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14章 娇艳妖姬

第1614章 娇艳妖姬

    “你……今天……死。!”
  
      操控着冰机身的朱清头一偏,眼神直勾勾的打量起来幽暗,目光有一丝隐隐的不屑,而刚好被敏感的幽暗捕捉了去,他只觉得怒火涌,险些压抑不住,朱清不但没有将他当做对手,仅仅是运用了分身和他对战,这已经是极大的蔑视了,一个分身才能有多少实力?撑死也本体的一两成而已,这简直是在告诉他他的实力还不如别人的十分之一,最让他憋屈了是偏偏那个分身传来的波动异常的强,仅仅修为和他在伯仲之间。
  
      难道我幽暗连别人的一成实力都没有吗?一想到这里,幽暗有些莫名的憋屈和难受,自从自己成长起来,在这片天地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如今竟然落下和别人分身对拼的下场,幽暗绝对不能相信,他也不能接受自己如此的一不值。
  
      “我要……杀……你……他。”
  
      幽暗大吼一声,手划过一丝丝黑色的气息,整个人呼的一声移动了起来,朱清一直在防范幽暗的突然出手,虽然不屑但是对方毕竟是风元素的化身,对于对方的速度朱清觉得还是有必要防范一手的。
  
      在幽暗起步的瞬间,朱清劈手是一记势大力沉的横砸,正好打在他的左侧,巨力瞬间灌注到地面,结实的冰面瞬间像碎裂的镜子一样极速破裂着,哗啦一声带起一阵阵冰冷的气流,一个黑影从那碎裂来的冰面狼狈的逃离,朱清眼神一凝,右手猛然发力,快准狠的一掷,九幽黑体剑脱手而出,朝着十丈外的一处黑暗刺了过去。
  
      “噗——”
  
      幽暗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左臂被完全贯穿,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流淌了下来,他胸口一阵极其剧烈的起伏,硬是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望向朱清的目光更加的痛恨和惊恐。朱清吐出一口气,手掐诀,下一秒九幽黑体剑剑身刺穿的伤口开始发黑发软,幽暗大惊失色,这种熟悉的流逝感正是之那个男人曾经施展过的枯寂的力量,幽暗不敢大意,锋利的指甲灌注精纯锋利的风能量,大吼一声,手掌颤抖的发力,强忍着痛苦从左臂的大臂位置强行断掉了自己的左臂。
  
      “刺啦……”
  
      从幽暗的断臂出依稀可以看出流出的不是血液,而是精纯的风雷能量,朱清招了招手,九幽黑体剑扎着幽暗的断臂化为一抹光飞驰回来,讨好般的将战利品送到朱清的跟前,朱清用手指在断臂处微微摸了摸了,随后试探着灌注了一些真气,瞬间幽暗断掉的那整条胳膊仿佛融化一样,在和朱清的手掌相接后化为浓郁的风能量填补到朱清的身体之。
  
      朱清面露享受,五雷的风元素并且还蕴涵着很多的雷的能量,而他恰好也是经历过雷帝传承的人,对于雷的掌控也是不错的,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把里面精纯的的雷元素全部吸收到了腹,朱清舒爽的揉了揉肚子,下一次挥剑时,竟然有隐隐的风雷之势在酝酿。
  
      幽暗退无可退,唯一一只手狠狠按压着伤口处,人流血,可它们流的只有属于自己的本源能量了,越拖下去,也意味着他的实力也在疯狂的下降着,,幽暗不得已好不容易挣脱了朱青的锁定范围,却发现那把让他肝胆俱裂的剑又一次飞快的缠绕到了他的身,幽暗吓得大惊失色,刚才受伤的痛苦还历历在目,胳膊的断裂还是那么的清新,这种断臂的那种痛苦他也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连忙地一个翻滚,终于是用狼狈的躲过了九幽黑体剑的下一次攻击。
  
      朱清愣了一下,刚才出手的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体内流转还算阻塞的真气,竟然有了一起圆润的感觉,在幽暗断臂所化的风元素进入冰机身之后,那本来在他印象并不灵活甚至有一些偏笨重的身体,竟然变得有些轻灵了起来,朱清面色有喜意,这绝对不是一种错觉,难道说吸收这里的风雷能量可以增加冰机身的掌控和熟悉度?
  
      朱清想了想,决定实验一番,于是随手轰向一处黑暗,那里隐藏着一些实力低微的罡风怪物,在朱清毫不留情的出手之下,瞬间灰飞烟灭,扩散成一种淡淡的白色絮状物体,朱清毫不犹豫的将它们牵引到身体旁,缓缓的吸收炼化……果然有效!
  
