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678章 火焰风暴

第1678章 火焰风暴

    狂剑见到朱清再一次地被自己的灵气风暴所吞噬掉,心还是充满了紧张的,因为在之前的进攻之,朱清还是依靠着那股诡异的黑色的火焰才支撑得住的。手机端但是现在则不同了,如果说之前的狂剑还是有些顾虑的话,现在的狂剑已经不会考虑之后的任何的情况了。
  
      现如今,即是朱清已经陷落到了灵气风暴之,但是狂剑还是没有停止下来疾射冰风剑的动作。他现在也已经不再判断朱清是佛会在哪一击之下身亡。狂剑是没有信心再次判断这个事情了,每一次朱清都会像小强一样顽强地重新站起来,让狂剑每一次都对自己的招式产生怀疑。所以现在狂剑索性不再进行任何的判断了。狂剑知道自己的判断式无法用在朱清的身的,朱清这个人总是能超出你的判断,让你不知道他到底能够做出怎样的不可能的事情来。狂剑现在是用出自己最强大的招式,并且将招式的威力开到最大,无数的冰风剑一个不留,全部都要倾泻到朱清的身。如果这样都不能够将朱清杀死的话,狂剑也只能够苦笑了。这样都杀不死朱清的话,那么朱清真的是神了!
  
      无数的冰风剑还在持续地冲向灵气风暴,并且在之爆裂开来,冲击着在其的朱清。这一次的灵气风暴的威力看去居然还是没有一次的威力那么大,但是狂剑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担心。要知道,越是看去威力大的招式,其实它的能量的外泄越为地多,这一次狂剑将冰风剑的炸裂的威力都收拢了起来,全部都没有一丝外泄的保存在朱清的周围,所以在外部看去,灵气风暴实在是没有一次的威力那么巨大,但是实际是这一次朱清所面对的风暴的威力简直是照一次不是一个等级的。
  
      狂剑看着灵气风暴之还是没有任何的一样,朱清好似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击,但是狂剑还是不可能有任何的松懈的,因为同样的事情在这一次的战斗之实在是发生了太多次了。朱清这个人没有见到他的尸体,不!在没有见到朱清的尸体化为飞灰之前,狂剑是绝对不可能放松下来的!
  
      忽然,狂剑觉得灵气风暴之有了些许的变化,狂剑心想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朱清你还是不可能这样轻易地死去,算是我已经用出了我最后的招式,在你还没有反抗之前,你又怎么可能会无声无息地被我击杀呢?
  
      狂剑心情平静地望着眼前的灵气风暴,但是手的剑诀还是好不犹豫地掐着,继续将无数的冰风剑疾射到风暴之,并不会因为风暴之的变化而轻易放弃自己的进攻。一开始在外部是看不出来此时的灵气风暴究竟是如何有了变化的。但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在外部,灵气风暴的状态产生了变化。一般来说,灵气是没有任何的颜色的,但是由于灵气的高速运转,所产生的风暴扭曲了光线,从外部能看到,整个灵气风暴是白色的,而且狂剑所聚集的灵气都已经转换成了冰属性,和风属性两种属性,所以现在的灵气风暴是天蓝色的,狂乱地旋转着。现在,从外部看来,那种明亮的天蓝色好似是有些变得暗了下去。
  
      这也只是现在唯一能够看出来的变化了,但是I这对于狂剑来说,已经算是很大的震动了。如果说风暴的颜色发生了变化,这说明在风暴之的灵气已经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是说明朱清在之做了一些什么已经产生了作用了。也是说现在狂剑的进攻按照道理来讲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但是狂剑现在还在坚持着将自己的冰风剑疾射到风暴之,狂剑知道自己现在威力能够做到的是不停地用冰风剑来保持着风暴的灵气属性。
  
      狂剑作为一名强者,在看到灵气风暴的颜色发生变化的时候已经猜到了朱清到底要做些什么了,虽然狂剑是看不到朱清到底是在用些什么招式的,但是狂剑还是能够知道,朱清现在是在师徒改变灵气风暴的属性,好达到朱清的目的。狂剑心想到,现在朱清所能够凭借的,是那诡异的黑色火焰了吧。
  
      狂剑实在是对这一团火焰感到头疼。在一开始听到逃回来的雷震的属下所穿来的消息狂剑知道,雷震是死于这一团黑色的火焰之的。但是一开始,其实狂剑是并没有在意织一条消息的,因为狂剑一直没有觉得一个金仙一星的人所使用出来的招式能够击杀巅峰期的雷震,一定是那人使用了什么阴谋诡计除此无他。因为像这种越级挑战还轻易击杀强者的情况,是不会存在的。于是狂剑忽略掉了有关于黑色火焰的消息。
  
