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41章 阳生

第1641章 阳生

    在朱清和罗婧陷入到尴尬的境地的时候,朱清忽然感觉到在刚刚在体内血脉游走的药力,已经完全被支离破碎的经脉吸收了进去。朱清不知道刚才罗婧喂给他的是什么丹药,但是蕴含在丹药当的纯阳之力及其的雄厚。在所有的纯阳之力全部被经脉所吸收后,朱清感觉到浑身下好似都泡在热水当,极其的舒服,而且破碎的经脉好似在纯阳之力的浸润下,开始有了加速愈合的趋势,这让朱清心大喜。此时的朱清,已经顾不去注意罗婧要做什么了,她要做什么随她去吧,现在当务之急的是朱清要借由这股难得的纯阳之力,运转功法,加速自己的经脉恢复。
  
      朱清将自己的身心完全沉浸在自己身体的内景之,专心致志地检查着自己的经脉,朱清发现,现在自己的经脉虽然寸寸断裂,但是,应该是因为纯阳之力充斥的缘故,朱清现在的经脉正散发着温暖和煦的黄色光芒。朱清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也不多犹豫,赶忙沉静下来,开始运转紫薇衍命术。
  
      紫薇衍命术乃是世间不可多得的逆天之术,自朱清开始修炼以来,紫薇衍命术无不显示出它无与伦的优越性。贮存于朱清经脉当的纯阳之力在紫薇衍命术的催逼之下,开始活跃了起来。朱清现在的经脉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黄光不停闪烁,经脉壁像心脏一样不断地有节律地收缩膨胀。
  
      所谓纯阳之力,虽然是世间至阳之力,但不是那种狂暴的力量。他不像其他的力量那般。如,雷电,烈火,等等等等。充满了那种暴力般的破坏力,儿时一种和煦的,普照万物的温和力量。现在朱清完全感受到了纯阳之力所带来的好处。当时在与暗狱天王生死搏斗的时候,暗狱天王领悟到了业火之力。业火可以说是至热的力量,但也可以是一种幽暗充满腐蚀的力量。它不仅能焚烧掉敌人的,更能焚烧掉敌人的灵魂。朱清的灵魂自己燃烧到了半,剩下的一半也遭受到了业火的腐蚀。而关于朱清的肉身,朱清的肉身在拥有了龙血之后已经是世间少有的强悍了。朱清的经脉,更是在龙血和紫薇衍命术的双重灌溉之下变得无的强韧。所以轻易一般的攻击之下,朱清的经脉是不可能受到这么严重伤害的,但是业火具有强力的侵略腐蚀性。在朱清与暗狱进行强烈的碰撞当,暗狱业火不断地侵蚀着朱清的身体,令朱清的经脉变得脆弱。
  
      所以现在在朱清断裂得七零八落的经脉当其实还潜藏着一些不为人察觉的业火之力,仍然不断的侵蚀着朱清的经脉。这也是一大部分原因,为什么在朱清多年的修复之下,朱清的经脉还是不能够得到修复。甚至在之前的某些阶段,只要稍微松懈一下,经脉的伤势会加重。在刚刚罗婧的丹药进入到朱清的体内,在纯阳之力的强力衬托之下,朱清发现了这些潜藏在自己经脉角落的黑色业火。
  
      朱清在内照自己肉身的时候发现,这些业火潜藏在自己经脉的一些细枝末节当,轻易之下是在是难以发现,他们附着在经脉壁之,有如斑点一样,无时不刻地腐蚀着经脉壁,加重着朱清的伤势。但是似乎纯阳之力是这些业火的天敌,黄色的纯阳之力一碰到黑色的业火,两相碰撞,会发出吱吱的声音,极少部分的业火开始在纯阳之力的消耗下开始从经脉壁脱落。并在纯阳之力的逼迫下,从经脉被排出,进入到血脉当,朱清的龙血将业火包裹不允许业火有一丝的外泄。正在朱清欣喜得看着在自己肉身当发生的事情,并不断运功帮助纯阳之力对付业火。朱清忽然发现纯阳之力似乎是不太足够了。为了迫出业火实在是消耗掉了太多的纯阳之力,朱清经脉散发出的黄光越来越微弱,渐渐的,纯阳之力全部消耗殆尽,朱清的经脉复归于平静,并变回了本来的颜色。朱清内心叹息一声,丹药的纯阳之力还是不够啊,自己经脉附着的业火才被逼迫出了三成。也不知道那名女子的手还有多少那种丹药,但是据朱清自己估计,这种带有纯阳之力的丹药一定是十分珍贵的,轻易不能使用,那名女子的额手指不会有太多。但是无论如何朱清都要得到更多的纯阳之力来驱逐经脉内的业火。以自己仙君级别的实力,将来待自己恢复实力之后,自己会用自己的能力厚报女子的恩情。
  