      由于只是朱清的随手一击,击杀的基本都是一些一雷二雷的小东西,带给朱清的收益也是非常的有限,那么,五雷的又如何呢?朱清目光缓缓投在一旁喘息的幽暗身,幽暗感受到朱清的神色之后明显的一变,脸庞出现了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朱清所表露出的那份心思幽暗又怎么不熟悉,那是他渴望能量时所展现出的那种馋涎和疯狂之色,从猎人变为猎物的幽暗,对朱清的恐惧又加深了一层,这是一种心理的恐惧,无关实力。
  
      幽暗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转身要逃跑,吞吃掉幽暗风能量感受到甜头的朱清眼睛都有些红了,在他眼现在的幽暗是一块儿天材地宝,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朱清残忍的笑了笑,大袖一挥,便是飞快的跟了去。
  
      这会朱清对于冰机身的控制和可用的实力更加多了,追起幽暗来也显得更加的得心应手。朱清试着施展出了风腾术,嘿!果然有戏,虽然使用出来,只有不到真身一半的速度,但是,去追一个因为断臂能量损失掉之前三成的幽暗来说,还是没问题的。
  
      幽暗飞快的奔跑着,他想到了一个活命的地方,成不成只能赌一赌了!朱清感觉到面前的幽暗原本有些无头苍蝇一般的奔跑好像突然有了自己的目标,只是无声无息的尾随在后,没有急于杀掉面前的幽暗,朱清想看看被幽暗视为最后底牌的究竟是什么。
  
      幽暗跌跌撞撞的跑到一处地方,这里距离刚才的现场已经有了数千丈的距离,幽暗终于筋疲力尽的跌倒在冰面,剩下的唯一一只手臂向前用力的挥着,似乎在呼唤什么人……
  
      朱清没有急着现身,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并没有感受到有敌意对他散发,这才缓缓的从阴影脱离出来,准备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过了一会,在幽暗已经出于绝望的时候,一个高挑美艳的女人走了出来。
  
      火红的裘袄包裹住她美丽的身躯,在下摆开叉的地方裸露着丰满诱人的大腿,紧绷的衣若隐若现的缠绕在她的胸前,壮阔的景色更加衬托出那份妖娆的妩媚,性感自信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角,赤金色的长发高高盘起,被一根精致的发簪束到脑后,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仪态端的是落落大方,她的五官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妩媚,恰到好处的雍容让看起来更加的吸引男人的目光。
  
      幽暗的眼睛都瞪直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精心打扮自己之后可以这么的高贵,好像典雅的孔雀一般,他何曾见过如此这般的火娇,连他身后的朱清都看呆了下,这个女人绝对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风格,只能用惊艳两个字才能形容了。
  
      火娇的目光越过幽暗停留在他身后的朱清身,看着他如此放肆的打量自己,有些莫名的心跳不齐,深深吐出一口气之后,目光重新放在了幽暗的身,不过却渗透出于她气质完全不相符合的嘲讽和冰冷。
  
      火娇迈着优雅的步伐朝幽暗走去,下摆的开叉一直延绵到大腿的根部,丰满无的腿部这么呈现在幽暗面前,可他的头低的死死的,不敢有丝毫的冒犯,此刻自己的性命全部捏在这个女人的手,他怎么敢做出一些放肆的事情?
  
      “怎么,像个窝囊废一样被打了回来,跑到我这里有何贵干呐!”
  
      朱清目光有一丝的特,玩味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眼神不加掩饰的侵略,看着这个女人含着冷漠的笑望着面前跌倒在地一脸颓然的幽暗,幽暗听见火娇甜腻的嗓音心暗道不好,这个语气明显的敷衍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火后……我愿……侍奉……为奴……您,望……搭救……一命。”
  
      “哦?愿意为奴为仆?您幽暗的侍奉小女子可哪儿敢呐……”
  
      呵,这个女子自然也是罡风所化,只不过实力绝对年前的幽暗强一个档次,而且神智也发育的相当完善,看起来和一个人类女人没有丝毫的差别,那股勾魂的眼神,似挑逗,似退却,让朱清有着把持不住的感觉。
  
      朱清不去看这个女人的眼神,看到这个女人出现他反倒轻松了起来,低头擦拭着九幽黑体剑的剑身残留的血迹,整个人说不住的洒脱自得。
  
      幽暗希冀的目光望着火娇,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这有些诡异的气氛,虽然他的确不甘于臣服这个妖艳的女人,甚至想过把她征服在自己的身下,可是那一身神鬼莫测的实力让他望而却步,身为同类之间的本能告诉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机会,和这个女人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