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九十七-九十八章 游龙出鞘

第九十七-九十八章 游龙出鞘

“小蛟别玩了,要是把她给吓死了,我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朱清喝止了小蛟。
  
  赵婧是朱清的护身符同时也是他的催命符,若是运用的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加速他的死亡。
  
  血石之中的血气几乎都用来压制朱清体内的伤势,维持着朱清的性命,但是想要愈合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小蛟大嘴一张,一口将挂在赵婧腰间的须弥袋咬了下来,身体一缩便退回了朱清的身边。
  
  赵婧不愧是天下观的天之娇女,她身上的须弥袋所拥有的空间竟然足足有一百二十个立方。
  
  “你须弥袋之中的宝物倒是多。”朱清拿出了几个瓶瓶罐罐,里面装的都是一些疗伤的丹药。
  
  朱清也不在乎这些丹药是治疗何种伤势的,现在他的身体几乎把所有能受到的创伤都弄齐了,把这些疗伤丹药一股脑的吞了下去。
  
  赵婧吃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朱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吞服丹药的。
  
  药可不能乱吃,一旦吃错药后果可大可小,尤其是在这些疗伤丹药之中有几种丹药的药性是相冲的,同时服用可能会有性命之危。
  
  “是你自己找死,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赵婧心中暗暗想道。
  
  将数种丹药混合着吃的朱清,在赵婧的眼中已经和一个死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快死掉,快死掉!”赵婧在心里不断念叨着,她恨不得朱清立刻去死。
  
  但是朱清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气息也没有出现紊乱,数种丹药进入他的体内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怎么可能?”赵婧眉头一挑。
  
  “咔!”朱清的右手按住了自己右侧的肋骨,微微用力,只听见一层脆响,错位的肋骨竟然被他强行掰正了!
  
  惨白的脸蛋上顿时汗如雨下,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浸湿了朱清身前的泥土。
  
  “呼!”朱清近乎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
  
  肋骨刺伤肺叶之后让朱清每一次呼吸都痛苦不堪,如今将肋骨正位之后,他总算是能够自由的呼吸了。
  
  “吼!”朱清一声长啸,方圆百丈之内的天地元气近乎疯狂的灌入了朱清的身体之中。
  
  “这......这是......”赵婧美目生光,她惊奇的看着这一切。
  
  一名仅仅是练体境的武者竟然能够吞吐如此多的血气,在朱清的身上必然有什么秘密。
  
  丹药的力量依旧在修补着朱清体内的创伤,至于几种相冲的丹药,在他们互相作用的瞬间就被血石所化解。
  
  也正是仗着血石,朱清才敢如此吞服丹药!
  
  最先愈合的是他身体上的伤口,这些只不过是皮外伤,在赵婧的丹药之中的回血丹便是治疗这种伤势的上佳丹药。
  
  外伤都不足为虑,真正要担忧的是身体内部的创伤,七闻的一拳差一点轰碎了朱清的五脏六腑,公羊刀的一刀差一点毁去朱清的丹田。
  
  纵使有血石源源不断的提供血气,但是想要痊愈也需要一段时间,而朱清现在缺少的恰恰就是时间。
  
  千丈山之内各大宗派的弟子几乎都想将朱清杀之而后快,一旦让他们找到朱清,以朱清目前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抵挡住他们,哪怕小蛟再强大也不可能敌过千丈山内数千各大宗门的弟子。
  
  赵婧看着朱清,她不明白为什么朱清一个练体境的武者能够在魔宗,佛宗,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手中逃脱。
  
  虽说朱清和这些顶尖弟子的交战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但是每一次都能从对方手上逃脱,这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小子小心,天魔藤就在附近,我已经感受到他的气息了。”老魔的声音突然在朱清的脑海之中响起。
  
  朱清脸色一沉,他们所在的这一条地下通道本身就是天魔藤开辟出来的,可以说天魔藤是间接的救了朱清一命。
  
  天魔藤的根须遍布整座千丈山,整座千丈山都在天魔藤的感知范围之内,在察觉到朱清的方位之后,天魔藤在第一时间之内就赶往了这里。
  
  千丈山之外被重重灵纹禁制所覆盖,以如今天魔藤的力量自然是无法突破这些灵纹禁制。
  
  这一座千丈山毕竟是荒古时代的强者用来培育灵药和灵兽的场所,哪怕千丈山上的灵纹禁制仅仅是被修复了十之一二,但是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依旧是不可小觑。
  
  出乎朱清预料的是,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一条藤蔓,而是一个人,一名魔宗的弟子。
  
