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墓 > 第1986章 掉下崖底

第1986章 掉下崖底

    这种不要命的方法,让朱清他们在的地方不断额摇晃着,就好像是在下一秒这个平台就会倒塌一样,不断的摇晃着,本来还在和阿淼交流的朱清立马就被这样的动静给惊到,猛地将阿淼给握住。
  
      西厢不断的破坏着,这个空间,但是对于下面最深处的地方,却显得有些畏惧,完全没有要下去的意思,而且似乎也觉得自己要找的东西并不可能在下面,巨大的翅膀不断的煽动着。
  
      几次过后,似乎也觉得这个办法有些伤害自己,立马就将自己的翅膀收了起来,然后站在平台上,尾巴的位置就正好将朱清藏身的地方给暴露了出来,甚至差一点就扇到朱清,要不是有石头在的话,可能被扇下去的就会是朱清。
  
      朱清被这样的动静给弄到一惊,稍微的有些头疼,现在是终于知道为什么不让西厢去了,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自己也不应该答应西厢让她进来,自己一个人进来的话可能还是安全一些。
  
      “我要毁了这里,我就不相信你不出来。”苍老的声音在不断的回荡着,然后大鸟的嘴巴里面竟然直接慢慢的吐出水来,不断的往深渊里面倒着。
  
      这样的做饭让朱清觉得有些不懂,因为地下的深渊一看就觉得是深不见底的,若是水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毁掉这里的,那么西厢的做法不就是白白的浪费时间和精力吗?
  
      朱清正想着就感觉自己脚下的平台在不断的动摇着,就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摧残一样,渐渐的就在开始倾斜着,直到掉下去的那一瞬间之后,朱清明白过来之前的西厢到底是在干些什么,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水。
  
      而是一种及具有攻击力的东西,甚至直接能够腐蚀山的内部位置,可惜的是还没有等到里面的人出来,外秒的平台就已经倒下,不管是大鸟还是朱清都落进了深渊里面。
  
      这个深渊从上面看根本就是黢黑的一片,哪里能够看见下面的光景,就和朱清想象中的一样,自己在不断的下降着,但是就是看不见最低处,只能看见一起下降的西厢,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朱清成功的将自己放在了西厢的背上。
  
      而西厢就好像是受到了限制一样,只能一直不断的往下落着,根本就没有办法挥动自己的翅膀,更不要说是去飞行。
  
      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朱清才感觉到身下的西厢受到猛烈的撞击,整个人都被埋进了灰尘里面,不断的咳嗽着,即使是有修为的人,都还是没有避免这样的事情。
  
      而西厢竟然直接就变回了之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只是从一个干净美丽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比较邋遢的模样而已,手臂的位置都是血粼粼的,应该是因为之前翅膀受伤的原因,最让人觉得哭笑不得的是她的呼吸就好像只是睡着了样。
  
      朱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念了清洁的咒语,很快衣服就变得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照样是十分干净的模样站在那里的。
  
      刚才的事情好像完全没有影响到阿淼一样,她兴奋的大叫起来,但是让朱清感到惊讶的是现在的阿淼好像在尖角的位置长出了一抹绿色出来,这种有违背常理的事情,在阿淼的身上又显得是那么的自然。
  
      毕竟她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息壤虽然已经被阿淼吸收的差不多了,但是它还会慢慢的涨回来的,只是阿淼暂时是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只能头上顶着一抹绿待在朱清的头上,还十分得意的左右摇晃着。
  
      现在他们在的地方就好像是别有洞天一样,虽然再往远的地方看,依旧是黑色的空间,但是至少脚下却是一片实心的地面上,周围的环境显得十分的干燥,没有充足的水分,也没有任何的阳光进来。
  
      只能勉强的看着自己脚下的鞋子走路,等到终于适应了这个亮度之后,也是能够看清楚自己周围的东西的,就比如现在朱清就看见有一大从花朵在干燥的石头上面扎根,微微的摇动着,虽然渐渐的站了起来。
  
      它们的我形象,看起来和现在的阿淼差不多,唯一的差距就是阿淼的头上只有一抹绿色,而且也没有根须可言,但是现在在他们面前的植物,竟然有根也有绿色的叶子花朵,甚至还能看见中间的种子。
  
      朱清有些谨慎的看着眼前的植物,突然就想到了之前西厢说的话语,这些不好的种子是没有资格生根发芽的,它们一辈子都会在罪苑里面待着,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随即会有新的坏种子代替它们的位置。
  
      但是现在在他门面前的只是生长发育不好,没有任何攻击力,而且还不会变化为人类的植物而已,根本就不是不能发芽啊!
  
