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591章 无尽痛苦无尽提

第1591章 无尽痛苦无尽提

    睡醒的朱清又一次开始了第二座山峰的考验,没有什么过多可以进行描述,如果让朱清用两个词来形容,他一定会说,痛苦,快乐。
  
      三个月后,原本被山丘挤满的山地,此刻已经显得异常的开阔,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正在摩拳擦掌,每每回首,看着面前已经数量锐减的山丘群,好像是那么突然,可是过程却是那么熟悉,那份如影随形的痛苦,和无数次突破极限的满足,构成了着漫长的日日夜夜。
  
      朱清已经忘记过去多少时间,他的作息完全的乱套,或者说没有作息,可是他的日常却显得很有规律,搬完睡,睡起来继续搬,日子也就这么过来,偶尔他会央求冰帝给他弄一些野味,调剂一下他的状态,自然不会拒绝。
  
      有时候他用力太过夸张,把自己搞的疲惫不堪,一觉睡到大天亮,又有的时候,他也会去频繁的尝试,醒来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继续努力,他总是告诉自己,时间已经过去不少,他的第一步却并没有完成,这是一个必须紧张起来的地方,连冰帝看着他非人般的强迫自己努力,都忍不住劝说他注意自己的身体,突破极限带来的并不完全是好事,对于身体和心灵的负荷是异常庞大的,突破意味着压迫,压迫自己的身体适应更加剧烈的生活。
  
      可是有了冰络和冰帝对他的调养,再加上每次搬动一座山峰,就会获得海量的加持,这些能量全部都是冰帝的帝级残魂中携带的能量,对于朱清的好处简直是不言而喻,朱清在第一次后就发现这所谓的搬动山峰,其实也算一种变相的为自己醍醐灌顶,只不过需要付出自身的努力作为筹码罢了。
  
      因此,高强度下的他每日都处在突飞猛进的程度,虽然只有三个月,之间的进度却是以往几年都无法完成的。
  
      冰帝对于他的估量简直是恰到好处,也让他看清了帝级在方方面面都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和作风,每次就在他的极限之时,只要他肯坚持,让自己突破这个界限,他就恰好可以完成掉一座山丘的任务,而倾注的能量也是让他刚刚好可以触摸到下一个瓶颈的程度,这种判断力让朱清咂舌,帝级的培养方式,果然非同小可,朱清甚至觉得,如果自己早些接受到传承或者早一点拜师老龙,恐怕成就之高不可想象。
  
      其实看着诗若仙和七七的例子就能明白了,大家的天赋都很强,自己却并没有得到好的传承和教导,所以修为顶天已经达到真仙的四星,而七七呢?小魔女和自己的小仙儿都已经有了七星的程度。
  
      因此,一个帝师带来的帮助是不可估量的,就论现在的朱清,短短的三个月中,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六星的程度,相比于刚刚进入龙凤府的三星,这个提升简直不能再快了,而且他距离七星的程度已经并不遥远,朱清现在有事没事甚至会展望自己成为仙君会是什么时候?每每想到自己可以拥有自己的场域,朱清就会显得颇为激动的。
  
      今天是整整三个月,今天也是他突破五十大关的关口,从三个月前请尽全力去搬动一座山丘的他,到现在已经现在面前的山丘已经呈现出一种赤色的光芒,这一路他的蜕变不可谓不大,毫不客气的说,第一座二十多万斤的山丘,他现在甚至用一条胳膊就可以举起,并且所消耗的精力也是也远远达不到需要出尽全力的感觉。
  
      这话听起来有些自负,甚至有些让人不可思议,但是朱清就是敢这么狂妄的说,因为这是实力给他的自信,他已经完全拥有了可以匹配他骄傲的力量,今天他要挑战的正是第五十座山峰,代表着五十万斤巨力的标准!
  
      多日准备下来,他还是有些担心,冰帝亲口告诉他,从第五十座山丘开始,他将不能施展一些外力的手段,凭借的只有他自身,这也就意味,没有九幽黑体剑可以在自己最为筋疲力尽的时候给自己度过来一口血气,也没有了千百道可以为自己加持翻倍力量的灵印,值得欣喜的是,多日的努力,他的灵印已经完全到达了一千二百道的程度,可是他从今天起,也不能肆意运用这些灵印,否则按照违规进行处罚。
  
      五十万斤,这是自己以前想也不敢想的程度,如今三个月下来,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有了可以去冲刺五十万斤大关的地步了,有时候朱清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凶兽变异,五十万斤意味着在真仙这个层次,已经没有人可以媲美自己,甚至一些稍在力量方面显得普通的仙君,都无法再身体上和他进行交锋,当然,这是以人族的标准进行评判,但朱清也有自己的自信,单论本境界的肉身,哪怕是血脉异常强盛的真龙,也不能压制他的**,稍有不慎还会被他反压的情况出现。
  
