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563章 叫你老头子如何

第1563章 叫你老头子如何

    老龙叹息了一声,在感叹人族身体弱小的同时,却也在羡慕,身体弱小真的就是劣势吗?在他看来,远远不是,强横如龙凤,也要受到老天的制裁,而种族繁衍的问题,几乎是触及两族忌讳的事情,也是龙凤一族不得已撤出仙界大陆的根本,如果可以换来种族繁衍生息,龙凤两族干脆愿意抛弃所谓的躯体,如果形影单只,那么即使走到时光尽头又有什么意义?
  
      况且,真正到了仙帝这种级别,哪怕是自己,也不敢说一定可以杀死一位人族仙帝,反而只会被牵扯,反而乱了阵脚,要说唯一的优势,恐怕只是神兽一脉在突破时的枷锁能够更容易冲破罢了,可相比于基数庞大的人族,老龙又是一阵叹息。
  
      “龙腾术,之所以不适合人族学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龙族的血脉资质,俗话说什么样的人,担什么样的担子,作为人族,自然缺少开辟龙腾精髓的引子,至于你天资已经够,从你可以打败五成血脉的化龙就可以证明,因此,你只需要一滴龙族的鲜血作为引子而已。”
  
      “师傅,你的意思……”
  
      朱清的目光一抖,他隐约间感受到了老龙的意思,那就是用他的帝级血液为他开功,可是凡是用来开功的血液,需要的都是宝贵的精血,可不是随便划破指头便可以拿来使用的。
  
      老龙叹了一口气,算是回答了朱清的疑问,而一旁的诗若仙和七七却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师徒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别看老龙年纪大,精血还是不少的。”
  
      老龙半开玩笑的说到,可听在朱清的眼里却是另外一会事情,帝级的鲜血,那可不是用价值可以衡量的东西,一域之主也不过是仙君,而活着的帝级,别说没见过,恐怕绝大多数人听都没有听过吧,那些都是坐镇人族的存在,哪怕的确有,却连露面的机会不会给你。
  
      而自己的师傅作为帝级,而且是真龙帝级,那份重量不用说,只是哪怕师傅愿意这样做,自己真的就可以坦然接受么?
  
      “抱歉,师傅,我觉得我的风腾术也并无不好。”
  
      朱清就是这么淡然的说出了这句让在场几人全部目瞪口呆的话语。
  
      “你……你,你想气死为师啊,你知道有龙腾术代表着什么吗?你知道天底下除了为师一脉和现任龙族族长才会使用龙腾术吗?你,你,丫头,你快给你小男友好好说道说道。”
  
      老龙真的是气的不轻,这年头还有不要龙腾术,宁可去学什么风腾术的人?虽然远古风帝的速度是不会弱于自己,不过人家可是专修速度的帝级,并且作为风腾术的开创者,这份荣誉才当之无愧,这小子,简直……
  
      诗若仙更是跑上来按住了朱清的脸颊,冷清的小脸又一次卸下了防备,对朱清,诗若仙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要是别人这么傻,她也不过一笑置之,可是这可是自己的师弟,自己的夫君,自己发誓一辈子爱的人,怎么能允许他如此犯傻呢?
  
      朱清并没有看诗若仙,只是跪在地上,面色郑重,眉宇间突然多了些柔和。
  
      “如果,做徒弟的代价只是为了讨师傅的好,占他们的便宜,这个徒弟,可真是当的甚是窝囊!
  
      原本怒气充盈的老龙倒吸一口凉气,神色间充满了不可置信,结结巴巴的说了句。
  
      “你,你说什么,老龙有些耳背,没听来……”
  
      “我说,如果徒弟只是为了掠夺师傅的一切,那这个徒弟不当也罢。”
  
      朱清面目刚毅道,眉宇间充满了一种诗若仙,包括老龙没有见过的坚持,有力的声音从他的最终迸发而出,却让一旁紧张的诗若仙瞬间轻松了下来。
  
      是啊,师弟说了,他从来不是一个只知道索取的人,无论,这个人是谁,并且,这才是他,是她引以为傲的男人。
  
      “你……”
  
      老龙有些不知道如何往下接,只是眼眶中多了些东西,而这也真正代表着他认下了这个徒弟,而且,一定是他。
  
      “好,好,好。”
  
      老龙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多少年了,他没有像今天这样,情绪波动过,多少年,没有像这一刻,去仔仔细细的看一个人,一个令自己动容到失态的后辈。
  
      不知道多少年前,自己同样对师傅着两个字不知所谓,整天缠着师傅要丹药,要法宝,师傅那张宽厚的脸上总是带着愤怒,却是充满了溺爱,哪怕每次都说下不为例,到下次,依然如此……
  
      “鸿儿,你怎么又来找为师要东西了,为师说过你多少遍了,你要自立……算了,这件东西也够你用了,你暂且拿去吧……”
  
      “师傅……”
  
      老龙第一次声音有些哽咽,自己的师傅,何尝不是如此,哪怕他倒在仇家面前,直到最后一刻,师傅的脸上依然挂着自己所熟知的笑容,他用一种几乎哀求的语气告诉自己,师傅一条贱命,千万不要为他报仇,因为对那是的师徒来说,那个人,实在太过强大,而师傅他一辈子真正想看的,就是自己安好……
  
