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570章 冰络

第1570章 冰络

    “好热……”
  
      朱清的声音有些微弱,他已经记不得是多少次念叨这句话,潜意识中他已经有些厌烦了,只是那种如附骨之疽一般的燥热怎么也挥赶不走,迫使他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话。
  
      “师弟……”
  
      诗若仙看着漫无目标半奔跑状态下的朱清,她怎么也想不到,半个时辰前的他还是那么意气奋发,现在却变成了这幅样子。
  
      干瘪的皮肤,上面闪烁的是一种尸体般的颜色,大量水分蒸发掉的朱清发色有些灰白,离近再看的他,仿佛行将就木般的老人。
  
      诗若仙看见的,老龙自然也可以看见,这次功法晋级,是他最先提出来,如今小子已经是他的徒弟,就在几个时辰以前他还听着这小子说如果他不介意,认他为父的话语,他却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提议下受着苦难?
  
      “真的就只能这样了么……”
  
      诗若仙咬紧嘴唇,死活不让自己泣不成声,可是那不断抽动的鼻翼却完完整整的出卖了她现在的真实想法。
  
      老龙双眸有些浑浊,拳头在身后握了起来,显然此刻老龙的心里很是纠结,他不知道如果那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唉,小子,你说我到底应不应该在这时用那个东西,只是,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对你好还是会害了你啊。
  
      疯魔般的朱清,哭泣的不成样子的诗若仙,两人的样子仿佛尖刀狠狠扎在老龙的心里,他心中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呃……”
  
      朱清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一味的释放痛苦的情绪,让他的精力和体力都有些大幅度的下降,强烈的疼痛,总算是让他找回一些自我,可这一丝的清醒带给他的依然是天翻地覆的晕眩和痛苦。
  
      “丫头,我给你一样东西……”
  
      老龙的嘴唇有些颤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仿佛珊瑚一般,生出无数的枝干,透亮的天蓝色仿佛有一种净化心灵的透彻。
  
      诗若仙看着老龙,泪眼朦胧时也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接了过来,小心的捧在手里。
  
      好美的颜色,和她衣服一样的水蓝,触手一片冰冷,让她激灵的打了个寒战。
  
      “丫头,你挺好,老龙看得出来你是真心为那小子着想,老龙虽然把他当做我的徒弟,甚至是孩子来看。可是我却是一个不称职的长辈,做了错误的决定。”
  
      老龙神色有些黯然,留恋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珊瑚一般的物体,仿佛打量孩子一般,诗若仙心头一紧,捧着珊瑚的手用了些力气,生怕摔坏这件东西。
  
      能让帝者用这么一种眼神观望的宝物,恐怕已经不是所谓拥有奇效那么简单了,更别提是最喜宝贝,眼界最高的真龙一族。
  
      “龙老,您别这么说,师弟他对你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但是这……”
  
      老龙笑了一声,透着一些无奈,还有一些惭愧。
  
      “所以,我不能在为他做出决定,现在,我希望由你来抉择。”
  
      诗若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朱清,让我来为师弟做抉择?
  
      以诗若仙的资历和聪慧,自然看出老龙说的话必然和朱清有很大的关系,可具体如何,她却也无法猜测,可是回首看到朱清无力半跪在地,诗若仙咬了下牙。
  
      “好,龙老你说。”
  
      老龙有些欣慰,关心自己的爱人的人千千万,可敢为自己心爱的人鼓起勇气做出决定的人,才是真正爱他的人,很明显诗若仙已经拥有了这种资格。
  
      “好!丫头,你听好喽,你手上的东西叫做冰络,如果有人说,什么可以化解掉朱清现在的情况,我能想到的世间也只有这个东西了。”
  
      诗若仙一震,她才不要关心什么有价无价,只次一块这种话,她听见的,只有让她瞬间有了精神的那九个字:可以化解朱清的现状。
  
      看着诗若仙瞬间有了神采的眼神,老龙叹了一声,说是让这丫头做决定,不过是给自己心里安慰罢了,这丫头疯魔一般要让朱清那小子缓过来,给了她冰络实际上也不就是老龙我想要小子安好么。
  
      “丫头,虽然我知道你怎么想,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的还有一点,这冰络中,封着一个帝级强者的灵魂,而且应该十一位修炼冰属性的大帝,一旦服用,的确可以解决那小子的问题,不过随之而来的恐怕……”
  
      老龙本以为诗若仙会犹豫,可是却惊愕的发现她根本没听见后半句似的,就要将东西拿给朱清服下。
  
      老龙有些急切,他以为诗若仙没有考虑到后果,帝级强者的灵魂,那种层次的人各有喜好,碰到温和一些的还好,若是心性残暴之辈,就会出现不可抑制的后果!
  
