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532章 三招海岩城前十汇

第1532章 三招海岩城前十汇

    “你很强大,陈意死在你手不冤。”酒疯子给出一个肯的评价。
  
      海岩城妖修侧目,酒疯子可是很少这么评价一个人的,今天竟能给海辰如此之高的评价。
  
      朱清也由衷道:“你也是,只不过很无理取闹!”
  
      朱清说道这里,语气带着愠怒,是真的有火气了。刚才那一掌如果不是朱清技高一筹,恐怕会被一掌生生按进土里,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出来。
  
      “哈哈......”酒疯了笑得肆无忌惮起来,道“如果我不这样,不叫酒疯子了!”
  
      朱清漠然置之。
  
      底下有人小声道:“听说这酒疯子战至癫狂时,一壶酒下肚,会变得更加可怕。当初一个玄罗真仙境六星的老辈妖修是这么被酒疯子一掌击碎胸骨,内脏破碎,卧床三个月不起的。”
  
      所有人凛然,要知道玄罗真仙境的修士,已经拥有了强大的肉身恢复能力,能让一个玄罗真仙境六星的老辈卧床三个月,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事到如此,朱清也只得应战。
  
      “和你一战,生死不论,只过三招!”酒疯子淡然道,“你现在只是玄罗真仙境二星巅峰的修为,不是我的对手,武选大会之时,再来真正一战!”
  
      他一眼看出了朱清的虚实,确如他所言,朱清暂时不时对手,也没否认。
  
      让他看好的是,这个酒疯子竟不以修为高朱清一星而自持,瞬间让朱清对他好感大增。
  
      两人大打出手了!
  
      第一招,两股强大而恐怖的气息各自以两人为心透发而出,卷起两股互相碰撞的飓风。
  
      飓风碰撞,空间裂痕出现,肆虐的能量弥漫,所有观战妖修同一时间退出了一块巨大的空地,不想被殃及池鱼。
  
      朱清如面对一尊恐怖滔天的兽王般,血气剧烈翻滚,被他生生压制,旋即大吼出声,眼眸如神剑出鞘,一抹锋芒绽放在飓风扩散,直冲楚天风。
  
      “以我之剑,镇山河,碎日月,镇山剑,镇压之力!”
  
      酒疯子的长剑出鞘了,一股山河万岳的沉重之感扑面而来,让朱清如陷泥泽,难以动弹,身如负万钧山岳,挺直的脊梁骨隐隐有弯曲之势。
  
      朱清自然不会此坐以待毙,苍龙之力模拟的蛟龙之力爆发,一声龙吟,他脊梁如龙骨,硬生生抵住了镇山剑的沉重之势。
  
      传说远古有混沌祖龙,龙躯可屹立星海,万世不朽,龙骨可承天穹之重!
  
      朱清自然无法拟,但身却有这种大势在。
  
      酒疯子蹙眉:“你不是蛟龙血脉,我感觉你的血脉蛟龙族更强大,不要隐藏实力,不然你会自讨苦吃!”
  
      朱清苦笑,这个酒疯子竟然能察觉到这只是模拟出来的蛟龙之力,难道连龙之力也要使用了吗,但不使用无法抗衡这镇山剑。
  
      索性一咬牙,朱清体内一股更为浩大磅礴的龙吟声发出。始一出现,八方皆惊!
  
      “这是......最顶级的龙族血脉,难道这个海辰不是蛟龙族,而是一头真正的龙族!”有很多血脉妖族在这股龙吟,身体内的血脉在隐隐颤抖,传递出一种恐惧感。
  
      这是来自血脉的威压,一切低血脉都得臣服,在场大多数人的血脉都在恐惧这龙吟。
  
      “真可怕,这海辰原来一直在藏拙!”一个大汉额头冷汗直冒,惊惧无。
  
      酒疯了感觉到这股纯正的龙之力时,脸色也是剧变,他看出了朱清在藏拙,只是没想到他的血脉力量会这么恐怖,加他本身是血脉最为低级的平民妖族,对其的压制更大了。
  
      要不是以强大的实力压制着血脉,恐怕已经在这龙吟臣服了。
  
      朱清周身混沌气缭绕,手掌间一头混沌雷龙浮现,恐怖之极的力量开始反扑镇山剑!
  
      这混沌雷龙与混沌祖龙有几分相似,其的力量强大非凡。镇山剑轻颤,被混沌雷龙的龙爪拍击,火星四射,“锵”的一声震飞了出去。
  
      酒疯子手掌麻木,握住了镇山剑,退出了飓风,凌乱的衣袍更加破烂,但他却大笑了起来。
  
      “好,好,好!”他连说三个好字,“第一招算你赢你,接下来是第二招!”
  
      “我剑化十剑,十剑化百剑,百剑化千万,无穷尽之剑!斩天天裂,劈地,地碎!”
  
      “无央剑气!”
  
      镇山剑轻鸣,一抹寒芒闪烁,天穹开裂,大地碎出万丈深渊的景象浮现,一柄镇山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千万剑!
  
      冷冽剑气浮现,朱清色变,这无央剑气之前面那个五大三粗的年轻强者的刀气恐怖多了。
  
      那三千柄长刀,皆是虚妄,这可不同。朱清能感受到,这千万剑气都是真实之剑,迸发出的剑威使他身如陷进天地杀剑,无所遁形!
  
