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956章鱼形怪物

第1956章鱼形怪物

    这点点的绿色直接将整个白雾慢慢的啃食,露出更多的绿色出来。
  
      原本走在前方的朱清,突然感觉到有灵力的波动,转身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感觉十分的惊奇,又想起那个地方是阿淼曾经待过的,就稍微有些急促的问道:“你刚才在那里干什么了?”
  
      阿淼是被问的有些慌张,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能力思考,只是一脸无辜的看着朱清,她的脸上甚至还带着没有完全干掉的泪痕,而这种泪痕竟然是带着淡淡的蓝色,就和阿淼的裙子一样,十分的耀眼。
  
      这样的细节自然是没有被朱清错过,“我真的是太过急切,怎么会来问你呢?”呢喃着话语,朱清走向了绿色的地方,看着他们不断的啃食着白雾。
  
      果然这个白雾并不是真的水汽,更像是一种和水汽相同的物质,而这样的绿色植物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东西,所以才会这么快的时间里面就吸食了这么大一片的白雾。
  
      不要说她们的身上周围,现在他们的位置都便要有一个房子那么宽的地方,场面显得格外的壮观起来。
  
      “啊!这个东西,不就是小绿吗?原来他们能够将白雾吃了啊!那我是不是也是可以的啊!”阿淼兴奋的大声尖叫起来,心中就忍不住的喜悦,原来自己是这么有用处的,为什么之前就是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笨了。
  
      阿淼顿时就甩开朱清的手,直接整个人都跪爬在地上,闭着眼睛不但的默念着什么,然后就看见她的身体里面突然伸出来无处淡蓝色的飘带,她们再风中凤舞着,就好像是真的丝绸一样。
  
      但是朱清却知道,整个东西恐怕就是和之前转进他毛孔里面的东西十分的神似,若是不小心沾上的话,就会慢慢的被啃食。
  
      有了阿淼的加入,白色的雾气,飞快的消失在天地之间,眼前的景象慢慢的显现出来。
  
      原本来的路已经不知道在何方,现在出现在他们脚下的是一座桥的模样,但是头顶上却是一片漆黑,就好像是进了一个洞穴一样,前面的地方是青山露水,别有洞天,要不是空间并没有那么庞大的话。
  
      朱清肯定会认为他们还是在地面的,但是事实上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在地表上了,之前的悬崖,只能说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切不过都是一个缘分二字,若是真的有缘的话,不管怎么样都能够走到这样的地方。
  
      白雾已经散去只剩下背后的道路,朱清上前阻止了阿淼要继续吸食下去的举动,将其拉往桥上,想要之前往前进,他倒是要看一看,是怎么样的主人,能够秀出这么精心的设计,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
  
      朱清的脚刚刚一踏上土地的时候,原本还在啃食雾气的绿色植物,突然就凭空消失,化作了风一样。
  
      阿淼觉得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一幕,后知后觉得感觉到她们都是一样的,害怕的走到了朱清的身边,完全没有之前的叛逆,现在的她算是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如果跟着他的话会安全很多。
  
      感受到自己身后额小尾巴,朱清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意思,现在小妖精已经成为连自己的仆人,自己顺手保护自己的仆人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俗话说的好,大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小妖精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天才地宝。
  
      两人往里面走着,越发的觉得这里面就是一个新的小天地一样,到处都是花草树木,而且每一株都好像是已经自己快要成精一样,带着不一样的芳香在吸引着路过的一切。
  
      看着灵气十分重的灵草,朱清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已经感觉到杀气的存在,难道是附近有一株十分有灵气的仙草?
  
      因为只有这样的情况下才会出来一些灵兽,他们生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那株灵草,直到等到一个最佳的时机,自己再把它全部的吃掉,这样就能够直接达到顶峰,成为这一个小天地的霸主。
  
      所以在他们还没有办法吃掉灵草的时候,如果有不长眼的过来啃食的话,就会遭受到她们以死相抵的报复性的攻击,因为没有了灵草他们的存在也就根本没有了意义。
  
      “有一种恶心的味道正在向着我们的方向过来,阿淼真的很讨厌这样的味道,他们都是阿淼的天敌!”
  
