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23章 激吻时刻

第1623章 激吻时刻

    火娇的眼神带着期盼,让她看起来出落的更加动人,那种想要又怕得不到的表情,好像有一只猫在朱清的心挠痒一样,朱清深深吐了一口气,这个要求说来怪又显得不怪,朱清真怕刚才那一瞬火娇会讲出那句询问的话,可是火娇的心思没有那么复杂,对于感情方面更加是一面纯净的湖面,可是湖面却清晰的倒影朱清的影子。
  
      火娇的心跳有些加速,她闭眼睛甚至做好了被朱清拒绝的表情,但是老天眷顾,他……犹豫了,火娇发誓她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这较于让她去挑战所谓的三大暗天王都来的刺激和激烈的多,这一刻她没有了那种魅惑的表情,没有了往日的大方,只是一个在等待天有馅饼砸落的女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火娇从希望转向了失落,朱清没有回答她,哪怕她一直在祈祷着,可是好运到了尽头,火娇像是抽光了力气一样的喘气,她缓缓的睁开眼,映入目光的却是一张同样笑的有些勉强的脸庞,只是朱清的脸没有了太多的挣扎,好像打趣一般。
  
      “我还以为你会主动的凑过来呢……”
  
      不等火娇回答,冰略微冰冷单薄的嘴唇已经映了来,而目标不是脸庞,而是她惊讶到呆滞从而微微张开的嘴唇!火娇下意识的缩了一下,眼神的不可思议强行被她驱散,她感觉自己有些发软,全身的感官都集在了脸部,准确来说是紧紧接在一起的双唇。
  
      朱清体贴的搂住她,他的初衷很简单,虽然我目前没办法给她确切的答复,可是这样的要求他却不会拒绝,哪怕实现她一个小小的渴求,让她高兴一些,也是朱清目前唯一可以为她做的事情了,朱清眼神有些苦涩,他想了这么多,其实火娇却没他这么复杂,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亲吻,只是脸颊,可朱清不介意给她多一些的温柔,当当初拔剑指向她的那份抱歉和赔罪也好。
  
      朱清投入的吻,火娇也很投入,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她显得却只是僵硬,火娇的双手被自己捏的发白,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看起来仿佛要撑破这一身华贵的装饰,她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在告诉自己用点力气,甚至全身下都在用力,只是她的嘴唇仿佛不属于她的一样,任凭她再用力,再用心,那两瓣嘴唇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甚至冰冷了起来。
  
      这怎么能算!火娇的眼神望向朱清满是乞怜,希望朱清能够察觉到她这种不尴不尬的境地,明明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却因为自己的不争气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火娇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几乎是把帮我两个字写在了脸,朱清睁眼的时候终于看见了火娇可怜的救助讯号……
  
      “怎么了……火娇?”
  
      朱清看见火娇的面色自己没亲去还委屈,心疑惑万分,火娇抖的话都说不出来来了,小手像着了魔一样化身为小爪子,不停的在她的嘴和朱清的嘴之间点来点去,还摇着头,摆着手意思自己没有感觉到,最后双手合在一起,微微低头,抬起眼睛仰视着朱清意思能不能重新来一次啊。
  
      朱清看着火娇嗯嗯啊啊了半天,他都没看懂,不过最后一个意思火娇还是表现的非常明白,朱清无奈的笑了一下,这小美妞好像要求还挺复杂,他亲都亲了,有了第一次,还在乎第二第三次了?说完伸手捧住火娇的脸庞,伸头过去眼睛紧紧盯着火娇的,火娇又一次陷入了异的羞涩和呆滞,可是相于一次大起大落后的平静,这一次她眼睁睁看着朱清的头凑了来,逐渐闭眼睛,侧着脸庞吻她的嘴唇,心跳一瞬间飞了起来,还好嘴唇总算是有了感觉……火娇也有样学样,闭眼睛,第一次的紧张情绪已经过去了,朱清也没有让这个吻只是单纯停留在一个浅显的地步,他感觉到火娇的嘴巴微微张开,笑了下,悄悄把舌头伸了进去,火娇本来微微眯着的眼睛诧异的瞪大,最终多了一条陌生来客,让她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防线岌岌可危了起来,她想闭紧嘴巴,可是怕咬到朱清,只能用整齐的小牙微微咬着朱清的舌头,阻拦他的路。
  
      朱清也是一瞬间头,从最初的一个安慰吻变成了一场情侣之间的大战,他投入了进入,自然不一样和火娇之间唯一可以存在亲密成为了一场草草了事了结局。
  
      朱清微微的在火娇的牙齿一拨,眼神露出威胁的神色,大有你不配合我我让你好看的神色,火娇羞涩极了,本能的感觉让她很喜欢这种沟通,但是她却又有些紧张的抵触着,你来我往的大战让火娇整个人好像飞了云端。
  
