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957章
    朱清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上方的怪鸟突然发出很痛苦的声音,并且整个空间都开始动荡起来,连忙将自己的身体稳住,不让自己有半分的移动。
  
      怪鸟叫了一大会的时间之后,似乎是已经被惹怒了一样,也许是明白自己现在的大小,不太能够对方敌人,竟然慢慢的缩小了很多,但是即使这样它的身躯还是要比朱清的要大上数倍,只是凶狠的爪牙一点消弱都没有。
  
      朱清不断的在自己脑海里筛选着资料,想要知道这个怪鸟的名字和来历,因为如果古书上面有记载的话,它的弱点也能够被轻易的找到,从而找到突破口。
  
      只是这怪鸟的模样,竟然让他寻求到脑海里的每一个角落后,依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部分,看起来是要比他想象中的难以对付,这个地方的东西好像都是专门用来为难他的一样,曾几何时他这么狼狈的时候,还是实力不怎么样的时候。
  
      但是现在凭着自己这一身实力,不应该再遇到现在的情况,看来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能因为自己的一些能力已经达到一个世界顶端都不寻找新的,因为谁知道会不会有更加强势的人还等着你呢?
  
      “我今天倒是想要看一看,究竟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朱清大呵一声,举起手里的龙骨就朝着怪鸟飞奔而去,每一步都带着自己部分的能量,只要这一攻击能够成功的话,就足以知道对方的能耐到底有多少。
  
      怪鸟没有人那么的有想法,但是也知道什么是好惹的,什么就是不好惹的,所以对着朱清的时候,显得格外的严谨,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被朱清的龙骨划伤了翅膀的位置。
  
      伤口的位置立马就开始出现黄色的光芒,怪鸟尖叫一声,煽动着翅膀想要和朱清拼命,却被朱清刚才已经结下的结界给反射过去,被抛出去好几百米的距离,显得十分的痛苦。
  
      这个办法虽然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的,但是对于自身也是有很大的伤害,这并不是一个不同的结界,而是用上了自己精血,这精血有多么的珍贵,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朱清觉得自己的额角慢慢的在外露着冷汗,看着怪鸟的反应,突然觉得是不是太过于谨慎,浪费了一些精血。
  
      趁着现在的功夫,朱清也不敢有多停留的意思,直接上前就将武器插进了怪鸟的身体,怪鸟立马大声的惨叫着,最后慢慢的化为了风声,渐渐的消失在了空中。
  
      整个战斗,用这一种快速,但是却十分自伤的方式结束,在怪鸟消失的一瞬间,给阿淼设下的结界也快速的散开。
  
      阿淼看着眼前的场景,觉得十分惊喜的往前走,然后一脸崇拜的看着朱清,她从来没有见过能够用这么快速度打到一个食物链上的人,真的是太厉害了,比族里的那些叔叔们都还要厉害。
  
      原来他们都只是想要骗阿淼不离开族里而已啊!
  
      “你没事吧!受伤了吗?!”
  
      阿淼上前胡乱的在朱清的身上摸索着,就是为了想要知道对方的身上有没有留下伤口,因为在她看来受伤就是世界上最惨的事情,还有受更多的痛苦才能痊愈,不然的话可能好几百年都没有办法离开禁地的地方。
  
      “没事,你做的很好。”朱清始终挺直着背,并没有想到把自己的脆弱展现在别人的面前,这些都是他的事情,而别人只是等着享受着他实力的盛宴就好。
  
      解决到怪鸟之后,两人立马就找起来了神草的位置,朱清唯一觉得有些遗憾的是,怪鸟是直接化为了风痕,不然的话它身体的部分一定能够做出很多的武器或是灵丹妙药,现在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喜欢灵兽的身体的。
  
      朱清反正之前就是看上了怪鸟的牙齿,可惜的是怪鸟真的是一点都不愿意给别人留下,全部都化成了风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怪鸟的出现,肯定就是因为他们太过于靠近了神草的原因,但是如果是乍一看的话,这里的草等级都是差不多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么多的草里面分辨出来,这也算是他们的伪装,就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悲惨命运。
  