      阿淼突然开口说话,然后周围的气息放出,应该已经做出了最为防备的状态,就是因为将要过来的东西,是能够威胁到她生命的东西。
  
      朱清听到这样的话,就更加的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只有这样的东西,才会让身为天才地宝的阿淼,感受到这样的威胁,看来接下来就会是一场恶战,这里的普通灵草都能够达到那样的境界。
  
      那么最至尊的话,其中的威力就更加的浓郁,更让人担心的是,这也就代表了,它身边的生物的等级就越发的高,若是直接死在这里那可就是一个亏本的买卖。
  
      就在两人都十分警惕的时候,空气中的一切突然都好像是静止了一样,并且什么声音都没有,甚至连刚才的灵草气息都已经不见,就只剩下了两人的呼吸声。
  
      阿淼算是直接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之前也不是没有遇到相同味道的东西,但是当时是跟着族人一起的,除非是被灭族,否则族人都是回出现的,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族人的保护,而且她还想要感受身边这个男人呢的温暖。
  
      “啊!啊!”
  
      一阵奇怪的叫声从他们的背后传了过来,转眼前地上突然遮天蔽月,原本还有些亮度的地方,瞬间就变得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为止。
  
      就和阿淼说的一样,一股腥味顿时充斥在整个空间里面,让人不由的觉得有些作呕。
  
      “它过来了,好像是在我们的上面。”阿淼的声音虽然是有些发抖的,但是却被她自己强忍着的,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长的这么大的天敌,能不害怕的吗?
  
      阿淼说的这些朱清都知道,但是头顶上的整个庞然大物竟然一点要攻击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将上面的光芒遮住,难道他们还能因为没有光的原因而死掉的吗?
  
      正想着,突然一大股风刃就袭向了两人,突然被他们躲了过去,但是阿淼的裙子却是被割破了一些布帛,让原本就显得有些暴露的身体,越发的露的多了一些。
  
      难道这个怪物还会懂女色?
  
      朱清十分不悦的皱起眉头,直接将自己的外袍给脱下来,将阿淼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然后在地上设定了一个阵法,只要自己的能量还在,整个阵法就会像一个结界一样,不断的保护着这个孩子。
  
      阿淼有些好奇的看着朱清手法十分快速的在地上画着阵地,十分乖巧的在一边等着,没有说什么,现在的她已经完全的信任着。
  
      “你就在里面,我没有让你出来的时候,你就不能够出来,若是这个阵法已经没有作用的时候,你就跑到之前的地方去,不要回来找我知道吗?”
  
      朱清没有觉得会死去,只是会十分的麻烦,到时候这个少女无非就是自我牺牲而已,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现在看着她这副纯洁的模样一样。
  
      说实话,朱清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纯真的少女,她并不是一味的单纯,而是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表达在脸上,带着一丝的傲娇和狡猾,让人觉得十分的怜爱。
  
      “好的,我一定会照着你的话做的,那你现在是要去杀了那个东西吗?”阿淼有些担心的看着对方,眼神里面都是掩藏不住的悲伤。
  
      她是在害怕着,害怕这个十分厉害的男人会被恶心的东西直接伤害。
  
      朱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起身,抬头看着天上的怪物,它章的六根翅膀,身形十分的庞大,像是一种鱼的形状,可是周围的身上都是黑色的羽毛,而且还是在天上飞的,尖锐的牙齿让嘴巴根本就和不上来。
  
      很难想象这样的东西,是怎么样在这个地方存活下来这么久的,难道全部都是靠着这里的灵草来活着的吗?若是这样的话,朱清倒是觉得自己放佛知道了一种新的方法,看着怪物的眼睛也多带着几分的兴味在里面。
  
      怪物似乎动作什么的缓慢,它一开始的时候都只是发动者风刃的攻击,直到感觉到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伤害到朱清的时候,才开始大力的甩动着巨大的翅膀,身上的黑色羽毛开始掉落下来,然后形成黑色的道路。
  
      一片片的待着极高的灵力和攻击力,不断的朝着朱清的方向过去,每一次攻击都让朱清感觉有些吃力,但也还没有到不行的地步,而且时间越久,这个怪物身上的味道就显得越发的重。
  
      朱清根本就一点都不想沾上怪物身上的味道,只是想着能够快速解决现在的问题就好。
  
      所以直接将神龙骨做的武器拿了出来,瞬间整个被怪物遮住的空间就变得金光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