      从那一刻起,他懂了很多,知道了闭门修炼,知道了广结好友,知道了,师傅真的离开了自己,而自己,必须一个人坚强且认真的生活。
  
      直到他大仇得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流泪,他想着师傅,只感觉心中很痛很痛,却依然不明白为了什么,等到他有一天终于懂得师傅两个字的意义时,已经太晚了……
  
      “小子,你知道吗,我和你一样,有个师傅,可我却不是你这样的弟子……”
  
      朱清笑了笑,摇了摇头。
  
      “其实,我并没有您想的那么好,只是,我一直坚信,如何成为一个好弟子,更取决于他有一个怎样的师傅。”
  
      老龙笑了,笑的很开心,笑到鳞片颤抖,眼角些许的皱纹在跳动。
  
      “对啊,那么,我更应该告诉你,小子,这血,我给定了。”
  
      朱清微笑的点了点头,真正的师徒之情,可是那区区这个帝级精血所可以衡量的?
  
      朱清不再犹豫,坚定的看向老龙,神色间有些不容否定的刚强,一旁的诗若仙目光温柔的看着朱清,心中爱意更浓。
  
      “小子,丑话说在前头,老龙我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仙帝,这精血所帮你凝练的龙腾术,依然可非一般可比,不过,实力越大,代价也越大,凝练帝级的鲜血,难度可不是一点点。”
  
      老龙有些沉默,毕竟对于朱清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可是,令他惊奇的是,他并没有在朱清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害怕,反而算是镇定。
  
      这就是无声的回答,这是朱清给予老龙最好的答案。
  
      老龙咧开嘴巴,既然朱清并没有丝毫犹豫,他又有什么好婆婆妈妈的呢?
  
      老龙庞大的身躯缩小,最终化为一名苍颜白发的老人样子,颇如果不是头上一对狰狞的龙角,但是有几分人族仙风道骨的感觉。
  
      老人没有继续劝说和犹豫,手掌握紧,隔空在胸口一拍,虽然并未触及皮肤,可朱清却知道,这可不好受,取精血不如说是逼精血,想要把东西从自己体内逼出来,必须得过的一关就是自己,也意味着只有打破自己的防御,才能逼得自己气血倒流,精血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
  
      朱清取精血的次数不少,次次都是走投无路的状况下,可见取精血的难度,可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修为之上的差距,朱清说穿毕竟只是真仙的修为,相对应的,他的防御也不过只是真仙而已,可老龙呢?作为真龙一族,且还是世间硕果仅存的帝级强者,他取精血时要过的关,可远远没自己这么容易了。
  
      正如朱清所想,取精血不亚于在让自己受伤,可让帝级强者受伤,岂是那么容易?看看现在的老龙就知道帝级究竟是什么样的等级。
  
      老龙的力量越用越大,朱清的眼睛一缩,他甚至感觉老龙的胸腔有些轻微的下限,当即就像阻止,一旁的诗若仙急忙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
  
      “师弟,老人家现在在关键时刻,贸然破坏对他的伤害更大,况且,老人家可是帝级强者,到了那种境界,哪怕只剩下一段白骨都有可能重塑肉身,师弟你可千万别小看帝级的威力。”
  
      朱清听了诗若仙的开导,这才冷静了一些,正如诗若仙所说,这个时候并不能被打扰,况且帝级的神奇,的确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真仙可以揣测的,帝级,就意味着化腐朽为神奇。
  
      老龙的脸色越来越红,这已经是气血倒流的表现了,到了这一步,就意味着精血已经被逼到了胸腔之中,马上将会离体而出了。
  
      诗若仙看着还有些发呆的朱清,叹了一口气,轻轻推了他一下,朱清这才担心过来,从须弥戒中取出玉色的器皿,做好承接的准备。
  
      “噗——”
  
      老龙的脸色在红润到一个极点之后,终于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而其中正有三滴格外通红的血液。
  
      三滴?朱清脸色一变,难怪老龙的脸色看起来如此透白,竟然是逼出了三滴精血。
  
      “快去吧,别让老龙我等久了。”
  
      朱清本想看看老龙究竟有没有大碍,不过眼看着老龙还有诗若仙和七七一脸的期待,她咬了咬牙,转身走了出去,背影干脆利索。
  
      老龙摸了一把口齿中的鲜血,虚眯这眼看着朱清的背影,嘴唇不易察觉的笑了一下,大有老怀甚慰的感觉。
  
      朱清走着走着,突然转过身子,眼睛直勾勾望着老龙,一双大眼中闪烁着令人无法直视的神采。
  
      “听说龙族繁衍不易,越强大的龙族越是如此,看你一把年纪,估摸着也没有儿子吧,不如让你体验一下有一个儿子是什么感觉?”
  
      “呵……”
  
      “等我炼化完,如果没有死,我就该改口叫你老头子喽?”
  
      朱清眼睛眯了起来。
  
      “随你的便吧……”
  
      老龙转过身子,朝着朱清想到的方向走着,只是没有人看到,他眼角有着一起晶莹。
  
      老龙看向天空,心中默默的说着:“小子,我等着……”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