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13章 幽暗的复仇

第1613章 幽暗的复仇

    关于控制罡风怪物是他无意之想出来的一个绝妙的主意,这个世界强者为尊,虽然对于落雷的数量他无法掌控,但是这种资源性质的东西一定不会很多,而占到大头的九成九的是那些实力最为强劲的,偶尔会出现一两个岔子,可是却并不影响大局。!
  
      刚刚一闪而逝的白昼让他无意间看见了剩下的三个二雷实力的罡风怪物,也是说他它们三个是最有可能演变为更高等级的怪物,自己虽然没法阻止但是却可以分享!
  
      也是说他创造出一个实力可以碾压过其他罡风怪物的东西,控制住落雷的能量,这也是迄今为止他可以想到的最好方式,一个一雷甚至的二雷的罡风会去抢夺他创造出的实力已经达到三雷程度的赤金罡风怪物吗?
  
      因此越到后面赤金罡风可以获取的资源也越来越多,而它获取的最后还不是全部划归到自己的头?因此他需要控制,一个对他的具有恐惧反应的一个罡风怪物,这个人选毫无疑问是差点死在他剑下的那个贪婪的罡风怪物,毕竟它承受过龙血,适应的能力自然也更加的强劲,这是朱清所考虑的一点,并且它对于自己的承受度肯定更加的低,在那种情况它是不可能进行反抗的,最后也是朱清玩的一手高招,他并没有将精血直接打入赤金罡风的身体,而是给了它选择的空间,虽然结果在朱清的预料,但是这个过程产生的效果却完全是两码事。
  
      而且根据朱清的了解,越到了后面这些怪物的灵智将会越来越高,自己想要做到绝对的控制,必须要拿到它身体能量的主导权,因此,他选择的并不是普通的鲜血,而是人体有限的精血!他的精血不弱于高阶的真龙,所提供的力量自然远远大于那些雷霆能量,同样吸收雷霆能量的它们,却唯独有赤金罡风有龙血能量的滋补,这个待遇差距简直太过庞大了,但是他并不会去直接赐予,先不说这只只有一雷实力的怪物能不能承受的住实力的爆发,如果一次性爆发出来的话那股实力哪怕无法奈何自己,但是自己也失去了控制它的时机,因此朱清选择的是缓慢的修为释放,一方面要让赤金罡风的实力增长,一方面要保证自己的龙血提供的在它的体内始终占据着大部分的来源,一旦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朱清将会瞬间引爆龙血,将它打回原形,这一切在朱清的脑海已经成型,现在缺的是时间的积淀了。
  
      朱清已经完全全的放空身心,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轻松最容易去融合自然的地步,这种贴近自然的方式可以让他更快的感触自然能量,让他的真气和身体加速的恢复,过去了一大概两个时辰的时间,朱清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只是在这片土地除了永恒的黑暗和一闪而逝的白昼之外已经没有了什么可以帮助他感受到时间的东西。
  
      朱清淡淡的站了起来,她的第一个念头是立刻感受了一下那只被他控制的赤金罡风,令他惊讶的是,赤金罡风已经拥有了将近五雷的实力,看来这两个时辰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那只赤金罡风怪物具有五雷实力,但是抛出自己的精血对它的提升,大概实打实的应该在三雷左右,而这也意味着……期间已经经过了两道落雷,而那些原本实力强劲的罡风怪物恐怕也已经有些不甘寂寞了吧。
  
      朱清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目光缓缓的往向了一处,在哪里有一张清晰的人脸……透露着憎恨和一丝丝的畏惧,他是那只偷袭过被他用龙血引爆过的罡风怪!
  
      血色的纹路在它的身体,朱清带着一些嘲讽轻佻的看了看,那只偷袭怪面色痛恨和狰狞几乎是写满了脸,它不甘心自己被这耻辱的纹路爬遍全身,只要那个人一天不死,它一天不能够趾高气昂的抬起头在这里生活,似乎是老天垂怜它,那个可怕的人似乎需要休息,而这一坐是两个多时辰,这一笔时间给了它绝对的喘息的机会,作为这片天地称王称霸级别的怪物,他已经接受了四雷的能量,而且这耻辱的烙印也有它的好处,那是提供那个人的能量,也是龙血的残存能量,这种能量虽然是不稳的因素,但是对它的增幅也是巨大了,他几乎是凭空提升到了五雷接近顶峰的实力。
  
      “我……报仇……杀……甘心!”
  