      “前辈,你知道吗,我一直很相信他,因为他是个运气很好的人,哪怕他受了苦,最后也总会站在我面前,可是那是他,不是我。”
  
      诗若仙仿佛知道老龙在想什么一般,径自回答道。
  
      “正因为我是我,我才不能看着他受苦,哪怕他最后可以化解,您就当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任性吧,再说,真的有帝级强者会危害他,我不信您会看着他不出手。”
  
      说到最后一句,诗若仙笑了一下,去带雨的蔷薇,令人疼惜,也令人着迷。
  
      老龙哑口无言,小姑娘的头脑可是真的不简单啊,没错,真到了那个时候,8他又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诗若仙长裙飘散开来,向着朱清那里过去,刚迈开两步突然回过头来,娇颜望向老龙。
  
      “龙老,我也不是愚笨之人,这块冰络恐怕价值本身至少不低于那龙腾术吧,再加上帝级残魂,说是独此一枚也不为过,这份情,我代替夫君收下了。”
  
      说完,诗若仙头也不回的飞向痛苦倒地的朱清。老龙神色复杂,不知道该做出何种表情。
  
      这丫头,看起来只是一个一直在围绕着朱清转的孩子,其实却忽略了她本身,拥有凤资,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只是这丫头最后叫了夫君这两个字,也是在告诉老龙我,这份恩情,她同样承受吧,真是个善解人意的聪慧姑娘啊,凤族那个老太婆估计也会喜欢她的。
  
      老龙看着诗若仙的背影,默默不语。
  
      待诗若仙到朱清面前时,朱清的发色已经干枯,灰白,没有一丝光泽,整个人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一般,瘫软着,连叫喊的力量也不具备了。
  
      诗若仙看到后,眼眶又是一阵酸,她颤抖的深处小手,牵住朱清的,脸上强行摆出笑容,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亲和。
  
      那只葱白的小手抓住朱清的手时,一阵难言的滚烫瞬间袭来,毫无防备的诗若仙下意识就要送来,可是只有一瞬,她就忍住了,只是那严重脱水仿佛褶皱起来的皮肤,和她的手比起来,已经没有任何的美观性可言了。
  
      诗若仙让朱清整个人看在自己的怀里,长裙仿佛花朵一般,在地上散开,满头青丝落在朱清的脸颊上,仿佛他们定情那天。
  
      她多希望朱清可以继续的说出她头发好香的俏皮话,只是,并没有奇迹出现。
  
      汗渍和灰尘,仿佛墨团一样,直接沾染在诗若仙水蓝色的衣服上,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或者说她正在专心的摆弄着朱清的嘴,根本没有时间其他。
  
      冰络不是必须服下,只是朱清现在的状态,除了直接吞食已经没有更好的吸收办法,。
  
      “师弟乖,张嘴好不好?”
  
      诗若仙仿佛哄小孩一样,尽可能让将语气放到最柔和,只是常年修炼冰清玉诀的她声音只有清冷,哪怕关心朱清也好,埋怨他也罢,总是那副语气,这般尽可能的变声,听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用这么种口气说话,让诗若仙有些不习惯,比她平时和朱清在一起时说话的语气甜腻的多,说着说着,反倒是诗若仙的脸色愈发的红润,只可惜朱清昏迷着,没法看到这般的诗若仙,也同样没法理睬这般的诗若仙。
  
      诗若仙毕竟只是一个女子,她甚至已经不管羞涩,用指头强制性的塞入朱清的嘴里,总算是把朱清的嘴弄出一条缝隙。
  
      可是怎么咀嚼?诗若仙愣了一下,求助般的看向老龙,老龙看着两人有些怪异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现在的年轻人,女孩把手指头伸进男孩的嘴里挑来挑去,让他怎么看怎么无奈。
  
      “丫头,你也是冰属性的修炼者,冰清玉诀这种顶尖功法自然可以将冰络中的能量提取……”
  
      说到这里,老龙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那就是让诗若仙将冰络吸收后,把能量渡给朱清,至于这个过程,老龙咳了一声,转过身去,向大殿外走去,顺便带着昏过去的七七丫头,去给她找一个休息的地方。
  
      诗若仙现在哪里还不知道老龙什么意思,冰络这东西,只有自己嚼了才可以,至于渡……诗若仙看着朱清微微张开的嘴唇,不由得大羞。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诗若仙叹了一声,不再犹豫,小口吃掉手中的冰络,咀嚼过后,俯下身子,长长的秀发铺散开,遮住了两人的脸。
  
      视线变暗,诗若仙的心里总算不那么紧张,让自己主动去吻,她还真的有些抹不开面子,早知道,虽然两人的确有过一次亲密接触,那也是情动之下的头脑发热,况且也是朱清主动,而现在清醒的不能再清醒,偏偏要自己一个女儿家主动,真是……
  
      这样的念头只是出现了几息,便被浓浓的心忧压了下去,朱清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面子,只剩下他们两人,诗若仙还是可以接受的。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