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永恒圣王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木偶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木偶

    在隐皇暴露的刹那,帝宇就意识到,隐皇凶多吉少了。
  
      隐皇的手段,在于他的出其不意。
  
      他的两道绝世神通,千变万化和瞒天过海加以配合,可以欺天瞒地,杀人于无形!
  
      可隐皇一旦暴露,他根本挡不住荒武的力量!
  
      别说是隐皇,就算领悟三道绝世神通的帝宇,都挡不住如今的荒武!
  
      八品巅峰的造化青莲,比凶族还要可怕!
  
      帝宇想都不想,当机立断,直接舍弃了隐皇,转身逃之夭夭!
  
      苏子墨斩杀隐皇的时候,帝宇已经逃出这片密林。
  
      苏子墨微微冷笑,散发庞大的神识,很快锁定帝宇的位置,朝着帝宇的方向追杀过去。
  
      正常来说,皇者的神识范围,足足有数十万里。
  
      而苏子墨的神识,达到百万里之远!
  
      他神识一动,小半个上古战场的动静,都能在他的感知之中!
  
      皇者,已经是天荒大陆的巅峰。
  
      修炼到这一步,苏子墨才真正感受到那种掌控天地的力量,似乎可以俯视众生!
  
      苏子墨追着帝宇,一路前行。
  
      在他的神识感知之中,帝宇突然停了下来。
  
      没过都久,苏子墨就追了上去。
  
      在帝宇的正前方,还站着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而这个人,在苏子墨的神识笼罩之下,完全不存在!
  
      大明僧!
  
      看上去,帝宇似乎和大明僧刚刚交过手,吃了一个大亏,脸色惨白,口中吐出的气息,都带着血腥味。
  
      “你究竟是谁!”
  
      帝宇盯着不远处的大明僧,恨声道:“你为何要帮助荒武,阻我去路!”
  
      “我不是帮他,是我也要杀你。”
  
      大明僧淡淡的说道。
  
      “我不认识你,你我之间,哪来的恩怨!”
  
      帝宇咬牙道。
  
      大明僧似笑非笑的望着帝宇,突然问道:“怎么,在暗中催动《炼血魔经》吗?”
  
      “嗯?”
  
      帝宇神色微变。
  
      他不明白,为何自己刚刚运转《炼血魔经》,对方就有所感应。
  
      此时,他没有时间多想,直接爆发出《炼血魔经》中的秘法!
  
      “血祭!”
  
      帝宇低吼一声,一股极度邪恶诡异的力量,降临在大明僧和苏子墨的身上!
  
      苏子墨微微皱眉。
  
      他的血脉,竟然有些蠢蠢欲动,差点被这种诡异的力量炼化蒸发,化为虚无!
  
      他曾在《炼血魔经》中看到过这篇秘法,血祭秘法释放出来,可以隔空将其他生灵的血脉炼化,化为自己的精元力量,极为霸道恐怖!
  
      奇怪的是,苏子墨没有去有意控制,他的血脉,稍有异动就平静下来。
  
      对面的大明僧,也是神色平静,毫无异常。
  
      帝宇的血祭,对于两人竟然完全没有效果!
  
      “怎么会……”
  
      帝宇神色震动,瞪着双眼,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如果苏子墨和大明僧两人释放出什么神通秘法,来抵挡他的这道血祭,他可以理解。
  
      但如今的一幕,完全不是这回事!
  
      他的血祭,对于苏子墨和大明僧的血脉,竟然完全不起作用!
  
      “血祭!”
  
      就在此时,大明僧突然伸出手掌,也运转《炼血魔经》,隔着虚空,朝着帝宇轻轻一握。
  
      噗!
  
      帝宇的身上,瞬间爆发出一团血雾!
  
      精血炸裂,化为一道血光,朝着大明僧飞去。
  
      大明僧张口,将这道血光吞入腹中。
  
      这一刹那,帝宇仿佛苍老了许多。
  
      同样的一道秘法,大明僧释放出来,几乎将帝宇体内的精血炼化!
  
      “原来是你!”
  
      帝宇望着大明僧,惨笑道:“数百年前,出手阻拦我追杀荒武的人,就是你!”
  
      大明僧不语,算是默认。
  
      “呵呵呵呵。”
  
      帝宇笑了起来,神色凄厉,道:“就算杀了我就能怎样,你也只是牵线的木偶,你的命运,也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厉害,真是厉害!”
  
      帝宇转头又看向苏子墨,道:“原本,我以为荒武有多能耐,原来也不过如此!你也只是一个木偶罢了!哈哈哈哈!”
  
      “这天下间,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苏子墨身形闪烁,来到帝宇身边,伸出手掌,落在帝宇的天灵盖上,直接将帝宇的元神拘禁出来。
  
      “搜魂术!”
  
      苏子墨双眸大亮,泛起一道诡异的黑芒。
  
      他的掌心中,浮现出一个光球,光球之上,生长出一道道漆黑的锁链,刺入帝宇的元神之中!
  
      帝宇的记忆,一幕幕的在苏子墨的脑海中掠过。
  
      从帝宇修行开始,凝气境,筑基境……直到合体境,都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一切正常。
  
      只是,帝宇达到半祖之后,修为便无法精进。
  
      到后来,他的寿元越来越少,已经步入迟暮,几乎没有机会成就老祖!
  
      就在这一日,帝宇遇到了一个人。
  
      苏子墨看不清这个人的容貌。
  
      当他凝聚心神,想要将此人看清楚的时候,此人突然转身,朝着他看了过来,那是一张诡异的血脸,正在对着他笑,阴森恐怖!
  
      轰的一声!
  
      苏子墨浑身大震,如遭雷击,整个人瞬间从搜魂术的状态下惊醒过来。
  
      苏子墨低头看去。
  
      帝宇的元神,已经寂灭。
  
      他还是没能看清这个人的面容。
  
      不觉间,苏子墨竟出了一身冷汗!
  
      帝宇临死前的话,与天机临死前的话,有些相似。
  
      这让苏子墨想要探查这背后的秘密!
  
      只可惜,还是功亏一篑。
  
      “失败了吧。”
  
      大明僧就在不远处,望着苏子墨轻轻的问道,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毫不意外。
  
      苏子墨点点头。
  
      “一切就快结束了。”
  
      大明僧望着远处,轻喃一声,神色复杂,似乎有些失落,有些释然,有些期待,有些愧疚。
  
      苏子墨正要询问,大明僧突然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得提醒你一下。”
  
      “什么?”
  
      苏子墨问道。
  
      大明僧道:“天荒大陆出了一个妖孽,来历神秘,师承不明,但其战力却极为恐怖!半祖境之时,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哦?”
  
      苏子墨故作惊讶。
  
      他自然知道,大明僧口中说的就是武道本尊!
  
      大明僧抬头看了苏子墨一眼,微微点头,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不见。
  
      苏子墨静立不语。
  
      如今的天荒大陆,虽然是万族共存,相对平静,但今日帝宇的陨落,却让苏子墨再度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风雨欲来!
  
      苏子墨思忖少许,也转身离去,准备再度闭关,继续感悟绝世神通。