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963章控制

第1963章控制

    这样的眼神,让阿淼无端的觉得害怕,就好像自己就是刚才故事里面的藏花一样,但是却没有藏花那么多的力量,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和眼前的男人进行抗衡的。
  
      “你和我年轻的事情真像,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愿望了,只是想要得到自由,一千年的时光啊,我已经忘记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的了。”
  
      老者一脸渴望的远方,虽然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时间不过只是流沙一样的,但是一千年的时间,也的确实多了一些,完全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住的。
  
      朱清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老者,但是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在脸上,在他看来这样的人是最不值得可怜的,不仅仅是鲁莽,而且显得十分的愚蠢,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错误犯在哪里,也算是活该一千年的时光都被关在这里。
  
      其实就在刚才老者的秒速,朱清大概就已经猜到了他和藏花的孩子是谁,但是就是年纪对不上,阿淼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一千岁的模样,还是说自己也有猜错的一天,说不定孩子早就已经死亡,现在的阿淼不过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
  
      这边算是找了关键的突破口,而王龙明这边就显得要痛苦的多,因为他不愿意配合的原因,藏花气的直接将人交给了绿篱,现在整个人都被倒挂在天上,看着地上的植物不断的蠕动着,交差在每一个角落里面。
  
      如果待看这些植物的话,其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的,但是如果全部都在一起,而且开始不断的蠕动起来的话,就会显得格外的恶心,就算是个男人,心里的承认能力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高。
  
      “你不要在用这样的办法了,我是不答应你们的,而且我也不会成为你们威胁朱清哥的借口的!”
  
      王龙明这几天不是没有想过离开这个地方,但是自己的身体却是无时无刻的被植物拉扯着,有的时候好不容易挣开之后又会很快的被绑回去。因为他们就是植物的本身,根本就不会有疲惫的时候。
  
      所以逃跑的期望才会显得那么的渺茫,绿篱的刑罚也是让王龙明显得十分的奔溃,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实际上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摧残,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还不如直接死去了会比较好依稀。
  
      “那你怎么办啊?难道还真的要你去死不成,难道你不觉得两个人一起死掉的话,总是要比一个人死掉要好的多的吗?”
  
      绿篱有着美丽的皮囊,但是心却没有任何的温度,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真正的人类,就算是有人类一样的皮囊的,但是内心还是植物,只会汲取营养的植物而已。
  
      “我不想和你多废话,你知道我的意思的。”王龙明说完之后就直接闭上了眼睛,等着接下来的刑罚,但是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让他有些茫然,结果没有想到转身的时候,竟然看见令男人激动地额场景,原来是因为绿篱竟然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现在里面就只有薄薄的一层。
  
      意思是什么,简直不要太明显,整个人的眼神都是直勾勾的看着对方,暧昧的味道围绕在两人的身边。
  
      这样活色天香的场景,要是有人不为所动的话,就会显得有些不自然,而王龙明作为一个十分正常的人呢,自然是想要过去的,但是自己的心里却控制了身体的冲动,恶声恶气的说道:“真的不知羞耻,难道你就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的吗?!”
  
      听着王龙明的呐喊,绿篱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因为自己的面子,什么都没有说,冷哼一声就已经离开,只是剩下王龙明在原地被束缚着,完全不能够动弹的意思。
  
      王龙明看着如此凄惨的自己,突然觉得自己一个人出来可能真的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现在后悔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若是朱清因为自己的原因,出了一点事情的话,那自己可能就是死的话也不会感觉到安宁的,愧疚的情绪瞬间就将他整个人偶覆盖起来。
  
      朱清的表现让老者十分的喜爱,但是终究是差了一点东西在的,现在老者的愿望就是能够离开这个地方,作为报答,老者从自己的空间里面拿出了一颗绿色珠子,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朱清都能够感受到里面蕴含的能量。
  