      而在朱清第一次使用出来那股黑色的火焰的时候,狂剑深深地知道了自己错得是多么地离谱。在第一眼看到包围朱清的那股火焰的时候,狂剑在那股黑色的火焰的身感受到了十分强烈的威胁,这实在是让狂剑感到始料未及的。自己居然会在一个金仙的身感受到了能够决定自己生死的威胁,如果谁要是跟狂剑讲这一件事情的话,狂剑一定会好好嘲笑那个人的,因为这明明是无稽之谈。但是那是空间自己感觉到的,狂剑觉得不可思议了。
  
      狂剑明显是知道的,这股黑色的火焰一丁不识朱清自己能够修炼得出来或者在某个地方驯服得了的。狂剑不是瞧不起朱清,只是金仙的修为实在是不可能控制得了这种威力的异火的,所以狂剑实在是想不开,究竟朱清是如何得到这样的神的东西的。狂剑甚至会猜想朱清是有一个强大的师傅的,但是狂剑心早已否定了这样的想法,因为黑阁城已经纵横死亡沙漠千年之久了,实在是不可能会不知道有一个这样的高人能够在黑阁城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得到这如此逆天的东西的。
  
      狂剑是没有直接被这种黑色的火焰所击过,但是狂剑却躲避这股黑色火焰有如蛇蝎,狂剑是莫名地感觉到,如果自己沾染到了这股黑色的火焰,那么自己付出的代价一定是让自己不能够接受的。在后来的几次对拼之,狂剑看到了黑色火焰的威力的冰山一角,这已经足以让狂剑感到心惊了。那股黑色的火焰好似能够吞噬天地间任何的事物一般,自己的冰风剑所散发出来的极寒之力,火焰能够轻易地吞噬掉,甚至自己用来防御的真气,那股黑色的火焰都不留情面地能够轻易地吞噬掉。并且让狂剑感觉到惊恐的是,在吞噬掉了自己的真气之后,那股黑色的火焰居然像得到了养料一般更加地强大了。
  
      在狂剑正在考虑朱清的那股诡异的黑色业火到底是什么来历的时候,灵气风暴之的变化终于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狂剑还是没有压制得住朱清所希望的变化。在狂剑思考的过程当,灵气风暴的颜色已经变得越来越暗了。直到现在的这一刻,灵气风暴已经失去了它的天蓝色,已经变得如墨染一般地黑色。
  
      狂剑急忙地停止了冰风剑的进攻,因为狂剑已经感觉到了,冰风剑在进入灵气风暴之并没有炸裂开来,对里面的朱清进行攻击,而是在进入到此时的风暴之立刻被无声无息地吞噬掉了。这种被吞噬地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在刚刚之前的战斗之,狂剑已经感受的到了。那是那股黑色的火焰吞噬了自己的冰风剑!
  
      狂剑抬头望向了眼前的灵气风暴,现在眼前的风暴已经不能够叫做灵气风暴了,狂剑在看到风暴之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极寒之力后心想道。现在眼前的风暴,已经充满了灼热的气息!
  
      现在这已经是由火焰所组成的风暴了。
  
      黑色的火焰风暴!
  
      狂剑双目无神地望着眼前地黑色风暴,心一片惨然。他知道,只一次自己最后的进攻已经是被破掉了,那么也是说明,看来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故的话,自己一定是输掉了这场战斗了。从一开始的不屑,到现在的平静绝望,狂剑实在是找不出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望着眼前的黑色风暴,狂剑实在是不知掉朱清会怎么样地对自己进行反击。
  
      狂剑觉得,朱清一定会利用这好不容易多会使用权的黑色风暴来给狂剑还以颜色。在感受到眼前的风暴的威力之后,狂剑的心已经是对自己生还的可能性不要有一丝的希望了。眼前的黑色的火焰风暴的威力甚至更胜于之前,现在的狂剑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这股黑色的火焰风暴已经开始缓慢地向自己移动了。
  
      狂剑已经用尽了自己的真气,实在是不能够再快速移动躲开这样令人绝望的攻击了。望着眼前的风暴在自己的视野之不断地变大,狂剑的眼神充满了复杂,他不再向前看去,轻轻地闭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