  但是这一名魔宗弟子神情呆滞,瞳孔变成了灰白色,一条纤细的藤蔓刺入了他的头颅之中。
  
  “天魔藤?”朱清眉头一皱,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这一名魔宗弟子。
  
  这一名魔宗弟子点了点头:“人类,你胆子不小,竟然敢射烂我的花朵。”
  
  天魔藤口吐人言,手掌一伸,一条藤蔓激射而出,动弹不得的朱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条藤蔓将自己的身体贯穿。
  
  “咿呀!”小蛟身体一弹,头上的小角顶在了这一条藤蔓之上,将这藤蔓顶飞。
  
  “天魔藤竟然能够控制人类的武者?”朱清惊骇不已。
  
  老魔也是眉头紧锁:“这一株天魔藤不好对付,他已经在这一座千丈山之中留下了万千根须,他几乎是不死的。”
  
  “那岂不是拿他没办法?”朱清苦笑了一声。
  
  “暂时是没有办法!”老魔耸了耸肩膀。
  
  哪怕是老魔这等强者,在面对一条已经做好了后手的天魔藤的时候,也无法奈何。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老魔或许能够将这一株天魔藤彻底杀死,但是也仅仅是有可能罢了,更何况现在的老魔只是剩下一道残魂罢了,哪怕是接住朱清也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力量。
  
  “人类,你很特别,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天魔藤看着朱清。
  
  “交易?做什么交易?”朱清一愣,他原以为天魔藤是来杀他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天魔藤竟然会想要和他交易。
  
  不过天魔藤那诡异的力量让朱清依旧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一个搬血境的武者竟然会被这天魔藤弄成一具傀儡!
  
  “有意思,这天魔藤灵智不低啊,看来在荒古破灭之时他的种子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不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蜕变并且拥有如此高的灵智!”老魔嘿嘿一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的出来?”朱清翻了翻白眼。
  
  “这一株天魔藤有求于你,你暂时是死不了了,小子你就庆幸吧。”老魔说道。
  
  如果没有朱清的出现,这一株天魔藤会一直在地底沉睡,地面那一朵小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当他成长到足够强大的时候,他便会强行破开千丈山的禁制,那时候的天魔藤将无人能挡!
  
  但是朱清的出现却打乱了天魔藤所有的计划,那一朵小花破碎之后天魔藤便失去了天地灵气的来源,如果他还想继续强大下去的话,他就必须寻找大量的元石或者直接吞食武者和灵兽的血肉。
  
  而这些在这一座千丈山之中是很难寻找到的,纵使天魔藤可以趁着这一次试炼的机会吞食掉大量的血肉,但是等千丈山关闭之后,他就只能等死了。
  
  天魔藤不想死,他唯一的出路便是离开千丈山,而想要离开千丈山,光靠他自己的力量是办不到的,他需要有人帮助他。
  
  “那你为什么会选我?”朱清苦笑了一声,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和这天魔藤有什么接触,对天魔藤越是了解,他就越是觉得这天魔藤危险。
  
  “因为你欠我的!”天魔藤冷冷的盯着朱清。
  
  朱清讪讪一笑,瞪了老魔一眼,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的鼓动,他现在哪里会惹上这么大一个麻烦。
  
  “至于这个女人,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杀了!”天魔藤灰白的瞳孔之中顿时激射出一道寒芒!
  
  在这一道寒芒之中,赵婧的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一代天骄的赵婧竟然变成了一具枯瘦的皮囊!
  
  “嘶!”朱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你不希望变成下一个她的话,就乖乖与我合作!”天魔藤冷冷一笑。
  
  朱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和天魔藤合作,不会耍什么小心思。
  
  “老魔,你可把我坑死了!”朱清看着端坐在截天镇魂碑上的老魔,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陈贤身躯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朱清,我一定要杀了你!”
  
  “好好好,好一个胆大包天的朱清,竟然敢杀赵婧,我道门必定和你不死不休!”清虚道人大吼一声!
  
  赵婧的死道门第一时间便知晓,将所有的怒火都撒到了朱清身上!
  
  不过即使朱清知道了他也无能为力,赵婧虽然不是他杀死的,但是却也和他脱不了关系。
  
  “老魔,这天魔藤寄宿在我身上真的不会有问题吗?”朱清想起那一名被天魔藤抽干了体内血气的魔宗弟子就有点发怵,生怕自己也会被天魔藤给吸干了。
  
  “放心啦,天魔藤还没有那么蠢。”老魔说道。
  
  “废话,被天魔藤寄宿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担心了。”朱清没好气的说道。
  
  任谁被一条来自荒古的魔藤寄宿心情都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在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这天魔藤吸干的情况下,朱清还能如此冷静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
  