      朱清摩拳擦掌,走到山丘旁边,那里已经有了一个方便自己可以用力而打出的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朱清站在洞口,能不能突破五十万的大关,就在今天这一觉举了。
  
      朱清的双手慢慢的承在了上方的岩层上,微微用力,他的心中不免有些惊讶,那一掌的试探,看似有些轻飘飘的,包含的力量,可实在是不小,取得的成效确实异常的微弱,岩层的坚硬程度和之前的四十多座不可同如而语。
  
      朱清苦笑一声,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像三个月前一样,像蚂蚁撼大象一般,用尽全力去
  
      搬动眼前的山峰。
  
      仿佛从伟大,重新归做了渺小,这种感觉让朱清有些怀念的同时也有些不适应,面前困难重重,朱清并没有抱怨,他终于理解冰机身所需要的磨炼恐怕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难怪属于冰帝独创,无数年来,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继承了。
  
      朱清马步横叉,两条腿像是木桩一样订在了地上,这也是多日以来,朱清的一个心得,要想有所成效,姿势是必须要摆正确的。
  
      朱清腰部缓缓发力,以腰劲作为全身力量的一个枢纽带,带动胳膊,腿上的力量运转起来。
  
      “起——”
  
      朱清沉着声音,爆喝一声,瞬间全身的力量都被调动了起来,四十多万斤的巨力,从腿部上升了腰部最后慢慢汇聚到隆起的大臂。
  
      朱清的脸色慢慢的涨红了起来,他心中蓄满了一口气,牙关紧紧的咬住,目光透露出坚定,望向地面,手臂上已经做出了托天之式,庞大的力道开始撼动着这一座的地基。
  
      “轰隆隆——”
  
      果然不负所望,三个月下来的苦修成果还是很显著的,山丘开始有了摇动的痕迹,这一发现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
  
      朱清将重心缓缓的往上推,腿部却像老树盘根一样,稳打稳扎,丝毫不显得慌忙,毕竟,不是一味地用尽全身力气就可以达到最好的效果,用力的方法甚至对你真正说达到作用的力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山丘在朱清的巨力横推下慢慢的动摇,就在朱清将全身的力量放大到他可以做到的极致之时,山体终于向上移动了一丝,距离也不过一寸而已。
  
      朱清没有气馁,他尝试着用腿部的力量缓缓的支撑,至少维持住现在这个状态,这是他每次搬动山峰是必定要做的事情。
  
      只有维持到自己的一个极限,那么当身体逐渐开始适应这个极限的时候,并把它当做一种常态,那么就意味着他的极限,将会上升到另一种新的层次。
  
      由于冰络的存在和冰帝的调养,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身体会留下后遗症,冰本身具有的功能异常强大,每次他苦练到精疲力尽的时候,那一股冰凉的感觉,夹杂着丝丝舒爽,缓缓的修复着他身上受伤受损的部位和肌肤。
  
      长久的这么下来,他的力量与日俱增,对于极限的适应度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
  
      一旁冰帝漂浮在天空,神色之中有着一丝凝重,还有着对于朱清的期望和希翼,对于这个后辈,他虽然是自己的传人,甚至可以算作是他的毕生唯一一个弟子,按理来说,老师对徒弟的要求都异常严格的,但是她却没有这个担忧,他对朱清说的话中,劝解他不要太过于拼命远远的多于你再努力一把。
  
      看着那个正在卖力的背影,冰帝甚至有些庆幸,自己在山重水复之境地,遇见这么一个让自己迎来柳暗花明的弟子,冰帝相信,没有人比朱清更加适合自己的传承,这不但是朱清的幸运,也是他的幸运。
  
      他曾经找过一次朱清,并开门见山的鼓励了朱清的毅力,对此他好不隐瞒他对于朱清这一点的欣赏,他甚至问朱清,是什么让他拥成就了远远超出他人的毅力和坚持,千想万想他问出这个问题,会得到怎样的答案,或许是有着什么坚持,或许是有着什么目标,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朱清只对他说了几个字。
  
      习惯成自然。
  
      这样的答案让他瞬间呆立在原地,在这一瞬间,就在这个领悟他竟然萌生了一种朱清才是前辈高人的看法,为什么你会如此的坚持,因为什么?因为他习惯了坚持,这……是他的本能,这无关与任何的功利和目的,一切的原因抵不过这么只有淡淡的几个字,习惯成自然。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