      现在的它已经拥有了一个少年的灵智,随着开智的过程,朱清的样子在它的心底越来越酝酿,它迫切要杀死那个不死不休的人,但是却无不羡慕他自身极其强横的能量包容,它甚至幻想吃掉那个人,恐怕可以突破实力的桎梏,而且是绝对的提升,说不定它可以达到传说的八雷,甚至九雷的程度,那么他可以彻彻底底称霸这片空间甚至破开逍遥万界了!
  
      只是残缺的神智和被愤怒冲过头脑的它似乎对朱清的实力预估有限,因为朱清之前被迫休养的行为,让他误以为朱清只是杀掉一个二雷和七个一雷已经有些吃力,而已经达到五雷的它有这个实力去挑衅这个男人!
  
      朱清可没有管那么多,他啧啧称,一个罡风怪物都可以化为人形,而且和真的几乎没有区别,朱清甚至从他的身感觉到了差不多八星的实力,这可不是虚有其表的八星,而是真正的八星战力,这个修为竟然可以高过自己?
  
      更让朱清有着无语的是,这个罡风怪物也太过铭记自己了吧,竟然长的和自己有些莫名的相似,看起来像一个充满了负能量的自己一样,让他莫名的有些膈应,他决定给这个人一个不是很痛快的死法了结这一切……
  
      “嗷……”
  
      偷袭怪已经演化为偷袭男,而偷袭男的心只有彻底取代眼前这个男人这唯一一个想法,这片天地除了那个女人自己根本惹不起以外,其他的实力都差自己一线,最好的不过四雷顶峰的程度,那些三雷,二雷,一雷的杂种更不用提了。
  
      朱清伸出手,对着这个偷袭男招了招,意思他放马过来,表情的冷漠更加刺痛了偷袭男的心,他自认为这种霸气和自信和根本无视对手的神情他根本做不出来,因此他更想要打到朱清达到他的目的。
  
      朱清微微一想,突然手捏决,顿时一座与他一般模样的身躯出现在偷袭男的面前,朱清微微笑了笑,让开了身子,将九幽黑体剑交到另一尊他的手,迈开步子竟然伸了个懒腰缓缓躺在地,享受着难得一见的轻松。
  
      不错,朱清自己出手自然是完全的碾压,八星的战力他完全不用放在心,伦力量偷袭男恐怕是他几拳头撂倒的货色,拼速度在黑夜自己对它有着明确的定位。哪怕对方是风元素所化的人形也无法逃开,趁此机会正好可以进行训练他现在唯一的短板——冰机身。
  
      观察一切的冰帝点点头,朱清小子果然不愧是他,没有忘记考验的目的,并不是打败所有人,而是……掌握好冰机身,明明可以依靠自己本体的能量瞬间灭杀的他刻意为自己增加难度,这种行为充分提现出朱清对于自己的心性和要求异常的严格,不思进取永远是修道者最大的漏洞,而修道者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只有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才不愧为一个真正且合格的修道者。
  
      冰机身缓缓握住九幽黑体剑的剑柄,试探着挥舞了几下,迄今为止,他对于冰机身的控制虽然没有非常夸张,但是也达到了无误的地步,虽然还没发像本体一样显得那么的自如,但是作为战斗来使用也有着本体四成的地步。这是朱清用命换来的成果,进步自然是飞速的,细细数来,朱清的进步已经太多太多,可是哪怕只有其的一天,经历过的事情和困难也绝非别人一个月可以感受到的,事半功倍并不是天赋,而是一个人究竟将自己摆放在何种地步所对自己有何种要求所产生的一种直观的提现而已,而恰恰朱清正是这种人。
  
      偷袭男英俊的脸有些扭曲,他的灵智不低,看到朱清召唤出一个分身是要全力出手了,谁知道朱清竟然一点都不在意的这么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躺下来休息?睡觉?让一个分身!一个分身来和自己打?
  
      更加可恶的还在后面,冰机身的朱清还是那副无所谓的冷漠姿态,缓缓的打了个哈欠,看起来懒洋洋的样子甚至让偷袭男怀疑他是不是会把那把可怕的剑这么脱手掉下去?
  
      在不远处……有一个身材极其火爆的女人看着着一切,浓烈的火焰波动从她的身体散发出来,她端坐在一架椅子,赤金的长发遮住她魅惑众生的眼睛,她的嘴脸面对着偷袭男有些不屑,刘海下的眼睛却一直仔细打量着那个浑身写意的男子,她没法移开视线,那个男子一举一动都会牵动自己。
  
      “暗幽那个窝囊废,真以为自己可以挑衅……他,连他五雷的实力都是那个宛若仙一样的男人给的,又凭什么去挑衅?只是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想到这个问题,女人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