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永恒圣王 > 第三十一章 人尽敌国

第三十一章 人尽敌国


  
      从平阳镇北上,越过苍狼山脉,便进入燕国的疆域。
  
      这一路上,苏子墨没有骑马。
  
      如今以他全力疾驰的速度,连烈马也追不上。
  
      天气转寒,初冬来临,但苏子墨身上却热气腾腾,头顶冒着白雾。
  
      苏子墨奔行之间,开始运转锻骨篇的经文,双腿交替速度极快,残影重重,身形一闪,便已经消失在原地。
  
      神驹过隙!
  
      锻骨篇中的一式,以速度见长。
  
      犁天步是修炼腿功,一步跨出,气势逼人,而神驹过隙,完全就是爆发速度,利用淬体篇、易筋篇的基础,肌肉蠕动、大筋颤抖,不断敲打骨骼,以达锻骨之效。
  
      锻骨篇修炼至小成,一旦运劲爆发,骨头会传来噼里啪啦的脆响,修炼至大成,会产生筋骨齐鸣的效果。
  
      修炼锻骨篇之后,体力会明显增长,神驹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这种强大体力冠绝群妖。
  
      想要从平阳镇抵达燕国王城,就算是十层大圆满的练气士日夜奔驰,不眠不休,也要十天左右的时间。
  
      而苏子墨熟练掌握神驹过隙之后,第八天就到了。
  
      这一路上,苏子墨疾驰如风,不断运行锻骨篇的呼吸吐纳之法,没有一刻停歇。
  
      这也多亏了赤焰果封存在苏子墨体内的庞大精元,才能支撑着苏子墨如此疯狂的修炼。
  
      苏子墨背着血晶弓,斜跨寒月刀,风尘仆仆的来到燕王城。
  
      还没等入城,苏子墨便感觉到王城戒备森严,城门口的两旁,站着数十个身披铠甲的守卫,挨个盘问检查过往行人。
  
      苏子墨神色如常,向王城里面走去。
  
      其中一个守卫将苏子墨拦住,上下打量一番,眼中掠过一抹戏谑,轻笑道:“一个穷酸书生,还煞有其事的背弓挎刀,唬人么?”
  
      苏子墨依旧穿着青衫,皮肤白皙,面庞清秀,实在不像是练武之人,背弓挎刀,在王城守卫看来显得不伦不类。
  
      苏子墨神色淡然,笑而不语。
  
      “喂,那个穷酸,把你腰间的刀抽出来给军爷瞧瞧,开刃没啊?哈哈!”另一位王城守卫也在不远处凑着热闹。
  
      苏子墨神色有些古怪,手掌缓缓的摸向腰间寒月刀。
  
      在王城门口动手,实非苏子墨所愿。
  
      一旦在此地大开杀戒,必定引来所有王城守卫,还可能会有练气士赶来。
  
      且不说苏子墨能否杀出一条血路,就算能杀到王宫之中,恐怕燕王也早就躲起来了。
  
      就在苏子墨的手掌刚刚落在寒月刀柄上时,旁边的守卫统领看到这一幕,笑骂道:“你们这帮人,就他.妈知道欺负读书的。那个书生,快进城吧,不用搭理他们。“
  
      苏子墨神色一缓,冲那人点了点头,走入燕国王城。
  
      苏子墨找到天宝阁,直接登上二楼,打算将寒月刀和血晶弓暂时寄存在此地。
  
      这两件兵器太过引人耳目,苏子墨想要带着它们进入王宫,几乎不可能。
  
      手持天宝令,便可以免费寄存物品,当苏子墨摸出天宝令的时候,燕国王城的天宝阁阁主轻咦一声,笑眯眯的问道:“公子这枚令牌,能否让在下瞧一瞧?”
  
      苏子墨将手中的天宝金令递过去,天宝阁阁主接过来一看,眼底掠过一抹异色。
  
      “怎么,有问题?”苏子墨皱了皱眉。
  
      天宝阁阁主马上摇头,笑容不减,将天宝金令还回去,说道:“没问题,公子打算什么时候来取?”
  
