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75章 反噬

第1675章 反噬

    其实按很多人的理解来看,所谓高手之间的对决,一般都是在一招之内结束的。但是,这是错误的。其实则不然,修为越是高深的人,境界越是高的人,他们所领悟的招式,他们所知道的战斗方式,他们所知道的防御方式都是十分的丰富的。两个实力相当的人,根本不可能会出现一招定胜负的局面!因为两个人会各自凭借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意识和其他方面在战斗之不断地进行猜测,预判对方的招式,在对方的招式使出来的时候,猜测对方的招式究竟是何种何样的运行方式。。。。。。这样一来,两个人的拼,基本到了最后,都会出现进行真气拼的消耗战当。
  
      现在的朱清和狂剑之间,已经进入到了消耗战的白热阶段,两个人,由之前的,狂剑进攻发射出冰风剑来进攻朱清。到现在已经转换到了,由朱清进攻,利用龙血凝炎剑疾射出黑色的业火,对狂剑进行攻击,狂剑每一次都尽力运转功力支撑,他的小型龙卷风暴尽力将朱清从各个方向激射而来的黑色火焰弹射出去。只见朱清祭在空的龙血凝炎剑剑,红光不停的闪烁,不停的释放出一股一股的黑色火焰,朝向狂剑不停的激射而去。现在,两个人都不再使用任何花俏的技术,都是在用着最淳朴的方式,消耗着自己的真气,体味着对方的剑势。在狂剑的心,此时还在想着反击,他不想单纯的做防守,现在虽然他抵御住了黑色的火焰,但是他现在认为,自己如果单纯的进行防守的话,自己虽然有可能会经过真气量来赢过朱清。但是单纯的依靠真气量来与朱清对拼的话,那自己使出现在的这个招式没有丝毫的意义了。随即,狂剑正在思考着如何利用自己现在的贴身龙卷风暴进行反击。狂剑的手紧握着两柄冰风剑,预备着进攻。但是,他现在几乎大部分的真气都用在龙卷风暴来进行抵御朱清从各个方向不停的激射过来的黑色火焰。
  
      两个人都是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老手,此时朱清也知道,不能够给狂剑任何喘息的机会。虽然,不停的运用龙血凝炎剑,这对朱清来说,自己的消耗会十分的巨大。但是,朱清不能够让自己的进攻力舒缓下来,因为这样的话,自己一定会给狂剑留下了喘息的余地。朱清也了解的,如果让狂剑这种人有了一丝一毫的喘息的可能,自己便会被狂剑疯狂的反扑所压制住!现在两个人都各自心怀鬼胎,也各自都在猜测对方的心的想法,这才是一个真正高手之间的对决,两个人无论是从,功力,意识,还是在心智,都在谋划着,猜测对方到底是在进行着什么样的谋略。二人都在各个方面与对方进行博弈,这是一个,极为精彩的战斗,又怎么能够是一招定胜负的战斗所能拟的呢?高手之间的对决,正当如此!。
  
      两个人的身体都在对战当的时候,经过长时间的对峙,两个人的真气基本已经消耗殆尽,现在,狂剑乃是真仙一星的修为。但是,由于朱清强大的战斗力。狂剑还是不得不付出了极大一部分的真气来对付朱清,原先狂剑的计划便是轻轻松松,极速解决掉朱清之后,抓紧时间赶忙飞出凤阳境,然后好拦截罗家车队,堵截住罗家车队,使自己在凤阳境的消息不要扩散开来。
  
      但是,现在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之后,狂剑的所有计划已经全盘落空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瞧不起的,只有金仙五星的,朱清,居然也能够与自己战斗到如此之久的地步!并且居然还把自己逼到了只能使出自己还没有研究出来的新招式的地步!并且自己居然还在被动防守当落于下风,还随时有可能被朱清威胁到自己的生命。无论怎样,想必这都已经是狂剑本人的战斗生涯之最大的侮辱!
  
      现在一切的一切,狂剑都没有办法去考虑了,他现在只能将自己全部的心神全部投入在这一场战斗之,无论是关于自己的任务,还是堵截罗家车队,还是阻击附近各方势力,或者是回到黑阁城之后,应当如何与城主大人解释自己的事情!这些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狂剑现在所能考虑得到的。
  
      曾经有一位哲人先贤说过,除死生之外,无大事矣!
  
