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15章 绝媚火娇

第1615章 绝媚火娇

    “既然幽暗大人这么的恳切,那么妾身……”
  
      幽暗眼睛惊喜的瞪大,挣扎着想要起身道谢,以示忠诚,可是火娇却先行一步,缓缓的接住了他,咯咯的笑声充斥着让人心生宠爱她的冲动,朱清勾起了嘴角,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想与我为敌?”
  
      火娇噎了一下,一把短剑从骤然手翻出,狠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狠的扎下,还没等幽暗露出笑容,开膛破肚的血腥声已经传了出来,可是目标……却不是朱清。
  
      “为……我……不甘!”
  
      幽暗绝望的低吼,他不明白为什么朱清说出这句挑衅般的话后,死的不是他而是自己,自己都甘愿以效忠换取火娇的肯定,而且自己明明亲眼看见火娇差点死在那个男人的剑下,为什么这个娇艳的玫瑰会将隐藏在身体下的毒刺刺向自己,究竟为什么!
  
      “因为……他给了我一切。”
  
      火娇娇嫩的嘴唇搭在幽暗的耳边,轻轻的说出这句让幽暗浑身彻底僵硬同体冰凉的话,幽暗的身子软软倒下,朱清缓缓微笑了起来,没错,面前的女人是当初那个被他放过一马还赐予本命精血的赤金罡风。
  
      事实,这高高盘起的雍容长发显眼的赤金色,已经让他断定这个女人的身份,更不要说那份隐隐的联系了,朱清看着女人绝美的笑容和那身剧毒般的妩媚,竟然有些不敢直视她的脸庞,这让朱清感觉有些丢脸。
  
      女人迈着小步子,细嫩的长腿这么完完全全展现在朱清的眼前,她缓缓走到朱清的面前,在朱清疑惑的目光之,竟然是直接靠在了他的怀里,甚至舔了舔殷红爆满的嘴唇,那灵活可爱的小舌头让朱清想到了一些不纯洁的事情。
  
      朱清干咳一声,不留痕迹的将女人的身体架起来,这拒绝了这种直接的肢体接触,这种一不小心会点燃自己的女人,他还真的不敢太过玩火。火娇的笑容不满的僵了一下,眸色有些凄楚,她不明白为什么朱清要推开她,可是这都不是她放弃的理由。
  
      “主人……看着火娇嘛……”
  
      朱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个千娇百媚女人喊他主人,还用这种甜到发腻的语气和他说话,他不知不觉的顶起来了一顶小帐篷,脖颈出全是火娇喷洒出勾魂般的香味,这种感觉让朱清有着不习惯,也有些隐隐的羞涩,可是朱清始终不带直视火娇的脸庞。
  
      “你……木头。”
  
      火娇看朱清已经有了反应,但还是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呆头呆脑的样子,让她感觉有些难堪,虽然她媚骨天成,但是总有灵智也不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而已,她的记忆基本都在偷袭朱清,被朱清追杀,向朱清求饶,被朱清放过一马,还吞食掉朱清赐给自己的一滴精血这几个片段来回的播放。
  
      可以说她的所有记忆都围绕着朱清在转,哪怕她畏惧朱清,讨厌朱清,都无法改变她的实力甚至这幅尊容都是朱清赐给她的,没有朱清她还只是一个迷茫的小怪物,或者在等候某一天落雷的时刻,去碰一些运气提升实力,或者已经被较大的同类吞食掉化为能量而已。
  
      其实罡风的化形好像那些非人类种族化形一样,不同的是,它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转换为想要的面孔,她源自朱清的精血,和朱清的心意同样有一些的沟通,于是也有了这幅娇媚的风情,一个雍容高贵的女人。
  
      如果朱清知道化形和自己的想法有关会不会暗暗的汗一个,难道自己的心整天都在想这种类型的女人吗?不过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并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朱清摸了摸鼻子,对于火娇的斥责没有丝毫的反应,转过身去拿幽暗的尸体,这可是他此行的最终目的和战利品,完全消化掉幽暗的风和雷的元素能量,估计冰机身的实力可以涨到本体的五成了。
  
      火娇见朱清还不理他,眼神有着幽怨,可是突然发现朱清的目的,火娇一个翻身点在朱清的身子,借力而起,一瞬间从朱清的头顶跃了过去,抢先一步把幽暗的尸体收走了。
  
      朱清被火娇这么一拍,下意识的抬头扬,这时开叉裙摆的好处完完全全的提现出来了……朱清感觉鼻头有东西在蠢蠢欲动,一种叫做的东西从他的心底熊熊的燃烧着。
  
      “好红……好白……”
  