      它们对于朱清的兴趣不是很大,倒是对于阿淼的兴趣要大一点,围着阿淼不断的跳动着,然后发出一种十分特别的声音,不怎么刺耳,但是却完全没有头绪,这是他们自己所拥有的语言,
  
      不是他能够听得懂的。
  
      阿淼先是有些迷惑,随即就开始学着他们的声音不断的说着话,最后开心的跟在它们的身后,快速的消息在了朱清的面前。
  
      整个过程中朱清都显得有些反映不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阿淼就跟着其它的植物给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原地对着地上的西厢。
  
      西厢完全没有要清醒的意思,但是朱清对于那些植物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如果想要找到阿淼的话,最后还得靠着西厢这个不靠谱的假花,明明是一只鸟,但是却当成了一朵花来,还真的可悲。
  
      朱清也没有想那么多,直接伸手将西厢也给带上,走进了黑暗里面,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现在最好还是先将西厢给弄醒,因为不管是去哪里,很快他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前进。
  
      可惜西厢虽然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实际上还真的不好说,但是朱清的能力还在那里摆着的,直接用一颗丹药让西厢的灵气恢复,虽然将龙骨剑挨着西厢的头顶然后慢慢的往下再往下。
  
      不到片刻的功夫西厢就睁开了眼睛,但是没有想到自己一睁开眼睛竟然就对上了这样的东西,立马就吓得大叫起来,然后被朱清一个剑柄给打在身上,让本来就凌乱的发型,变得更加的凌乱起来。
  
      “你干什么啊!”西厢委屈的说着,然后突然看见自己身上的破破烂烂以及胳膊上的伤口,素来害怕受伤的她差一点就哭出来,没有哭出来的原因就在于朱清用剑顶在了她的喉咙上面。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她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再乱来的话,可能会直接人头不保的。
  
      “带我去找那不能发芽的种子,它们把阿淼带走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段距离,你快点给我找到路。”朱清说完之后,就开始寻找着能够让整个空间都充满光芒的东西。
  
      西厢听到阿淼竟然是被不被允许发芽的种子带走的,瞬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玄幻的,这样不可能的事情做怎么就能够从严肃的朱清嘴里听到,知道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能的,那些种子是不可能有自己的意识的,南梁真的是这样说过的,所以我们每一次看见不能成长的种子都觉得没有什么,毕竟他们已经不能算是同类。”西厢大声的反驳着,完全不能接受刚才朱清说的事实。
  
      不对,那根本就算不上是事实,因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朱清看着狼狈的西厢,一点要继续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大不多自己到时候一个人去找就行,就没有什么是他朱清不敢的,如果有的话直接让那些东西消失就是。
  
      “反正,我是亲眼看见的,不管是什么东西,我们现在要干的事情就是找到阿淼,因为我们都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对阿淼做出什么事情来不是吗?”
  
      朱清说着就要往前面走,他其实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也不能一直在这里站着,寻找才是最好的出路不是吗?所以朱清根本就没有要听西厢在哪里沉思着。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现在要去见阿淼。”朱清将龙骨剑收了起来,然后转身就走离开了原地,没有要等西厢的意思。
  
      西厢也觉得自己是有些委屈的,自己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竟然没有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待遇,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啊!但是在这个地方她自己一个人还是很害怕,犹豫了一会之后,就跟在了朱清的身后,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完全解释,我的不是害怕,我只是害怕这个人类走丢了而已。
  
      一个人走在前面,一个人就紧紧的跟在后面,两人的步伐却是不一致的,总是有人十分辛苦的跟在身后的,这个人就是西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