      的确是如此的,在一次一次的战斗之,最后狂剑终于能够感受得到朱清居然可以威胁到自己的性命。那么,自己现在不能考虑任何事情,自己一定要全力与朱清对战。生死之间的对决,是不容有一丝的杂念参杂其的。所以现在的狂剑,在紧密的防御着朱清不间断的,四面八方的进攻的时候,他也在等待着,等待着朱清的破绽,等待时机的到来。被动的防守,不是狂剑的性格。沉默只能招致失败,不在沉默爆发,便在沉默灭亡。狂剑是不会允许自己在经历了几百年的封印时间之后,刚刚好不容易在城主大人的带领之下冲破封印,便又在此地消散于天地之间,他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命运。
  
      终于狂剑在不停的抵挡得朱清连续不断的黑色业火进攻之时,突然发现,朱清突然出现了一个进攻的停顿。狂剑是真仙一星的修为,他是断然不会放过这一次,难得出现的机会的!
  
      果然,只见狂剑毫不犹豫,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另狂剑暂时感到安心的是,由于修为,狂剑现在的速度还是占据风的。刚刚,被朱清近身,也是没有想到朱清的速度居然会提升一个境界。被朱清进攻了个措手不及。现在,狂剑已经完全的防备了起来,朱清再也不能近狂剑的身了。
  
      朱清此时心也暗暗着急,自己不能攻击到狂剑,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朱清利用业火来对战狂剑,实在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现在,朱青深刻的知道,自己是在自损一千,伤敌一千。自己,是在与时间赛跑。如果不能够,在一定的时间内击败狂剑的话,朱清自己便会先被业火所吞噬殆尽,殒命当场。
  
      二人遥遥相望,具是面不改色,但是此时在两人的心,都是暗暗心惊。这与之前二人之间的肉搏又有不同。此时二人方才那一回合看是在近身肉搏。但其实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两个人在以他们刚刚得到的规则之力相互碰撞。二人在方才的那一交手之后,发现在规则之力的冲撞之下,自己周围的空间都已经开始有些不稳了。这种级别的近身肉搏又岂是方才可以同日而语的?
  
      朱清喘着粗气,缓缓地挺直了腰身,慢慢地望向了半空的狂剑。在龙卷风的漩涡当,朱清并不用担心风属性的力量对他产生伤害,肆虐的龙卷风暴是无法对朱清产生伤害的。但是,在龙卷风暴还是不少的寒气侵入了他的体内。朱清赶忙脱离龙卷风暴,回到战场之。朱清望向刚才自己所站在的位置,只见狂剑正漂浮在自己刚刚站立的位置之,朱清回忆刚刚的那一击,不由得皱下了眉头。
  
      朱清面对这样的危机,只能拼死动用业火,因为只有强大的规则之力,强大的业火之力才能够,抵抗真仙级别的狂剑手的冰风剑,所散发出来的极寒之力。但是在之前,朱清由于,已经动过很多次业火之力,由于业火之力的焚烧,朱清的灵魂已经残破,所以不能够再轻易动用业火,甚至不能够再次动用业火,因为一旦不慎,朱清便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朱清在发现狂剑突然消失之后,也不惊讶,便停止了黑色业火的进攻。紧接着,朱清向天空一看,果然哭星,在自己头顶的半空看到了那一团,龙卷风暴,只见那一条龙卷风暴旋转,更加的快速,带动天地之间风的气息。紧接着,朱清便听到了狂剑虽然依旧带着些许邪魅,但是,已经略显狂暴的声音说道:“朱清,这是你逼我的!”狂剑说完,只见旋转的龙卷风,忽然一顿,显露出了狂剑的身影,朱清能够清晰的看到狂剑通红,充满了血色的双眼,死死地,充满仇恨的盯着朱清。
  
      紧接着,龙卷风暴逆向旋转,再次将狂剑的身影遮挡了起来!之前明明已经有如冰雪世界一般的凤阳境,现在,再也没有任何一丝冰雪的气息,所有的冰属性和风属性灵气都已经全部被狂剑吸收到了自己的身边,围绕着它进行旋转。只见,朱清看到狂剑周身的龙卷风暴,忽然好似,大了一圈似的。朱清觉得不对,再次用凝神仔细观看。朱清顿时便看得清楚,原来不是龙卷风暴的范围扩大,而是在龙卷风暴之,伸出了无数的剑尖。
  
      朱清的心忽然觉得不好,因为那个剑尖的颜色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透明的剑身,显露出锋利的光芒,明明是无数的冰风剑!这些无数的冰风剑围绕着,不断的跟随着龙卷风暴进行旋转,这样才使得朱清看来龙卷风暴好是大了一圈。只听得狂剑,忽然大喝一声,无数的冰风长剑随着龙卷风旋转,甩了出去,漫天蔽日一般的冰风剑,向四周扩散而去。
  
      朱清在见到了这如暴走一般的招式,心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一定是狂剑是在最后的性命相搏了!遮天蔽日的冰风长剑让朱清实在是数不过来,到底有多少的冰风剑,在向四周射散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