      朱清下意识的赞叹着,刚刚收取到幽暗尸体的火娇没来得及兴奋,发现朱清捂着鼻子目光时不时打量在自己的大腿部位,这才意识到刚才的动作有些过于的豪放,相于朱清反应的强烈,火娇却没那么多的顾及,看看呗,反正这身体本来是他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火娇看着朱清这幅欲言又止的尊容有些淡淡的欢喜和骄傲的感觉。
  
      这个坏主人之前对自己那么凶,险些把自己杀掉,竟然也会对自己展现出这种羞涩吗?想到这里火娇心那股怪的感觉更加甚了,以你为主也更加的放肆了,非但没有收敛,而且更是挺起了傲人的围,那隐约有些透明的衣物,朱清可以依稀分辨出那一对完美的轮廓和她诱人的小腹,顿时反应更加强烈,朱清丝毫不会否认如果在这么下去,自己真的要当场喷血了。
  
      血气方刚年纪的他,自然忍受不了火娇这般明了的挑逗,可是朱清越是这样,火娇心那股怪的感觉越是喷薄,她是要让朱清看,让他知道他当初那么不屑,厌恶,甚至差点杀掉的自己这么诱人,如果当初早知道后来的她是如此动人,会不会犹豫那么了结了自己?
  
      诗若仙的冰冷却透露出对他的偶尔撒娇和那种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依恋带给他的是一种纯洁的爱恋,但是火娇的想法显然更加的简单和粗暴,朱清显然对于这方面没有什么免疫力,任由火娇胡来但是说不出一些话语。
  
      “好了,把那个人的尸体给我。”
  
      朱清终于想起来一个可以称之为理由的东西阻止这场让他险些乐不思蜀的闹剧,可是火娇哪里会这么遂了他的愿?一副你生气来惩罚我啊的样子,让朱清有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的主人……我的名字叫做火娇,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是你的……精血创造出来的,可不会反抗你的哦。”
  
      火娇郑重其事的向朱清叙述了自己的名字,朱清心头一紧,火娇好像是故意的一样,把我是你的……后面的话拖了很长时间,那种欲迎还拒的诱惑感让他心有什么东西在流淌一样,尤其最后火娇还在他耳旁低声的那一句,让朱清难以招架,朱清现在只希望这个小姑奶奶能将幽暗的尸体给自己,他现在需要修炼一会冷静一下子了。
  
      火娇好像喜欢看朱清这种吃瘪的样子,只要朱清在她的挑逗和捉弄下像一个男孩子一样毫无反抗,她的心总会有些莫名的高兴和爽快,并且乐此不疲,这也是她将之前对于朱清表现出的那份冷漠和弑杀的一种变相报复,可是朱清没有半点脾气。
  
      终于火娇将幽暗的尸体交了出来,只不过交出来的已经不是尸骨,而是已经提纯后的风和雷的能量,这也免了朱清再去消耗时间和真气去炼化的过程了,这个女人总算是办了一件靠谱的事情,朱清松了一口气,才生出了几个时辰而已,竟然神智发育的如此的完善,真不知道是火娇的天赋异禀呢,还是他的精血力量大?
  
      当他说明他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火娇爽快的把他带到自己休息的地方,并且直言这是她的领地范围,不会被打扰,做完这一切的她拖着摇曳生滋的步伐缓缓离开,只是那明显带着挑逗和扭捏的步伐让朱清的眼睛又一次牢牢的吸在了那双完美例肥瘦绝佳的长腿,火娇这才妩媚的笑了一声,加快步伐离开了这里,只是朱清可以感受到她并没有走远,而是散发出她的气息,为自己护法,朱清感叹的摇了摇头,这女人……
  
      真是不知道自己之前的控制打算究竟是对是错,原本一切都在他的预料里面,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赤金罡风竟然化形为一个绝世妖姬,摇曳的凤仪险些诱惑了他一脸,虽然心无数遍默念着她是妖,她是妖,可惜并没有什么作用……
  
      在这个孤独的秘境,却也总算是有一个人陪着自己,朱清有着庆幸,那种每天千篇一律的战斗和孤寂让他已经受够了,虽然他对火娇之间不知道如何相处,但是起码这个女人是的的确确不会来害自己,往死了说正如她所说的一样,自己的确是她的主人,不过是总是害怕被美色迷惑了找不着方向的一个主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