      看起来为了离开这个地方,还是下了不小的功夫的,但是朱清却觉得要是老者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的话,这个珠子他可能看一眼的能力都会被剖夺,有的时候诱惑能力越大,就显得越发的危险。
  
      如果有这么好的能源的话,为什么要换的一个小小的自由,不过是利用的关系而已,到时候实力有距离的话,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但是这个到底一直没有离开过的阿淼却是不知道的,她只是感觉到上面的能量是她十分熟悉的,但是真要想起来的话,却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有的时候答案都已经到了嘴边,却没有办法将它吐出来。
  
      “我觉得自己是知道那个东西的。”阿淼苦恼的偷偷的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朱清,现在在她看来自己最重要的人,早就已经从族长变成了眼前的男人。
  
      朱清有些诧异的看着阿淼,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这个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族里的。
  
      之前来的时候,虽然有听到过神墓的传说,但是却没有想过竟然会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话,那自己这一次恐怕能够得到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
  
      他根本就忘记不了,之前在沙河手上的痛苦,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到那样的痛苦,那种重新变成弱者的感觉实在是让人觉得厌恶,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要亲手将沙河给碎尸万段!
  
      在他的世界里面,就没有心软和原谅的说法,本来沙河就是过来杀他的,但是因为自己的一时感慨而放过了他,那么就应该承受住,来人之后回来的报复,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前辈,一言为定,我帮你出去,你就给我你手上的东西。”朱清十分肯定的说着,看着珠子的眼神起来全都是贪念,这些都是他想要老者看着东西。
  
      老者听完之后哈哈大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真的好样的,但是我不是没有提醒过你们,想要带着我离开的话,可能还是有些困难的。”
  
      “为了前辈,我们在所不惜,不会有任何困难的!”朱清一脸坚定的看着老者,就好像自己可以为了老者在所不辞一样。
  
      可是事实上是什么,几个人的心里基本上是各有各自的想法,但是却没有人会在乎这么多的。
  
      就好像是老者一样,在他以自我为中心的情况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想要带着老者离开这个地方,第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要打破藏花留下来的结界,而打开结界的办法就是要得到和藏花一样的血脉,朱清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回头看着还是一脸茫然的阿淼。
  
      之前就怀疑阿淼就是藏花的女儿,但是现在却不是试一试的时候,要是直接打开了结界的话,那老者不就直接顺手就将他们两人杀死的吗?
  
      “这个恐怕就需要你们去走一趟,杀了那个女人,或是偷到她的血液才行的,虽然我现在实力可能是和她差不多的,但是她给我留下的禁止还是在的,所以我没有办法经过这个结界。”老者带着怨恨说着。
  
      明显就是希望朱清两人直接出去杀掉藏花,这样的话他不仅可以顺利的离开这个地方,而且还能去掉自己的心头之恨,这如何叫人觉得有什么不痛快的地方呢?
  
      阿淼看着如果表情的老者,条件反射有些害怕的跟在朱清的身后,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这个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说着要杀了自己的族长,但是自己却没有反抗的办法,只能看着对方,慢慢的说着。
  
      “前辈,你不是说藏花和你的功力差不多的吗?那我们怎么可能有办法杀掉她呢?不过拿到血液的话,我们还是可以想一想办法的,毕竟我们可以找到你们的女儿不是,藏花那么喜欢自己的女儿就一定会想办法的。”
  
      朱清皱着眉头分析着,最后得出了一个最好的结论,征求似的说着。
  
      老者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痛快,但是也知道直接杀死藏花是一个不现实的事情,只能退求其次,“那你们可要好好的抓住那个杂种,我是不想再看见她了!”
  
      “前辈,你就在这里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朱清的话音刚落,老者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的确是一个值得我相信的,但是我还是需要提醒你的,你之前吸收的那株灵草上面是有我的气息的,你们要是一直没有回来的话,我可能就只有让你们好好的陪着我了。”
  
      这明晃晃的威胁,亮在朱清的面前,却被他直接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