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66章 剑来

第1666章 剑来

    狂剑也不再想太多,轻轻的,对朱清说道:“准备好了吗?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接下来我要使出的招式,是我的成名招式。随机,狂剑说完,只见狂剑将左手一招“来!”一把剑随即便被狂风用左手握住,从龙卷风抽了出来。朱清定眼一看,那把被狂剑从龙卷风暴抽出来的长剑,不正是冰封剑!朱清心想道,看来狂剑果然并没有毁掉冰封剑,这只是他的招式之一而已。但是朱清心仍然疑惑的是,使用这种招式,只是为了召唤出一个龙卷风暴么?不会那么简单的。朱清心暗暗戒备,在朱清看来,这个招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在战场周围形成龙卷风暴的领域。在接下来,狂剑是必定会有异动的,毕竟,刚刚狂剑说道,说自己要用当初自己的成名招式继续对朱清进行攻击。
  
      朱清来不及多想了,因为狂在朱清考虑问题的瞬间,狂剑的剑已经在一眨眼之间指向了朱清的面前,并且极速一剑向自己砍去,朱清赶忙将龙血凝炎剑格挡咋自己的面前,只听得砰的一声,朱清被瞬间击飞,龙血凝炎剑也被反震之力击退,重重击在了朱清的胸膛之,朱清口喷出一口鲜血,并且被卷入了龙卷风的漩涡之。
  
      在龙卷风的漩涡当,朱清并不用担心风属性的力量对他产生伤害,肆虐的龙卷风暴是无法对朱清产生伤害的。但是,在龙卷风暴还是不少的寒气侵入了他的体内。朱清赶忙脱离龙卷风暴,回到战场之。朱清望向刚才自己所站在的位置,只见狂剑正漂浮在自己刚刚站立的位置之,朱清回忆刚刚的那一击,不由得皱下了眉头。
  
      朱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望向空的狂剑,刚刚那一剑的威力,实在是出人意料,之前狂剑使出的招式不知道要强多少。这一期直接振动到了朱清的五脏内附,多少让朱清受了一些斜内伤。朱清多少也有些明白了。狂剑这所谓的成名招式,究竟是如何进攻的。朱清望向半空狂剑的空空如也的左手,皱起了眉头。
  
      刚刚的那一件,狂剑将自己手的冰封剑碎裂,法宝爆裂开来的威力实在是猛烈异常,法宝自毁爆发出来的能量,将朱清击伤。
  
      朱清好像猜想出来了,狂剑接下来要做什么。果不其然,在朱清的注视之下,狂剑面无表情的再次将左手伸向半空,“来!”,质检,又一柄长剑,被狂剑从龙卷风暴之,抽离出来。正是那柄完好无损的冰风剑。狂剑也不等待朱清思考完毕,直接剑指朱清,一剑又向朱清飞了过去。朱清将龙血凝炎剑挥出,以剑尖对剑尖,只听“铛”的一声,双剑相对。紧接着冰风剑又在朱清的意料之再次炸裂开来,裹挟着狂剑真仙级别的的真气,一股强悍的威力向着朱清席卷而来,但是这次,朱清朝早有准备,只见他急速后撤,试图靠着后撤之力,减小震动之力,但是,朱清还是被击飞了出去,撞到了龙卷风壁之,砰的一声,朱清后背的衣衫,瞬间便被寒风凛冽的狂风席卷撕碎,朱清还是感到寒气逼人。这次这一击,还是震动到了自己的内脏,虽然自己考虑的躲避方法失败了,但是也幸亏自己早有准备,提前后退来减轻撞击之力。但是这样还是不能够完全抵消掉,狂剑的碎剑之威。
  
      朱清又飞回到战场之,与狂剑对视。狂剑轻眯双睛,对朱清说道:“看来,你心的战意还是没有被击退啊,。。。。。。好,很好!千万不要,让我觉得接下来的进攻会有些无趣!”
  
      狂剑见朱清仍然在凝视着自己,左手一招,抽出又一柄冰风长剑,对朱清说道:“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便是你的眼神!那种,不管你眼前的对手是谁,仍然觉得你会击败他的眼神。这实在是太讨厌了,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也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我承认,你以金仙五星的修为能与我战斗至今,这已经足以证明你是绝顶的天才了。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在我漫长的修行生涯当,我已经听过不少天资绝学之人的陨落了,这里面有些人,甚至可能天资会高于你!但是,这并不代表,有天资的人,便可以畅通无阻地成为一代绝世高手。命数!你懂么?命数!这怎么可能是你这个小辈能知道的!。。。。。。你看看,看那!算我这么说,你还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很!不!爽!。。。。。。去!”
  