  “你又不是没有好处,你的身体不是暂时恢复了吗。”老魔说道,“那我倒是情愿还只能躺在那里。”朱清翻了翻白眼。
  
  在天魔藤杀了赵婧之后,朱清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拒绝天魔藤的交易了。
  
  由始至终道门都一直掌握着朱清的位置,朱清在把赵婧当成自己的护身符的同时也要承担着被道门随时找到的风险。
  
  但是朱清赌的就是道门不会将赵婧置于险地,为了赵婧的安全道门不会暴露他的位置,更不会来找他的麻烦。
  
  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赵婧还活着的前提下,一旦赵婧死去,赵婧这一道护身符便会变成催命符,掌握了朱清位置的道门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杀朱清。
  
  由始至终朱清都没有想过要杀赵婧,对他没有好处,对天元剑派也没有好处。
  
  可是谁都不曾想到天魔藤会杀出来,并且不由分说的就杀了赵婧,朱清是顶了一口好大的黑锅。
  
  天魔藤寄宿在朱清的体内,一条条根须扎根于朱清的五脏六腑,几乎支离破碎的脏腑竟然被天魔藤聚拢在了一起,并且还让朱清恢复了行动能力。
  
  只是面对即将到来的追杀,朱清的心情始终都是好不起来。
  
  “刚离开不久,给我追!”陈贤率领着数十名道门弟子出现在了这一条通道之中,看着已经变成一具干尸的赵婧,陈贤的脸色铁青。
  
  “走!”道门弟子还未动身,地底突然钻出了上百条藤蔓,毫无预兆的贯穿了这些弟子的胸膛!
  
  “什么鬼东西?”陈贤大惊,这地底通道之中竟然冒出了一条条手臂粗细的藤蔓!
  
  “啊......救命啊!”一名道门弟子大声呼救,但是他的身体迅速干瘪下去,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一名道门弟子便变成了一具干尸。
  
  整条通道几乎都被这种藤蔓,仅仅是眨眼的功夫十几名道门弟子都死在了这种藤蔓手上。
  
  “给我开!”陈贤背后的游龙剑发出一阵阵嘹亮的龙吟声。
  
  龙吟一出,这些藤蔓竟然不敢前进分毫。
  
  “都过来!”陈贤大吼一声。
  
  幸存的道门弟子如获大赦,纷纷跑到了陈贤的背后,惊恐的看着那群魔乱舞的藤蔓。
  
  “这是什么鬼东西,千丈山之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道门弟子被这些藤蔓杀的肝胆俱裂。
  
  “先退出这一条通道,这一条通道有古怪!”陈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游龙剑是乾元大陆上有数的强大灵兵,催动如此强大的灵兵需要耗费的血气根本就不是陈贤这种搬血境的武者能够承受的。
  
  游龙剑是陈道的随身灵兵,日夜接受陈道血气的淬炼,他的一部分血气遗留在了这游龙剑之中。
  
  陈贤是陈道的儿子,父子血脉相连,修炼的功法也是一脉相承,陈贤能够动用陈道遗留在游龙剑之中的血气,也正是如此陈贤才能催动游龙剑这等玄级中品灵兵!
  
  陈贤以游龙剑之威震慑住了地底通道之中的藤蔓,这一点倒是让天魔藤有些惊讶。
  
  “人类武者之中倒是有几个还算不错。”天魔藤淡淡的一笑。
  
  朱清只当是没有听到这一句话,专心运转《罗睺战天诀》修补体内受损的脏腑。
  
  扎根于朱清脏腑的天魔藤是雁过拔毛,近乎九成的血气都会被天魔藤强行掠夺,只留下一成血气给朱清疗伤。
  
  “来了!”一道万字金光落下,朱清不用看都知道来的是佛宗秃驴!
  
  “还好不是七闻!”朱清看着眼前这一头秃驴,不禁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在朱清的眼中天下的秃驴都长得是一个样子,但是能不见到七闻还是尽量不要见的好。
  
  来人是白马寺空见,是佛宗这一代之中仅次于七闻的天才,修炼的《大力金刚掌》有开山裂石之能,七闻善守空见善攻!
  
  “死!”空见一句话都不说,看到朱清就是一掌拍出。
  
  金灿灿的手掌有万钧之力,哪怕是经过三道罗睺战纹强化的右臂都不敢与之硬碰!
  
  “轰!”地面凹陷,地面之上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掌印。
  
  “阿弥陀佛!”空见口念佛号,但是却不见丝毫慈悲,滔天的杀气和那祥和的佛光汇聚在一起,竟然形成了诡异的平衡。
  
  “杀杀杀!”空见大吼,大力金刚掌一掌接着一掌,逼迫着朱清左闪右避!
  
