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永恒圣王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形势艰难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形势艰难

“龙族诸多的重要场所地点,就在中间的这片区域中,你将要疗伤的太古神泉,也在这里。”
  
  龙炎指着身下的这片区域。
  
  苏子墨目光转动,落在不远处的一座极为宽阔的石台之上。
  
  那上面正有两条神龙在厮杀,每一次碰撞,都引得虚空颤抖!
  
  两条神龙都是遍体鳞伤,龙爪抓下去,身上便多出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一片片龙鳞坠落!
  
  整个凸起的石台之上,洒满了血迹,有些早已经风干,将石台都染成了深褐色!
  
  两条神龙的厮杀极为惨烈,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那是龙血战场。”
  
  龙炎神色凝重,沉声道:“你要记住一点,在龙族之中,无论是在哪一条龙脉的区域内,随时都可能爆发冲突!”
  
  “龙族长老对于小辈间的碰撞冲突,从不干预,甚至是保持鼓励的态度。只要你们境界相当,随时随地都可以交手!”
  
  苏子墨点了点头。
  
  这一点,与修真界大不相同。
  
  在修真的宗门势力之中,讲究同门互助互爱,不会鼓励同门厮杀。
  
  即便真正有冲突恩怨,也会在固定的地点,不可能让修士随时随地的爆发大战。
  
  那样一来,恐怕整个宗门全都乱套了!
  
  龙族的文明,却鼓励同族间厮杀碰撞!
  
  在这种不断的争斗厮杀之中,磨砺肉身心性,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龙炎道:“当然,在这些栖息地的区域发生争斗冲突,不允许发动元神秘术,不允许幻化出龙族形态。”
  
  一旦发动元神秘术,幻化龙族形态,就意味着生死之战!
  
  龙炎指着不远处两条神龙争斗的战场上,道:“若要生死之战,就要上龙血战场!上了战场,就不论生死!”
  
  苏子墨微微皱眉,问道:“龙族稀少,繁衍极难,对于这种生死之战,也不阻止?”
  
  龙炎淡淡的说道:“若是一个种族畏惧生死,胆小怯懦,就算繁衍出再多的族人,也只能被其他种族奴役!”
  
  苏子墨暗暗点头。
  
  在上古时代,若是没有那些不畏生死,前仆后继的人族强者,恐怕人族,也不可能摆脱被万族奴役的命运!
  
  “我先带你回烛龙族。”
  
  龙炎说着,卷起苏子墨的赤发阴神,朝着不远处那片赤红色的区域降临过去。
  
  烛龙族的栖息地,气温明显升高,每一处建筑上,都雕刻着诸多龙形火焰,灵动异常。
  
  “这件事,虽然是族长命令的,但终究还是得长老们答应。”
  
  龙炎道:“你一会儿跟我去见烛龙一族的长老们,就算受到点什么委屈,也不要乱说话,隐忍下来,在一旁听着就好。”
  
  苏子墨点点头。
  
  红毛鬼毕竟离开龙族万年,就算活着,恐怕他的话,在烛龙一脉中也没有多少分量。
  
  苏子墨暂时凝聚出一道法力肉身,穿上青衫,跟着红毛鬼进入大殿。
  
  大殿的正前方,居中的高位上,坐着三位老者。
  
  看上去岁数不小,须发灰白,但每个老者都是精神矍铄,双眸炯炯有神,亮得发光!
  
  三位老者的眉宇间,散发着淡淡的威严,一看就是久居高位之人。
  
  在大殿两侧,坐着两排龙族,有男有女,共有十几个人,看上去年轻一些,与龙炎辈分相近。
  
  “龙炎拜见三位长老!”
  
  龙炎上前行礼。
  
  “这三位是烛龙一族的二长老,三长老和四长老。”
  
  与此同时,龙炎小声对身后的苏子墨说道。
  
  “他人呢,既然还活着,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居中的三长老神色威严,淡淡的问道。
  
  “族长说,还不到时候。”
  
  龙炎将红毛鬼交给他的托词转述一遍,又道:“另外,族长说他不再占据‘烛’字封号,交由后辈去争。”
  
  “这么说,我烛龙一脉,也要选出一个少主来了。”
  
  “不错,这一世苍龙、虬龙、应龙、螭龙他们的少主人选,都已经定下来了,就咱们烛龙的还没定。”
  
  大殿中的男男女女开始议论起来。
  
  四长老看上去神态慈祥,望着龙炎,关心的问道:“龙燃怎么样,身上的伤势可痊愈?”
  
  龙燃,就是红毛鬼的名字。
  
  “族长看上去状态不错,劳烦四长老挂念。”龙炎应道。
  
  苏子墨心中,对这位四长老的印象好很多。
  
  这么多龙族,真正关心红毛鬼的,只有这位四长老。
  
  “你身边这个少年怎么回事?”
  
  三长老问道。
  
  龙炎道:“启禀三长老,此子名为龙墨,体内流淌着族长的血脉,被族长视为亲子!如今,让我带他回归。”
  
  “唔,他的元神上有伤,肉身怎么也不见了?”
  
  四长老一眼就看出苏子墨的只剩下元神,肉身不在,只是法力凝聚而成。
  
  龙炎将苏子墨的肉身拿出来,道:“他的肉身被人族半祖废掉,已经没了生机。族长想让他回归,前往太古神泉疗伤。”
  
  “嗯?”
  
  二长老感受到苏子墨身上的血脉气息,顿时皱了皱眉,面露不悦。
  
  大殿之中,立即有人站出来,冷然道:“此人的血脉极为驳杂,就算有龙燃的血脉,也算不上我烛龙一族!”
  
  “这种血脉,只能算是遗种,连这里都没资格进来,还想去太古神泉疗伤,这怎么可能!”
  
  “太古神泉疗伤的名额难得,绝不能给这样一个杂种!”
  
  一些龙族的言语,已经越发激烈。
  
  龙炎怒目而视,环顾四周,大声道:“他是族长之子,怎么没资格!“
  
  “呵呵,别说他只是一个杂种,就算他是夭折的那个龙焰,也不是想去太古神泉,就能去的!”
  
  一位龙族冷笑一声。
  
  苏子墨曾听红毛鬼提过一句焰儿。
  
  看来他所料没错,龙焰应该就是红毛鬼的儿子,只可惜已经夭折。
  
  不知道,这件事与万年前那场浩劫,又有什么关系。
  
  另一位龙女道:“就算他是龙燃之子,他也不是我们烛龙一脉的少主,凭什么去太古神泉!”
  
  对于这些龙族,想要接受他这样一个血脉驳杂的外来者,都是极不情愿。
  
  更不要说,让他去前往太古神泉疗伤了。
  
  苏子墨面临的局势,比最初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别说是龙炎,恐怕红毛鬼亲自回来,都未必能力排众议,让他进入太古神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