      在朱清还在不断地考量着将来的计划之时,朱清的体内忽然发生了变化。朱清在思考的同时还在运转着功法修复着自己的经脉,犹豫少了三成的业火来阻止朱清的修复,长期以来朱清和业火之间的攻防状态发生了只得转变。只见在朱清各个经脉的断裂口之,长出了有如丝线一般的细小经脉,这些丝线不断地阔伸着,终于,将朱清断裂的经脉连接在了一起。
  
      朱清大喜!虽然经脉之间的断裂只是由一些丝线一般的络脉连接在了一起,但是这可是质一般的改变。因为在长期以来朱清身体的修复之,朱清的的经脉终于联通了起来,朱清的真气可以在体内巡行了!不知是预期的十二正经,连经八脉也被细微的络脉连接了起来。这可是意外之喜。朱清运行功法在经脉之开始巡行虽然只能缓慢的运行,但是现在,朱清终于能感觉得到自己功力开始恢复了。
  
      罗婧内心之不由得自嘲了一下,自己还是历练得不够,医术还是不够精纯,面对病人居然会产生一些其他的心思。病人是病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和不同,无论长相,身形,地位,年龄有何差异,自己都不应该区别对待。在这样说服自己之后,罗婧场输了一口气,感觉放松了下来,轻轻开始擦洗朱清的下半身,心里也并没有起什么变化。罗婧不禁心倍感慰藉,自己的心态好像又成长了不少。罗婧在擦拭时感觉到朱清的身体微微有些发热,但也并没有太过差异,心知这是自己之前喂下去的金乌丹产生了效果,并不是发烧。罗婧也并不在意,继续认真地轻轻擦洗着朱清的身体。
  
      朱清的真气已经运行一个周天了,朱清心不由长舒了一口气,自己不用再主动引导真气运行了,自己在引导真气运行一周之后,真气便会在经脉之自行运转。每运转一周,自己的功力便会恢复一分,虽然缓慢,但也之之前强不少了。朱清心想,自己还是需要更多的那种充满纯阳之力的丹药,如果自己经脉之的黑色业火全部被驱除,那么在紫薇衍命术的强力修复之下,自己的经脉便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修复,功力境界便会迅速地回到仙君级别。到那个时候,自己便可以找方法回到暗之秘境,去取回冰机身和自己的法宝。而且,朱清也十分担心火娇现在怎么样了。在朱清要结束内观,神识回到外界的时候,朱清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说不严重,但又好似十分严重的问题。朱清过于欣喜于经脉相通的状态了,他忘了自己现在身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朱清想起了一件事情,在真气运行之后,
  
      任督通,一阳生。
  
      朱婧长舒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基本擦拭干净了。虽然还有最后一个地方没有擦,但是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压力。这个病人的下半身还盖着被子,自己并不会看到什么,不会给自己增加压力。罗婧捏了捏有些酸的脖子,便决定将最后的一部分擦完。罗婧重新清洗了布巾,便将手伸进被子里,想要继续擦洗,手刚伸进被子,便握住了一股坚硬。。。。。。
  
      罗婧的脸刷的变得羞红,闪电一般的将素手缩了回来。病人毕竟没有意识,而且经脉尽断,不可能有反应的。罗婧下意识的转头望向朱清的脸,便看到一张苦笑的脸。
  
      罗婧羞怒之下也来不及思考更多,下意识的一掌便向朱清的脸击去,朱清连忙伸手一挡,反手便握住了罗婧的小手,掌心理记感觉到一阵冰凉滑腻,心不由一荡。“咦?”还来不及继续享受掌心的柔软,朱清下意识的反应过来,松手望了望自己的手掌,自己能够动了!
  
      罗婧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怒声道:“登徒子!我好心救治你,你居然敢轻薄于我!”说罢,要转身离去。朱清连忙拉住罗婧的衣角急声道:“姑娘误会,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刚刚在姑娘赠予的良药药力催逼之下,而且在下的功法也有一些特殊,所以身体才不受控制。在下冲撞了姑娘,确实不对,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朱清是在是惭愧得很,如果姑娘有任何想要惩戒在下的意图的话,朱清一定坦然接受。”
  
      罗婧见朱清一脸诚恳,愣了一下。她已经行医多年,心态一直保持平和,刚刚也只是女儿家正常的羞怒状态罢了,此时听了朱清一番话,心立刻便冷静了下来。转念一想自己刚刚的金乌丸却是有提升阳气的功效,心也不生气了,暗暗责怪自己的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