  终于,朱清失去了躲避的机会,那一只金色的手掌对着朱清的天灵盖拍下。
  
  “大力三响!”朱清自知无法避开,气沉丹田,双脚弯曲,右臂提于腰间,三道罗睺战纹连接在了一起,磅礴的血气覆盖住了整条右臂!
  
  “轰!”朱清一拳轰出,血红色的拳罡和那金色的掌印相撞。
  
  一股巨力传来,朱清的身体几乎要被这一道巨力碾碎。
  
  但是就在这时,寄宿于他体内的天魔藤伸出了一根须藤,深入地底。
  
  轰击在朱清身上的那一股强大的力量竟然顺着这一条须藤进入了地底,竟然是如此神奇的化解了朱清的危机。
  
  空见身体一顿微微后退了两步,看着半步不退的朱清不禁是皱了皱眉头。
  
  “死撑,我看你能撑多久!”空见右脚一跺,身体腾空而起,出现在了朱清的头顶,俯冲而下,金色的手掌遮蔽了这一方天地。
  
  朱清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的血气都被他调动起来,在空见的大力金刚掌落下的瞬间,朱清也拍出了一掌!
  
  “噗!”双掌相交的一刹那,朱清一口鲜血喷出老远,他整条右臂的骨骼都被震碎了!
  
  空见携一飞冲天之势俯冲而下,大力金刚掌的力道增强了何止一倍,以朱清如今的修为硬接自然是要吃大亏。
  
  朱清体内的天魔藤再一次动了,一条条细小的须藤密密麻麻的附着在了朱清右臂碎裂的骨骼之上,竟然这骨骼之上形成了一层新的骨膜,护住了朱清的右臂。
  
  纵使朱清右臂的骨骼已经碎裂,但是在这一层骨膜的保护之下,朱清的手臂依旧是可以自由活动。
  
  “我现在有点相信你说的了。”朱清看着老魔说道。
  
  “可惜了,这一株天魔藤的灵智相当高了,想要收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老魔也是惋惜的摇了摇头。
  
  这一片大陆上能够被老魔看上的宝物并不多,能够让老魔都觉得有些遗憾的宝物更是少之又少,但是这天魔藤却是其中之一。
  
  如果朱清早一点进入千丈山之中或许真的能够弄到这一株天魔藤的种子,但是就是在时间上差了那么一点点,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现在没有谁能够成为这天魔藤的主人,哪怕是全盛时期的老魔也不行,天魔藤会出手帮助朱清也只是因为两人是合作关系,他不能让朱清死在这里!
  
  “恩?”空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朱清接下了他第一掌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了,现在竟然又接下了他一掌,他的骨头不应该是全都碎了吗?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怪物?”空见忍不住想到。
  
  一般的武者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以练体境的修为硬抗搬血境武者的一掌,哪怕朱清天赋异禀,修炼的功法也是属于特殊功法,但是绝对不可能接住自己的大力金刚掌。
  
  或许朱清能够接住七闻一拳,但是绝对接不住自己一掌,他主修的大力金刚掌甚至连黄级灵兵都能崩断,更何况是武者的手臂?
  
  “你该死!”空见大吼一声,那一只金色的手掌之上佛光大盛,一尊佛陀的虚影在他背后浮现。
  
  空见不愧是佛宗之中仅次于七闻的天骄,竟然也观想出了一尊佛陀,只是这一尊佛陀青面獠牙,面目可憎,近乎妖魔!
  
  朱清再吐一口鲜血,他原先就碎裂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爆裂开来,但是天魔藤顾死死的护住了他的身躯,朱清半步不退。
  
  “朱清,我要你的狗命!”一声龙吟传来,游龙剑出鞘了!
  
  玄级灵兵出鞘,天空都为之一暗,龙吟震天,剑身之上宛若有数十条真龙游动!
  
  朱清大骇,空见也是大惊,他甚至顾不得朱清,强行收掌退出了百丈!
  
  陈贤这一击完全是愤怒一击,根本就不管空见的死活,若是空见还和朱清颤抖在一起,他绝对会和朱清一起死在游龙剑下。
  
  真龙乃是荒古时代最为强大的生灵之一,一柄玄级灵兵之上自然是不可能有数十条真龙!
  
  这些都是天下观在海外斩杀的巨蟒,有成为蛟的资格,但是在尚未化蛟之前就被斩杀,它们的兽魂被拘禁在游龙剑之中,经过天下观强者的祭炼变成了真龙的样子。
  
  他们虽然有真龙之形,但是却没有真龙之实,看起来虽然唬人,但是却远远没有看到的那么强大。
  
  不过这也只是相对于真正的真龙而言,对于朱清这样的小人物来说,游龙剑上的是真龙还是巨蟒都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全都抵挡不住!
  
  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可爱而不失丰_满!!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