分几种,若按照医生的药方抓药时千万不能混淆,一旦混淆,煎出来的药就会无效...”
  
      尉迟炽繁继续说,宇文温却听不见,脑袋嗡嗡作响,双眼无神。
  
      他之前就知道蒿分几种,此刻却想到了一个惊悚的可能:搞不好,能治疗疟疾的青蒿素,不一定是从“青”蒿里提取出来的?
  
      譬如毒品大麻,虽然都是从“麻”植物里提取出来,但中原原产的纺织作物“麻”,大麻成分极低,据说原产于印度的“麻”属植物“印度大麻”,才是大麻的提炼植物。
  
      所以,如果有不法分子想要发财,用中原的纺织麻来提炼大麻只会破产。
  
      那么,我是不是搞错青蒿素的提取目标植物了?
  
      《肘后备急方》中的“青蒿”,莫非和我理解的青蒿不一样?
  
      青蒿,可能不是“青”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