      轰——
  
      朱清只得祭出了断剑,这曾是仙君之剑,哪怕如今断裂了,威势大不如从前,但只要有仙君强者的剑道意念在,不会有大问题。
  
      断剑土黄色剑气爆发,被朱清劈出一道十丈之长的璀璨剑芒,与无央剑气碰撞,炸裂音四起。
  
      无数剑气在溃灭!
  
      朱清也不好受,每一道土黄色剑芒横斩而出,他身大股的真气都要被抽去,每抽一次,疲惫一分。
  
      “噗!”
  
      一道剑气朱清没有抵挡住,刺进了他的胸膛,顿时鲜血长流,一股霸道的力量在阻止他的伤口愈合。
  
      星辰衍命术!
  
      这一功法施展,朱清的伤口处星辉弥漫,刹那愈合,看得酒疯子心惊。
  
      “这是第三招了!”酒疯了将悬挂在腰间的酒壶打开,一口烈酒饮下。
  
      立时,镇山剑的剑气变得更加狂暴了,力量之刚才强大了两倍!
  
      朱清心惊,酒疯子腰间的酒具有增加力量的作用。
  
      更为狂暴的剑气劈斩而落,形成一片剑气组成的剑幕,从天而降,恐怖剑气划破空间,袭杀而来。
  
      “星辰衍命术,一滴血衍星辰,一寸肉化星宇!”
  
      朱清连连施展星辰衍命术,他的血液,一颗颗血液星辰在诞生,皮肉间一片星海沉浮之景。以他为心,一个密布星辰的星空出现,星辉弥漫。
  
      那无恙剑气被星空所阻,威势一顿,虽劈开了防御,但已力量大减,和一颗颗星辰相撞,消弭无形。
  
      酒疯子惊呼:“场域空间,怎么可能?”
  
      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这星宇空间,只是不觉明历,但一些老辈妖修却已经震撼了。
  
      小绾一双美目异彩涟涟,荡漾出别有韵味的光芒,他对朱清越来越震惊了。
  
      “这不是场域空间,只是一个雏形。但这也太吓人了,一个玄罗真仙境二星巅峰的年轻妖修竟然窥探到了仙君强者才能参悟的场域!”
  
      朱清也是迷惑了,星辰衍命术,一滴血衍星辰,一寸肉化星宇,拥有强大到发指的恢复能力,按照其推演出的星宇竟是场域雏形,这让他头大。
  
      这星辰衍命术的创造者到底是谁?
  
      在朱清疑惑时,一道道年轻磅礴的气息在接近他,每一道都让他凛然,最差的也他差不到哪里去。
  
      “场域雏形!”
  
      这些声音,有震惊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但相同的时,他们皆很强大。
  
      一个青袍男子出现,正是林志坤,他震惊道:“海兄好气魄,竟然连这种场域雏形都能参悟出!”
  
      朱清脸色古怪,他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呢?林志坤突然一掌击来。
  
      朱清下意识一掌回击,星宇空间,星海沉浮,一颗星辰轰隆而转,一股磅礴苍茫之力迸发而出,击了林志坤。一声痛哼,他被震退。
  
      “砰砰!”
  
      连续有三四个人向他出手,招招尽显全力,轰击星宇空间。
  
      星宇空间颤动,但好在没有溃散,且星海暴动,涌出了更强的反扑之里,一颗颗星辰光辉流转,磅礴苍茫之势爆发,宛如一颗真正的星辰在暴怒一般!
  
      这些人身躯一颤,脸显震惊之色,皆后撤一步。
  
      朱清定眼,这才看清楚他们的样貌,每一个人都具有人龙凤之姿,身躯挺拔无,身散发出的强大气势少有年轻妖修可。
  
      “海辰兄真是天赋异禀,惊艳了我,凝聚出了场域雏形,年轻强者一代,你该数一数二了!”林志坤由衷赞叹。
  
      酒疯子侧目,看着他们:“你们藏在暗,都忍不住出手了!”
  
      这是人面面相觑的看着酒疯子,施展是这疯子他们不敢接触,那为了修炼,那种疯狂的样子他们看了都要眼皮直跳。
  
      “呵呵,场域雏形,我倒想要领教下!”一个英俊非凡的男子出现了,看着朱清,眼有憎恨,嫉妒、杀气,这人正是罗尘。
  
      “罗尘,你不竟敢违抗城主的命令,在闭门思过期间擅自外出,别忘了,现在还没到武选大会!”林志坤直到朱清和罗尘的仇怨,当即出声道。
  
      罗尘冷笑:“放心,我还在幽禁,这不是我的真身,只是我用精血再造的另一个我。”
  
      诸朱清心惊,精血塑造新我,这种秘术他不是没听过,只是这号耗费修士很多精血,导致修士气血虚浮,没想到罗尘为了出来,竟付出了这么打的代价。
  
      所有妖修再次沸腾了,看着包括朱清和精血再造的罗尘刚好十人。
  
      这是人不是普通人,都是海岩城前十的年轻强者啊!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汇聚了!
  
      “真是刺激啊,十大年轻强者会首,这种局面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了,我感觉今天会有大事发生!”一个海妖有所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