      “不出意外,应该是明天。”
  
      说我,苏子墨转身离开了天宝阁。
  
      等苏子墨离开之后,天宝阁阁主的笑容消失不见,神色凝重。
  
      “怎么了阁主,莫非此人的天宝金令是假的?我看此人不是练气士,居然有天宝金令,确实值得怀疑。”一位天宝阁侍者说道。
  
      “不是假的,真的不能再真。”
  
      天宝阁阁主摇了摇头,紧锁眉头,陷入沉思。
  
      ……
  
      第二日清早,群臣在王宫外集聚,准备入朝拜见燕王。
  
      苏子墨就混在这里面。
  
      易筋篇小成之后,苏子墨收缩蠕动脸上的肌肉,可以简单的改变容貌,但却无法改变身形。
  
      易筋篇大成,才可以彻底改头换面,变化身形。
  
      锻骨大成之后,甚至可以任意伸缩骨骼,从而改变身高,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昨夜,苏子墨将一个名为上官乐的文官敲晕,取而代之,今日前来参加早朝。
  
      “上官兄,几日不见,你似乎长高了些。”旁边一人凑过来寒暄一声。
  
      苏子墨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言多必失,更何况,苏子墨改变了容貌,声音却没办法和上官乐相同。
  
      那人说了一句,见苏子墨没回应,自讨个没趣,讪讪转过头,不再理会苏子墨。
  
      “当!当!当!”
  
      城楼上传来一阵钟声,文武百官整理衣衫,各分两排,缓步向宫内走去。
  
      宫殿内,一位五六十岁的老者头顶王冠,身披龙袍,居中而坐,高高在上,目光如炬,透着一种久居上位的威严。
  
      这就是燕王!
  
      在燕王的两侧,还坐着四位身着道袍的练气士,意态悠闲,似乎是在闭目小憩。
  
      文武百官入殿,齐齐跪拜,高呼一声:“叩见大王!”
  
      这声音在宫殿中回荡,很是洪亮震耳,气势十足。
  
      “呵呵,赵迁。”
  
      群臣高呼大王之声未落,人群中传出一声冷笑,在空旷的大殿之中,显得极为刺耳!
  
      赵迁,燕王的名字!
  
      谁敢在燕王面前,直呼其名?
  
      群臣心中大惊,连忙循声望去。
  
      只见在他们中间走出一个人,正脱去身上的官服,露出里面的一袭青衫。
  
      “上官乐,你疯了,敢冒犯大王!”
  
      有武官怒斥一声,却发现这个青衫男子的容貌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化,转眼之间,竟换成一个人!
  
      “这……”
  
      文武百官以为自己眼花了,连忙揉了揉眼,再睁眼去看。
  
      不是上官乐!
  
      坐在燕王身旁的四位练气士皱了皱眉,目光在苏子墨身上扫过,发现没有灵气波动,都暗自冷笑一声。
  
      变化容貌,终究只是小道。
  
      从始至终,燕王的神色都没有变化,眼神凌厉,盯着苏子墨寒声问道:“你是谁?”
  
      “不认得我么?”
  
      苏子墨笑笑,又问道:“你可还记得苏牧。”
  
      嘶!
  
      群臣哗然色变!
  
      这个名字,在燕国几乎是禁忌,没有人敢在燕王面前提起。
  
      “嗯?”
  
      燕王眯着双眼,仔细看着苏子墨的脸庞。
  
      良久之后,燕王仰头大笑:“哈哈哈哈,你是他的儿子?”
  
      “是啊。”
  
      苏子墨也在笑,点头道:“苏鸿是我大哥。”
  
      “哦?”
  
      燕王面露嘲弄,挑眉问道:“你跑到本王的宫殿上,意欲何为?”
  
      苏子墨淡淡的说道:“我是来杀你的。”
  
      “呵呵!”
  
      “哈哈!”
  
      百官群臣哄堂大笑。
  
      在众人的眼中,看起来文弱不堪的苏子墨宛如一个白痴,口出狂言。
  
      “噗嗤!”
  
      燕王也忍不住笑出声来,点头道:“有意思,有意思。”
  
      苏子墨曾对郑伯说过,他没想过要刺杀燕王,这句话不是假的。
  
      无论是刺杀,还是暗杀,在苏子墨看来,都不足以宣泄心中的不平和怒火,对燕王来说,太便宜他了。
  
      苏子墨要杀燕王,却是要光明正大的杀,而且要在文武百官的面前杀!
  
      苏子墨就是要让燕王知道,要天下知道,杀燕王者,乃是苏牧后人!
  
      唯有这样,才够快意,才能一舒胸中恶气!
  
      燕王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说道:“没想到苏牧的两个儿子,差距竟如此之大。苏鸿隐忍十六年,谋划多年,也只是敢埋伏刺杀本王,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跑到本王大殿上,扬言要杀本王,你凭什么!”
  
      燕王冷笑道:“苏鸿在本王眼中,倒也算是个人物,你?呵呵,不过是有勇无谋的匹夫!”
  
      “匹夫?”
  
      苏子墨笑了笑,抬起头,突然问道:“赵迁,你可听过一句话?”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咫尺之内,人尽敌国!”
  
      话音刚落,苏子墨双眸大亮,浑身迸发出凛冽森冷的杀意,几乎化为实质,整座大殿的温度骤降!
  
  童颜巨_Ru香汗淋漓 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