      说着,只见,狂剑左手一挥,便又将手的冰风长剑,疾射了过去。冰风长剑急速向朱清袭击而去。这回,狂剑疾射出去的这柄冰风剑,目标直指朱清的双眼。朱清心早已在防备着狂剑接下来的进攻了,但是,让他还是有些意外的便是,朱清没想到,这次狂剑竟然是将长剑丢出,电光火石之间,朱清来不及再去思考。朱清连忙闪躲,可是,冰风剑的速度更快,在朱清刚刚要闪身之际,冰风剑的剑尖,已经,离朱清的双眼不过一寸的距离。朱清在危机之际,来不及思考,依照自己长时间战斗所培养出的本能,侧身一躲,冰风剑便划过朱清的眉毛,擦身而去。在朱清心大叫好险,以为自己已经坎坎躲过这招的时候,朱清忽然意识到什么,大叫“不好!”。狂剑剑诀一掐,朱清只见眼前一道白光一闪,冰风剑便在朱清的眼前,炸裂开来。
  
      无数冰,风属性的灵气絮乱成一阵狂乱的风暴,将朱清吞噬。絮乱的灵力,四处游走,好像在诉说着,这柄冰风剑炸裂的威力,是多么巨大。
  
      狂剑双手一背,望着下面的冰风剑炸裂所形成的灵气风暴,朱清已经被这股灵气风暴所吞噬掉了,看去生死未明。但是狂剑知道,冰风剑炸裂的威力,应当是不足以击杀掉之前的,但是狂剑觉得,这次朱清应当是不可避免地重伤了,自己接下来便要趁着朱清重伤,趁势追击,将其击杀。
  
      絮乱的灵气风暴渐渐平息。隐隐约约刚刚显露出来朱清的身影。狂剑知道,这个时候不必给对手喘息的机会。于是狂剑飞身而,向那道身影冲击而去。左手一招,另一柄冰风剑从龙卷风暴飞来,落入狂剑的手。狂剑左手拖剑,飞向灵气风暴心的身影,一剑便刺向朱清的身影,只听得“呲”的一声,冰风长剑没有阻碍的贯穿了那道身影。
  
      狂剑的心正要欣喜,自己这一剑下去,冰风真气入体,朱清的身体必然要被绞得粉碎,朱清必定殒命在自己的冰风剑之下,成为无数块冻僵的尸块。但是,在狂剑的长剑刺入那道身影之时,狂剑忽然觉得剑身所传来的感觉有些异样,狂剑心危机感大升,赶忙松手,撤剑,飞身向一侧后退而去。
  
      果然,在狂剑刚刚侧身之时,一柄暗红色的长剑,与他擦身而过,堪堪让狂剑躲避了过去。狂剑,伸手一招,那柄还插在在那道身影的冰风剑,调转剑身,飞速向那柄暗红色的长剑击去,“砰”的一声,冰风剑与暗红色长剑碰撞,狂剑剑诀一掐,冰风剑便碎裂了开来。
  
      狂剑飞速撤离到距离灵气风暴较远的位置。刚才真是险之又险,他堪堪躲过朱清从身后刺来的那一剑。想到这里,狂剑急忙向自己刚刚遭受袭击的方向望去,只见朱清"chiluo"着半身,提着那把暗红色的长剑,正望向自己。刚刚的那次袭击没有成功,狂剑却居然没有在朱清的脸看到半分的失望之色。
  
      狂剑又转头向下望去,只见一件已经破破烂烂的青衫,缓缓的向下飘落而去,在半空,被狂风席卷而去,没入了龙卷风暴之,便再也消失不见了。狂剑这才明白,原来刚刚他所刺的那个身影,便是朱清遗留在絮乱的灵气风暴当的青衫,以青衫作为自己身影的假象,来迷惑狂剑,再伺机等待狂剑以为刺朱清,已经得手的瞬间,趁着狂剑心神放松的那一刹那,进行偷袭,雷霆一击!
  
      狂剑不确定,刚刚出现的那一剑如果刺自己的话,自己是否能够被朱清的进攻冲破在自己肉身的防护,而重伤到自己。虽然,狂剑自认为是真仙级别的高手,但是,在狂剑与朱清的几番连续战斗之后,狂剑不能确定,这个古怪到极点的小子,是否能够有手段伤到自己的肉身。这个人,无论是战斗手段,经验,或者是意识,都完全不像是一个金仙五星的人能有的能够拥有,倒像是修炼已久的老怪物。
  
      狂剑不禁有些疑惑,究竟是怎样的老师,怎样的环境,和怎么样的经历,才能够造出来一个这样的怪物?如果不是朱清的修为实在是太低的话,狂剑甚至要联想到,那个千年来屹立不倒,成为死亡沙漠谈之色变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