      火娇配合的挪开牙齿,露出了包裹在最里面的,那条瑟瑟发抖的小舌头,朱清往火娇的舌根探去,顺流而从根源出发,让那条因为害羞还在躲避的小舌头无处可逃。
  
      火娇眉头都耸动了起来,那种异的感觉让她险些招架不住,身体更加的虚软了,全部要靠着朱青的搀扶和拥抱才能够勉强点的站直身体,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整个人都融入了朱清宽大的怀抱之,无处可放的双手好像要找一个依托,火娇试探着把手从朱清的后辈处往提,直到朱清宽阔的胸膛和背部完全被她楼了个满怀,这一刻,火娇突然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她抱住了朱清,从那个只是言语挑逗的女子变成了可以依偎拥抱着他的人。
  
      初次试探的火娇的小手好像微微探进的小蛇,弄的朱清后背一阵得发痒,朱清更加用力地紧箍住火娇的身躯,吻的越来越深刻,好像要把她吃进肚子才罢休一般的激烈,火娇被越吻越低,完美的长腿甚至微微屈了屈,顺从朱清这种从而下的征服感。
  
      朱清得理不饶人,舌头直接卷住火娇的小舌头,强行把她拉扯了出来,火娇不禁的微微又把小嘴尽可能的往大里张开,现在,不再是朱清攻入了火娇的境地那般的费劲和难以发力,而是朱清强行把火娇的舌头带出来在自己的口腔挑弄,这种刺激的感觉让朱清体内有什么东西好像要炸开一样,朱清的脸色都有些红了。
  
      火娇的大眼睛求饶般的望着朱清,她甚至可以预感到自己的小宝贝的下场不太美好了,她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无奈舌头被人家牢牢的软禁在人家嘴,一切的言语都成为了含糊不清的语调。
  
      在火娇忐忑不安的时候,朱清邪邪的一笑,往往在他到了兴头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种邪魅般的笑容,而这也是火娇没见过的朱清另一面,她惊讶之间却没能读出隐藏在一份笑容下的朱清心的一些邪恶的想法……
  
      朱清轻轻的舔了一下火娇的小舌头,试探一样,随机突然之间口腔发力,把火娇卷入其,一时之间各种姿态,各种方法全部尽数倾注在了火娇懵懂的小舌,火娇猛的颤抖了一下,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毛孔张开般的感触已经让她形容不出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了,火娇拼命的抽动着舌头,可是迎来的只是朱清更加狂暴的征服,两人你来我往之间,好不激烈。
  
      火娇抓在朱清后辈的手指都快掐进入了,那种感觉光是体验一下,都让她感觉到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连番的蹂躏让她都快忘却自己是谁,在什么地方了,这种感觉持续了不知多久,火娇感觉自己要脱力了,长时间的呼吸不畅通哪怕她修为高也快忍耐到了极点,更别提身心这种巨大的另类体验了。
  
      朱清终于心满意足的抬起了舌头,看着在自己欺负下的小可爱神魂颠倒的卷了回去,心别提有多畅快了,火娇收回舌头以后,下意识的蹲了下来,咳嗽了两下,面红耳赤总算是让自己有了再次魂魄附体的感觉。
  
      两人的涎水粘连在一起,朱清当着火娇的面呲断,又惹得火娇一阵身体柔软,火娇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来的,那种一开始极为不适的感觉随着朱清从暴力走向温柔,全部变成了那种般的触感,自己这个小主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枉自己每天在他面前装成熟,装妩媚,到底谁才是真的懂行?火娇已经彻底无力去埋怨这种狼性刻在骨子里的行为了。
  
      朱清这个满意,这个舒爽,看着火娇疲软无力的样子,又是涌起一阵火焰,现在他怎么看火娇怎么喜欢,怎么看怎么疼爱,简直不能再顺眼了,自己这个“女仆”当真是完美女仆,知天地理……呃,咳咳,反正很完美对了。
  
      火娇掐着嗓子,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想要冷静一下,可是不经意之间又想起刚才让她毛孔都快被塞满的感觉,当真是不知道如何形容了,不过她也算是圆满了,一直以来想体验到的东西一次性全部体验了个够,而且还附带了很多不可描述的内容。
  
      激情过后,朱清又一次回到了现实之,他走过去搀扶起来神智都有些颠倒的火娇,搂着她坐在一块干净的地方,火娇无力的靠进他的怀抱,朱清笑了起来,这个小女人,所融合的性格太多了,可是样样都让他喜欢,朱清更加坚定了想法,这样的女孩如果都轻易放走,那可是真的没有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