      如果是平时的话朱清肯定就是一通好找,但是这一次却是不一样了,谁让他不算倒霉的遇到了阿淼,同样是天才地宝,阿淼可是已经修炼出了人型的,怎么着也应该能够找到才是。
  
      “你能找到那个躲起来的草吗?”朱清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是却带着肯定的语气,就是一定坚信着阿淼能够找到。
  
      一开始的时候阿淼其实是想要拒绝的,毕竟那个怪鸟也就算了,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天敌,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让她找出自己的同类,然后将对方拿走,这无疑就是在考验着阿淼的良心。
  
      只是这一个考验的时间,实在是太短,还没有等到她思考完毕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脑有什东西在不断的移动一样,十分的疼痛很快淡蓝色的冷汗就不断的从她的额头沁出来。
  
      “不要!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整个草对于你来说就真的有那么的重要吗?!”
  
      阿淼带着哭泣的声音问着朱清,她想不明白刚才还对他那么好的男人,为什么瞬间就变了一个模样,还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上海自己,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而且自己刚刚还觉得十分炽热的内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这样一想,阿淼竟然觉得有些疑惑,随着疼痛的减小,阿淼甚至瞪大了眼睛看着朱清,就好像朱清做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一样。
  
      朱清收手,看着阿淼的模样,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下手有些重了,他现在只想要赶紧找到草药,这样对于他已经停滞的地方十分有用,才能够进一步的渗入整个地方。
  
      “你刚刚是我治病的吗?”阿淼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就是因为之前哭泣的原因,但是却显得十分的楚楚可怜,让人不由的心生怜爱。
  
      “什么意思?”
  
      朱清没有动作,而是站在原地等着少女给自己一个解释,究竟他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她这样误会,刚才明明就是单纯的在伤害着她而已。
  
      阿淼眨巴眨巴眼睛,带着些许的笑意说道:“虽然刚才你弄的我很疼,但是很快我就有减少的症状了,之前的时候,我得了一种怪病,只要和你靠近的话,我就会觉得自己的心跳跳的很快,还有就是整个身体都好像是在被火烤着一样炽热难受,但是刚才我的头一痛,就觉得好多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一阵骚动,原本已经镇定下来的心跳和炽热有想要离开的冲动。
  
      “怎么会这样!我现在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好厉害啊!怎么办?要不你在让我头疼吧!阿淼宁愿头疼也不要变成那个样子,爷爷说了我这样是要死的啊!”
  
      听着阿淼天真的告白,朱清的内心并没有泛起很大的涟漪,毕竟喜欢自己的女人很多,但是阿淼是显得最为纯粹的,因为她的一生根本就不会接触到太多的人类,现在却被自己绑定,甚至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要是一直带着她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麻烦,现在的朱清也没有任何儿女私情的意思,只是想着能够赶紧的通过所有遇到的障碍。
  
      “没事,只要你帮我找到那个草在什么地方我就帮你。”
  
      朱清的声音很轻,就好像是一个善于蛊惑的人一样,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只是因为阿淼爱慕着这么一个男人,才会觉得对方的每一句话都是在蛊惑而已。
  
      阿淼并没有拒绝了,因为比起同类的生命,还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男人说有办法解决的,她都不会感到任何的怀疑,如果有的话,肯定是自己有一天变得很不正常的时候。
  
      她的本体就是植物,所以从身上掉下的绿光,瞬间就转进了土地,地面上的灵草不断的在飘摇着,然后竟然开始纷纷的低垂着头,它们的速度很快,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格外的让人觉得神奇。
  
      方圆二里的植物都垂着,只有一根看起来像是杂草一样的草,还依旧直挺着腰肢,感受着这里面的微风,随即就竟然开始慢慢的往另外一个方向转。
  
      就这样明晃晃的自我意识,就已经肯定了是那一颗具有超级问题的灵草,它竟然还可以给自己施展幻术,将自己伪装在里面,若不是有阿淼的话,朱清找到灵草的可能性很少。
  
      朱清上前站立在草地的上面,脸色带着对于力量的渴望的表情,看着那一个不知名利的草,渐渐的将自己的绿色外皮给脱掉,露出里面淡紫色的光芒。
  
      他的整体都是紫色的,头上还顶着一个花苞,花苞的颜色却是白色的,长在上面的的确是十分的明显,但是却又别有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